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三十一章 少女心

第三十一章 少女心


                出于一种必要的谨慎,在回到城内的时候,夏尔先小心地四处逡巡了一段时间,然后才往家里赶去,等到回到家中时,已经在晚上九点多了。【】为了不吵到家里人,他轻手轻脚地向书房走去。

等到到书房门口,他怔住了,门缝里隐隐约约透着的灯光,告诉他里面还有人存在的事实。

该不会又是……

一想到这里,夏尔就停下了动作,然后打算转身回自己的房间。省得惹得妹妹再重感冒一次。

然而,似乎是听见了脚步声,门突然打开了。如夏尔如猜测的,芙兰正在里面。

看见果然是哥哥,芙兰的眼中闪过一丝喜sè,然后却又用一种颇为奇怪的神sè看着自己的兄长。

该说些什么好呢?

尴尬之下,夏尔勉强笑了笑。

“您先忙,晚安。”说罢他转身就想离开。

然而芙兰却一把拉住了哥哥的手,无声地示意他一起进。

夏尔不明所以,但还是顺从了妹妹的愿望。

烛台摆放在桌子上,而夏尔的最新手稿果不其然地就摊开在烛台旁边,在病中和夏尔达成了约定之后,也许是不屑于再掩饰,也许是觉得破罐子破摔,芙兰的审阅行为大胆多了,还经常直接跟夏尔探讨书的情节,突然多了一个尖刻的批评家,让夏尔有时候都感到很吃不消。

芙兰右手拉住夏尔的手,然后左手放在书稿上,纤细嫩白的手指在稿纸上慢慢滑动着。

“这一段有问题吧?”

“嗯?”

“过于执着于外表的女孩子,在入世之初不会遇到太多困难,人人对她们笑脸相迎,于是她们的任何才智都得不到发挥。社交界对她们的殷勤,会腐蚀了她们的心灵,让她们浪费掉天赋的智慧,沉溺于简单易得的好处。到后,她们就必须为她们的长处付出代价……”她一边手指指点着,一边轻声朗读。

随着这些动作,她的金发也在不断拍击着书桌。

“这一段又怎么了呢?”夏尔不明所以。

“听上去,你好像是在说女孩子长得好看就不会聪明似的!”芙兰瞪起眼睛看着兄长。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在说,很多美丽的女孩子会因为过于容易地获得他人的好感和帮助,结果慢慢地遗忘了自己还有智慧。对此,我可是相当痛心的。”夏尔微笑地看着自己的妹妹,“我可不是在说,不存在那种集美丽和智慧于一身的少女哦,比如我的妹妹……”

“这还差不多。”芙兰被哥哥的恭维弄得心花怒放,笑得合不拢嘴。

看到妹妹被自己哄得这么开心,夏尔也不禁微笑了起,抹了抹她的头发。

笑了一会儿之后,芙兰又收起了笑容,显得有些心事。

“玛蒂尔达还是没有回。”

“她现在还是没有回。”

“预料之中吧,她做了这么大的事,家里人应该也不会很快就原谅她吧……”夏尔随口回答。

芙兰把目光从书稿移到夏尔的脸上。

“先生,想您一定有办法让玛蒂尔达回吧?”

“恐怕我不能。”夏尔立即回答。“这个只能看她自己了。”

“那等她最终劝服自己的父母,到底要到什么时候啊?”芙兰有些着急了。

“虽然交往并不多,但是以我对她的了解看,既然她能够做出这样的选择,那就说明她肯定是有点把握的,所以我认为过不了多久她就会重新回到你的身边了。”

“希望如此吧。”芙兰轻轻点了点头。

然后她的表情又变得有些奇怪。

“‘以我对她的了解’?”芙兰意味不明地重复了夏尔的话。“您很了解她了吗?”

“谈不上很了解,”夏尔照实回答,“但是确实觉得她挺厉害的。”

“是吗?”芙兰眼中的神sè愈发复杂。“比起我,玛蒂尔达才更称得上是集美丽和智慧于一身吧……还有勇气……我比不上她。”

“怎么了?别这么说啊。”夏尔感觉芙兰突然好想变了个人似的。

“玛蒂尔达那么优秀,如果您喜欢上她的话,那也无可厚非吧……”明明是一句平常的话,妹妹的话里话外却透着一股尖刻。

夏尔噗嗤地笑了出。“你想到哪里去了?我只是对她有一点佩服而已,觉得这种人可以好好交往做朋友,喜欢什么的就太夸张了……”

“真的吗?您真的是这么想的吗?”芙兰的眼光有些闪烁。

“当然是的。”夏尔对妹妹的郑重其事有些奇怪,但还是如实回答了。

“那玛蒂尔达就真的太可惜了,等她回我一定要好好和她说说。”

话虽然这么说,但是夏尔总感觉妹妹的话里透露出一股轻松,也许是错觉吧。

说了这么多,夏尔感到了一阵倦意,他拿出怀表一看,已经接近十点了。“啊,时间已经这么晚了啊?你早点休息吧……明天还要去画室呢。”

“对了,我还有一件大好事忘了告诉你了呢!”妹妹似乎想起了什么,突然笑着跟跟哥哥说。

“什么好事?”夏尔了兴趣。

“老师过阵子要办一个画展,他决定顺便也举办一个学生们小画展,他的学生里面,作品被收录的最多的人你猜是谁?”

喜上眉梢的脸,高高扬起的头早已经把答案告诉了夏尔,但是为了配合妹妹,夏尔还是故意问了一句。“哦?是哪位学生那么优秀呢?”

“还用说吗?当然就是我啦!”芙兰骄傲地别起了头。

夏尔故意惊叹了一句。“啊!那还真是让人敬佩啊,我的妹妹居然这么优秀!”

“那是当然的了!”

“到时候我一定要去看看。”夏尔做出了保证。

“去感受一下我惊人的才华吧!”芙兰大言不惭。

“嗯!”夏尔又拍了拍芙兰的头。

芙兰闭上了眼睛,享受着哥哥的爱抚。

半晌之后,她才重新开口。

“哥哥。”

“嗯?”

“老师说以我的天赋,以后我一定能靠绘画出名,甚至成为和他一样优秀的画家。”

“对此我毫不怀疑。”夏尔笃定地回答。

“所以,以后不光是你能靠写书补贴家用了,我也能靠给别人画画挣钱,而且一定能够挣到很多很多钱的!”芙兰捏紧了拳头。

话题的突然转移让夏尔有些不知该如何回答。

“哦,那就太好了!”他含糊地应了一句。

“所以,到时候我们就能好好地生活下去,要什么就能有什么了对吧?”

“就算是现在,如果你想要什么,我也可以想办法给你弄的。”

芙兰微微闭上了眼睛,长长的睫毛轻轻地颤动着。

“所以,很快,我们就可以别的什么都不管,一起快快乐乐地生活下去了对吧?”

就当夏尔想要回答“一定”的时候,脑子里突然闪过了今天所经历的一切。未知的危险,潜藏的暗流,晦涩不明但肯定充满了血与火的未。他迟疑了。

“一定。”最后,夏尔还是给出了同样的回答。

芙兰突然低下了头。

半晌之后,她才低声问起。“发生什么事情了?”

“嗯?”夏尔没反应过。

“你刚才到底怎么了?出什么事了?”芙兰继续追问。

夏尔恢复了平静。

“没什么,只是在外面和朋友聚会回晚了而已。”

“不,绝对有发生了什么!和平常相比,今晚你有点紧张,心里一直有些心事。虽然不知道是为什么,但是我看得出,你有点紧张!”芙兰极其笃定地断言。

接着,她抬起头,直视着哥哥,碧蓝的双瞳中充满坚定。此刻的凌厉竟然让夏尔都有些难以自持。

夏尔感受到妹妹执拗而又坚定的目光,他的眼睛下意识地移开了,避过了这道目光。

“到底出什么事了?是不是有危险?”芙兰的语气更加急促了。

“没什么,别想多了。”夏尔仍旧淡然以对。

芙兰的眼睛闪过一丝焦虑和怨念。

“为什么……为什么!你也是,爷爷也是,你们老是把我当做小孩子,什么也不肯跟我说……明明我也许能帮得上你们的!”

夏尔没有回答。

“您和爷爷肯定自以为是在为我排除烦扰,只要我闭着眼睛活下去就好,对吧?”芙兰的眼里突然闪现出一丝泪光,“可是,让我一个人不明不白地活着就是疼爱我吗?先生?”

夏尔还是没有回答。

“快说啊!”芙兰突然扑到夏尔怀中,搂紧了自己的哥哥。“求您啦,先生。告诉我吧,是不是碰到了危险?”

“快说啊!”芙兰几乎是吼了出。

半晌的沉默。

“别这样,芙兰。”夏尔镇定地回答。

妹妹直直地看着兄长。

“我所喜爱的,就是刚才那个不为俗世纷扰所迷惑的芙兰,是那个为自己的才华而沾沾自喜的芙兰,是那个心地善良会为他人的不幸而流泪的芙兰。所以……所以请你不要过问哥哥的事,好吗?这是哥哥的请求,哥哥从不请求你什么,所以请你记住哥哥的这个请求,好吗?”

芙兰没有答话。

“紧张?不……我好得很。”夏尔突然笑了出。“我才不会恶心到以为不脏自己的手就能实现理想的程度呢。”

“理想?”

“没什么。你该好好睡了。”

芙兰转开了头。“好吧。”

够了,既然哥哥需要的是这样的芙兰,那么芙兰必须是这样的芙兰。

少女的泪珠,配合着晦暗的灯光,闪耀着莫名的光辉,一时间竟然让夏尔无法自持。

“芙兰,我的妹妹,等着吧!按照我的计划,用不了三五年我们就能拥有一切!”夏尔捏紧了妹妹的手,顾盼之中满是青年人自负的神采,“你将比一个公主还要过得像个公主,想要什么就能有什么!还有,我将给你准备上一亿的嫁妆,就连上帝你也配得上!”

手骤然被抽离,妹妹的脸sè变得极其差劲。

“怎么了,芙兰?”夏尔被妹妹的骤变弄得有些莫名其妙。

“谁管你呢!”芙兰突然站了起,傲慢地俯视着自己的哥哥。“我回去睡觉了。”

然后她转身就走出了书房。

在残留薄荷清香中,夏尔不明所以地呆坐了片刻,最后还是摇了摇头。

“女孩子真是让人捉摸不透。”

不过,经过妹妹这么一闹,夏尔心底里之前隐隐约约存在的那种对yin谋败露的紧张感突然消弭了大半。

不管怎么说,至少现在情况还不是那么糟,不是吗?

还有家人,还有理想,还有明天。

;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