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三十六章 两封信件

第三十六章 两封信件


                夏尔到了门房处,拿走了寄给自己的信件。()他心里知道妹妹可能是想借故把自己支开,但是内心却也觉得这样摆脱对夏洛特的尴尬也很好。他很快回到书房,然后拆开了收到的信。

先是阿尔贝从加莱寄过的,他的字迹有些潦草,一看就是那种习惯于随心所yu的人写出的。

“我的朋友,一切顺利,我们已经在这里生活了几天,没有受到什么sāo扰。看迪利艾翁伯爵并没有派人四处追捕——当然,这也可能是我的错觉,我会一直小心的。

这阵子我们的生活十分悠闲,我们在这里租下了一幢小别墅,因为无聊,我和吕西安他们一起出去打猎过,甚至还去海滨钓过鱼。吕西安的枪法很好打猎物很准我不意外,但是没想到他钓鱼技术也很不错,我感觉我越越欣赏这家伙了……还有一件事我也有些意外,茱莉小姐也跟我们一起去打猎了,枪法居然还过得去!哈哈,我一直以为她只是看上去那样的娇弱小姐而已,不过想想也对,如果没有一点胆sè,也干不了这样的事吧。

他们决定遵照玛蒂尔达小姐的嘱咐,在这边先小住几个月,看看玛蒂尔达能不能真的说服自己的父亲和爷爷承认这门亲事。就算不说,我们也看得出,茱莉小姐很希望得到父亲的承认和祝福——不过,女孩子总是这样嘛,不奇怪。

我还跟吕西安开玩笑说要加把劲儿,在这段时间内早点造个人,这样就能制作一个最有说服力的理由了,你真该看看听到我这句话时他脸上的表情!哈哈哈哈哈哈哈,真没想到这样一个汉子也能脸红成那样!

嗯,从我这些话恐怕你就能看出他们现在的状态了,悠闲、融洽,但是内心深处也有一些期待和紧张,这也并不难以理解吧?

好的,我想我这封信恐怕也能让你放轻松一些吧?祝你那边也一切顺利。

顺便一说,我们现在每次晚餐,都会烹饪打猎得到的野味,然后开餐之前都会为你和玛蒂尔达干杯呢!

您忠实的朋友”

看着信中洋溢的欢快,夏尔忍不住也笑了出。阿尔贝这种天生的乐天派,每次都能让他忍俊不禁。

“很好,也祝你们一切顺利。”他轻轻说了一句,然后将信札收到了自己的小抽屉里面。

然后他拿起了从佩里埃特公馆寄过的信件,看看那位蓝丝袜小姐是否能够完成自己的期待。

打开信封后,夏尔发现里面的信纸并非是蓝丝袜小姐惯常专用那种带了香味的高级信纸,而是一页便篾,显然是主人在忙碌中随手写就的。不过,字迹还是一贯地清晰秀丽。

“亲爱的朋友

您之前给我传递过的信息非常有用,足以作为之前我透露给您的信息的酬报。另外,我好像听说特雷维尔公爵家已经和莱奥朗侯爵家的婚约已经解除了,并且莱奥朗小姐已经回到了巴黎。看您已经达到了自己的了?恭喜您的胜利!

鉴于您和我一直合作相当愉快,所以这次您的请求虽然比较难办,但是我还尽力去做了,不过,还请您到时候记得您这位可怜的忠实朋友的辛劳!

关于近ri普拉斯兰公爵夫人的突然身故,很意外地并没有多少信息可供查询,我们尽力打听了才得知一些情况,希望您能体谅。

现在基本了解的有以下情况:

公爵夫人是于1824年与现任普拉斯兰公爵成婚的,婚后育有两个儿子。然而,这对夫妇的关系并不是特别和谐,经常有从公爵府内的仆人流出传言,说公爵与夫人经常为经济问题或者生活问题发生争吵。很显然,公爵夫妇的感情这些年十分不好。

当然,公平地说,这种事其实很常见,在当今时代还有几对夫妇能够一直保持良好的感情呢?

但是,这绝不是在说公爵夫人的死没有任何可疑之处,实际上,在了解了多种事实之后,我反而内心中充满了疑惑:官方公布的信息是说,公爵夫人是在7月16ri死去的,死因是因为不堪多年的抑郁自杀。但是据我调查所得的信息,就在死去的前两天,公爵夫人还去歌剧院看了最新上映的剧目,还跟旁边的人相谈甚欢,甚至还约好了过几天去一个朋友家参加宴会……怎么看都不像是因为过于抑郁就快要的样子。

当然,这也很难说,毕竟也有人是会因为临时起意而去自杀的。但是这本身就是疑点不是吗?另外,还有一件事,在公爵夫人自杀事件之后,很多曾在公爵府上受雇的佣人被突然解雇了,离开了公爵府邸……

而且,针对此次事件的官方处理也非常简单,似乎是仅仅草草看了一遍,在第二天就直接发表了公告,断定公爵夫人的死为自杀。就连一般的怀疑都没有,直接就草草了事了。试想一下,公爵夫妇之间的不和根本不是秘密,现在公爵夫人突然没有什么事前征兆地死去,如果您是jing察,难道会什么都不怀疑吗就这么认定夫人是自杀吗?以此推断,我认为jing察这么处理,反而可能说明里面有些问题……想必您也不会反对吧?

在调查草草地结束之后,公爵夫人很快就被发葬了,埋到了普拉斯兰公爵的家族墓地当中。甚至不及等到她的父亲前送葬——公爵夫人的父亲相信您是知道是谁的把?就是那位德-拉波塔伯爵,老元帅先生,当时他正因为风湿和关节炎症在南方疗养。公爵的理由是夏天遗体保存不易,但是就我看,里面兴许是有别的原因存在。

另外,我可以直接跟您说一个最大的疑点:对这件事的调查比我原本想象的要艰难很多,很多线索都无法追查下去,关于案件的调查卷宗和材料以及讯问卷宗统统被保密到了极点无法查到,我感觉此事似乎有官方幕后势力在帮忙遮掩。

以上就是我已经掌握到的情况了,希望能够给您以帮助。

作为朋友的立场,我特别劝告您一句:如果不是特别重要的事情的话,我个人建议您最好不要去过多参与到这件事当中!

当然,也许您也有您的考虑,所以我只是建议而已,如果一定要去参与,我诚恳地建议您多加小心。

阅后请焚

祝您好运!

您忠实的朋友”

看完后,夏尔忠实地履行了对方的嘱咐,把信篾付之一炬。接着他坐回到了自己的椅子上,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良好的记xing,让那些词句不断地在脑中环绕,然后不停组合分析。

看,老元帅觉得自己女儿的死很有蹊跷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任何人听说自己长期和夫婿不和的女儿突然没有什么征兆地就死去了,夫婿又在自己送葬之前草草发葬,恐怕内心都会有很大的疑惑吧?

也难怪他会向爷爷这边求助了,因为zhèng fu看上去是在有意帮公爵遮掩此事。恐怕这位老元帅尝试过向jing方求助,最后失败了才转向找其他人帮忙的吧……

可是,还有一个疑点。

为什么呢?为什么官方要为公爵遮掩?

夏尔想不通这个问题。

虽然公爵出身高贵,素有名望,而且涉足到政界,但是公爵夫人也不是出身寒微——好吧,祖先也许是挺寒微的,但是元帅怎么说都是位高权重烜赫一时,虽然现在已经退休好几年了,但是怎么说也该是余威尚在,至少还能有点影响力吧?反正,至少不可能到独生女儿被人想杀就能杀的程度吧?

可是,这看上去就是被人杀了啊……

夏尔有点陷入了迷茫。

如果公爵夫人真的是被谋杀的话,那么官方不可能什么破绽都看不出,至少不会去这么草草了事地敷衍调查一番,然后帮着忙遮掩。

除非……

除非得到了某些人的帮忙,而且帮忙的人绝对是在最顶端的那些人之中。

为什么会帮忙呢?

难道是老元帅过去的政敌吗?还是说,有人暗地里收受了公爵的贿赂?就算是收受了贿赂,会有人这么帮忙遮掩吗?能办到这种事的人,会需要什么贿赂呢?会需要多少贿赂呢?

夏尔越想下去,就越觉得里面的黑幕越深。

但是,正因为如此,他内心中的勇气和激情反而都被激发出了,他感觉血液都在沸腾在燃烧。他没有想到退缩,也没有想过如蓝丝袜忠告的那样就此收手。

如果能把这件事查清楚的话,万一能够掌握到什么那就太好了不是吗?各种考虑上。

但是,如果要接着查下去的话,需要从哪里入手呢?

夏尔闭上了眼睛。年轻人的激情和中年人的冷静此刻在他脑中融为一体,混不可分。

片刻后,信篾里的一句话又重新勾起了他的回忆。

“另外,还有一件事,在公爵夫人自杀事件之后,很多曾在公爵府上受雇的佣人被突然解雇了,被送离开了公爵府邸,不知道去向……”

“就先试试这里吧。”他重新睁开了眼睛,蔚蓝的双瞳凝视着窗外。

;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