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二十七章 园艺家

第二十七章 园艺家


                觐见完陛下之后,首相大人决定召见内务大臣下面授机宜。()

接到首相先生的传召之后,坦勒格-杜查特内务大臣下丝毫不敢怠慢,以最快的速度从内务部所在的博沃广场赶到公爵大人的官邸等候召见。

在处理完其他公务之后,首相的秘书将大臣下从等候室叫进了首相的办公室。

身形昂胖的部长因略带着紧张感而快步走了进,所幸因为厚厚的地毯而没有发出太大的声音,然后他轻轻地向首相行了个礼,小心地找了个座位坐下。

虽然已经知道大臣走了进,但是首相仍旧在埋头批阅摆在胡桃木书桌前的一摞文件,而他的右手旁边是一堆他已经审阅和签好了名字的文件,随时等待被秘书拿走然后分类处理。

在签完几份文件之后,首相仍旧没有抬头,而是直接说。

“今天陛下十分生气——对您的最新报告。”

“下,想必……想必您也跟陛下说过我所面临的困难吧……”十分紧张的大臣下,下意识地挠了挠已经开始秃顶的脑勺。“我们也是十分尽力了……那些王党叛逆实在太过狡猾……”

“嗯,我跟陛下提过,但是这并不能很好地削减陛下的怒气。”首相眼睛突然抬起,扫了大臣一眼,让他不禁打了个寒噤,然后眼光又收回到文件上。“这也很容易理解,大多数人在听到自己每年花三千万法郎维持的jing察机器,所能给出的答案只是‘那些叛逆实在太过狡猾……’的时候,免不了是会有些生气的。”

“陛下真的那么生气吗?”内务大臣倒吸了一口凉气。“会不会……会不会……”

“也不用那么担心,经过我的劝说,陛下的怒气已经暂时平复了,尤其是考虑到您在策划和指挥这次行动中所付出的辛劳……他终究还是原谅了这一次的纰漏。”借陛下之名敲打了对方一番之后,首相开始进行安抚。

大臣轻轻地舒了口气。

“但是,这不代表以后他还会这样容忍。”首相又用一句话勾起了对方的紧张。“所以之后您必须更加努力,完成任务。”

“嗯,一定,一定。”渡过了一次小小危机的部长连声应诺。

“不过,坦勒格,我一直想不明白啊……”首相突然拉长了音。

“您说什么想不明白?”

“为什么能够抓出卡斯坦和科瓦涅尔的jing察,在抓另外几个活人的时候这么无能为力,眼睁睁地看着人家消失得无影无踪?!”首相的口吻里带着更多的质问。

【卡斯坦原是一名医生,一八二三年,他勾引了一个富有的公证人的遗孀,然后暗地里用吗啡毒死了公证人的两个儿子,以便通过和寡妇结婚得到公证人的遗产。最后案情败露被吊死,成为19世纪法国最恶名昭著的谋杀犯之一】

【皮埃尔-科瓦涅尔因盗匪罪行在1800年被捕,判处十四年苦役。1805年他从狱中潜逃至西班牙,然后化名圣赫勒拿伯爵,然后加入帝**队,因战功成为军官。1815年波旁复辟后他摇身一变成为狂热保王党,得到zhèng fu器重,升任中校军官。1817年他参与阅兵庆典时被人认出,再次潜逃,1818年被捕继续服刑,1831年死于狱中。因其经历而成为法国历史上最有名的江洋大盗之一。】

一丝痛苦闪过部长宽宽的脸庞,让这张脸瞬间变得悲伤起。“首相下,我跟您实话实说吧,我们有两种jing察:政治jing察和司法jing察。司法jing察我们从不缺,他们有的jing明有的强壮,对付这个那个犯罪分子都游刃有余;但是政治jing察呢?我们太缺了!叛贼们都是从属某些政治团体的,这些政治团体个个狡猾透顶,高级人物几乎从不亲自露面犯下罪行,我们没有当场抓住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人间蒸发!先生,我们太缺乏能够探查出整株花卉的园艺家了,因而就只能捞到一些花梗,运气不好时只能捞到几块残根!”

“这个理由想必不会让陛下开心。”首相不动声sè地回答。

“所以我强烈建议我们应该把一般刑事案件侦查和政治案件侦查区分开,建立一支纯正的政治jing察队伍,培养一些专业分子深挖叛贼组织。”

首相沉吟着没有开口。

大臣继续进行着劝说。“首相先生,毫无疑问,我们是王朝最有力的护盾。而我们的敌人更加遍地都是!别说王党了,那些激进共和派,那些无zhèng fu主义者,那些波拿巴派哪些是可以忽视的?任何一个疏忽,都将给王朝带不可想象的灾难!面对这种状况,难道我们不应该花大力气修补好这一面盾牌,让它更加有用吗?”

“这个建议有点道理。”片刻的思考之后,首相接受了大臣的建言,然后继续着逼问。“但是对目前的局势没有直接帮助。目前您有没有办法扭转局势?”

“这个……”大臣突然有了些迟疑。

首相突然抬起头,眼睛直直地看着大臣,一个元帅在战场上面对过千万具尸体且能做到不动声sè之后,才能培养出这么yin寒恐怖的目光。

在帝国时代,他应皇帝的指派带兵入侵西班牙和葡萄牙,枪毙了大批反抗分子,洗劫了大片的村庄接着付之一炬,并因此成为巨富之时,他就是用这种目光看着那些无辜的牺牲者的。

“坦勒格,想必你也知道,现在不是我们可以安安逸逸地筹划未的时候了,我们需要的是实干和行动。”

大臣被首相的逼视搞得有些心头发毛,他垂下了头避开了这慑人的眼神,

“我们当然会有所行动。”

“比如呢?”首相缓缓地问。

“这次打掉王党的几个秘密巢穴,也抓获或者歼灭了不少叛贼,其实说起也是一个不小的胜利……”几滴汗液流过大臣的额头,但是大臣丝毫没有察觉。“另外,根据我们调查所得到的情报,最近共和派和波拿巴派也在蠢蠢yu动,经常举行秘密集会谋求反乱……”

“不用调查我也知道他们每天都在蠢蠢yu动谋求推翻王朝。关键是他们谋求在什么时候,什么地点,以什么方式执行!如果不知道这些,我们怎么破坏掉对方的yin谋?”首相冷冷地打断了大臣的话,“还是说您以为可以用这些废话就能敷衍过我?”

“下,我当然不是这个意思!”部长现在可以称得上是汗如雨下了,他有些惶急地从椅子上站起,努力从脸上挤出笑容,“经过我的人一段时间的侦查,我们已经掌握到了相当数量的情报,对一些秘密结社和组织,我们也能进行某种程度的监控……”

“某种程度?”首相的口吻终于缓和了一点,但还是带着一丝质疑。

“绝对不是敷衍您。”部长满面堆着笑容,讨好地看着首相。“我刚才跟您说,我们缺乏专才,但是绝对不是说我们没有人才……我今天就给您带了一位这方面的专才,一位……对,一位园艺家,可以种出花也可以拔出花的园艺家!”说罢他还努力比出了几个手势。

小贩献宝式的口吻让首相心中不免有些莞尔,但是面上他的表情还是十分严峻。“是吗?那就让这位园艺家先生进吧。”

首相摇了摇摆在书桌上的铃绳,一位秘书走了进。

“将内务大臣下带的人叫进,我要见他。”他简短地下了命令。

“之前查究王党组织的时候,这位先生就大放异彩,立下了极大的功勋,如果没有他,我们对王党的情况不会掌握得那么多那么明确。虽然最后的行动有些遗憾,但是这位先生的功绩是不应该被遗忘的。”在秘书出去之后,大臣一个劲地夸赞自己的这位手下,希望用这个挽回自己在首相心中的形象。

听着这些言过其实的溢美之词,首相心中有些打鼓,但是不免还是产生了一点点期待。

着很快就被秘书带了进,然后他谦恭地对首相行了礼。

他那苍白的脸上略微有些皱纹,但看上去是经常长时间思考所带的,仍旧不显得很老,大约是三十几岁的年纪。他头顶的灰sè头发梳理得整整齐齐,垂下的头发几乎快遮住褐sè的眼瞳。似乎在嘲弄着命运。虽然前额木然不动,下面的两只眼睛也经常眨眼,但却什么表情也没有,就象一座石膏像的眼睛一样,装作有生命的假眼睛表情永远不变。鼻子象很多十分狡诈的人一样是鹰钩鼻,嘴唇薄薄的,偶尔会张开,却象信箱口一样缄默无言。

看上去确实有点样子。首相暗暗点点头。

“园艺家先生,你叫什么名字?”打量了片刻之后,首相突然问。

者被“园艺家先生”这个称呼搞得有些摸不着头脑,但是脸上瞬间就恢复了平静的木然。“我有很多名字,首相下,您希望知道哪个?”

很好。反应快,冷静,有胆量。

“他是个孤儿,一出生就被父母遗弃,在孤儿院里长大,很小就加入了jing务部门。”jing务大臣笑着对首相解释。“由于执行许多任务时需要使用化名,因此他使用过很多名字,不过孤儿院和里面一般称他为孔泽……”

“收养我的孤儿院的院长姓孔泽。”者补充,没有多说其他东西。

首相轻轻点了点头,示意自己已经明白了,然后看着对方。

“孔泽先生,你明白大臣带你过的目的吧。”

在这种逼人视线面前,孔泽没有显出任何异常,仍旧平静地点点头。

“知道,因为我是一名优秀的jing探,能为您和国王陛下揪出叛逆,然后铲除他们。”

“很好。”首相眼中闪过一丝光亮。“能够在首相目前自称优秀的人有两种,一种是蠢货,一种是真的优秀,我希望你是后面的一种。”

孔泽微微抬起了头,显得理所当然。

“每一个行业都有各自的窍门和规矩,但是其中的翘楚却有几分共通特质,那就是足够的自信和冷静,看上去你确实有这两点。”首相继续说,“当然,这一切需要在实践中证明。”

“当然。”

“你需要什么?”首相问。

“我需要您签发的任命和手令,以便在必要时能够调动足够的力量,同时也可以在必要时驱赶别的碍事的同事。”孔泽平淡地回答。

“没有问题。”首相即刻就点头同意了。“在我还信任你的阶段,您可以从我这里得到的东西很多。但是……”

首相又用起那种慑人的目光看着对面的jing探。“同样的,如果你不幸被证明为无能,那么……后果您将自己承担。”

“好的。”

;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