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二十章 疑窦丛生的宴会

第二十章 疑窦丛生的宴会


                “感激我吧,特雷维尔先生,如果不是因为有我,您怎么会受到邀请。【】”芙兰微微昂起头看着夏尔,丝毫没有发现自己强装出的高傲表情配上姣好的面容,竟然显得如此可爱。“玛蒂尔达肯定是因为想叫我才发出邀请的,你只是附带而已。”

“哦,那我当然很感谢您,亲爱的妹妹。”夏尔伸出手,习惯xing地抹了抹妹妹的头。

“你知道就好……”芙兰满意地闭上了眼睛,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把推开了自己的兄长,“别摸我的头啊,我已经是大人了!”

旁边一直没有说话的玛丽噗嗤一笑。

芙兰脸上微微一红,然后又踩了自己哥哥一脚。

就在芙兰打发脾气之时,马车终于停了。

那天探望芙兰的玛蒂尔达-德-迪利埃翁小姐果然没有食言,在回去之后就叫仆人送过了请柬过,今天正好就是舞会的举办ri。

玛丽最近经常往特雷维尔家跑,要么是和芙兰一起谈心画画,要么就是跟夏尔学习下棋,所以今天三人干脆就一起坐马车过了。

验明请柬真实无误之后,穿着大红滚边蓝sè制服的仆人们马上放三人进,然后把马车领到去马厩jing心照料。三人沿着青草环绕的小道,走到了种满了白杨树和大枫树的前庭。由于浓荫覆盖着宅邸之外,使得明明处于盛夏时期,宾们却并不觉得炎热。鲜花的清香配上楼下的大厅里传出的华尔兹和极乐舞的乐曲、再佐以百叶窗的窗缝里透出灿烂的灯光。,更让访客们都感到有些心旷神怡。

在前庭院和花园之间,有一座宫殿式的大建筑物,这就是掌玺大臣一家人所居住的宅邸。

玛蒂尔达已经在门口等着了,她仍旧戴着她那副金丝框边的眼镜,微笑地看着刚的三人。

“芙兰、玛丽,你们两位能够前出席,真是太好了。”接着她转向夏尔,目光有些闪烁。“还有您,特雷维尔先生。”

“哦,我也非常荣幸能够得到您的邀请。”夏尔也客套了一句。

“不是我,是我的姐姐的邀请。”玛蒂尔达回答,然后又笑了起,“我们别老站在外面了,一起进去吧?”

接着她朝宅邸里面示意了一下。

里面突然一声巨响,然后夏尔等人就看见一个少年飞一样地冲了过,若不是玛蒂尔达躲得快,只怕是要撞到。

“乔治!”玛蒂尔达怒气冲冲地喊了一句,“你给我看着点儿!”

少年抬起头,夏尔现在才看清了对方的样貌。

他大概十四五岁左右,栗sè短发,褐sè瞳孔,脸显得有些瘦。他穿着绸制衬衣配蓝sè外套,虽然努力想像个大人,但是眉眼间仍然透着些少年人的稚气。

“有什么事,姐姐?”他充满朝气地问。

玛蒂尔达勉强对夏尔笑了笑,“这是我的弟弟乔治,抱歉,现在还太小不懂事……”

夏尔摇摇头表示无妨。

然后玛蒂尔达又以严厉的眼神看着自己的弟弟。

“乔治,这是特雷维尔先生、特雷维尔小姐、莱奥朗小姐,向他们问好。”

少年人悻悻然地向三人问好,然后好像想起了什么,脸上有些惊喜地看着夏尔。“特雷维尔先生?”

“嗯?”夏尔应了一声。

“您就是夏尔-德-特雷维尔对吧?”少年目光闪闪地看着夏尔。

“是的。怎么了?”夏尔有些奇怪。

“我在学校里听过您的事迹,您和福阿-格拉伊先生的事迹一直在学校里流传呢!”少年兴奋地看着夏尔,眼中闪耀着崇拜的光。

夏尔明白了,原是学校里的后辈啊。看自己读书时和阿尔贝那些调皮捣蛋的事迹现在还在学校里流传呢……

少年时代的夏尔,和阿尔贝在公学里面互为死党,经常在一起搞一些恶作剧,也算是校园内的风人物之一。没想到已经毕业几年了,事迹依然还能在学校内流传,真是让人有些哭笑不得。

夏尔笑了笑,心里闪出了些恶作剧的心思,然后他拍了拍少年肩膀,“我的时代已经结束了,未就交给你们了,小子,好好干!”

“是!”仿佛被将军下了命令的士兵,少年乔治挺起了胸膛应诺。

“别闹了!”玛蒂尔达有些哭笑不得,她打断了两人的交谈,然后对着自己的弟弟下令,“我要带着他们进去了,你代替我在这里接待宾客,明白了吗?!”

“这是你的重要任务啊,可不要让前辈们失望!”夏尔加了一句。

“是!”乔治再度挺起了胸膛,脸上有了些激动的红晕。

“我们进去吧。”玛蒂尔达不再理会自己的弟弟,对夏尔等人做出了个邀请的手势。

大厅里面已经了不少宾客了,不过看上去都是年轻人。年轻男子的打扮倒都差不多,而女孩子们则争奇斗艳,个个穿着时尚。各个角落的桌子上烛光璀璨,银质器皿和水晶玻璃器皿内摆放着各sè佳肴,不过却没有多少人在享用。人们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私下交谈着。

玛蒂尔达把夏尔等人带到一个角落,然后安排大家落座。然后,在大家落座之时,她轻轻地、隐蔽地拉了拉夏尔的衣袖。

夏尔不明所以,但还是笑着嘱咐芙兰先吃点东西,然后自己离座。

“什么事?”他低声问玛蒂尔达。

玛蒂尔达的表情却极其古怪,有些yu言又止的样子。

“你跟我。”最后她只说出了这句话。

夏尔带着满腹疑惑跟着玛蒂尔达走着。

接着,玛蒂尔达把夏尔带到了侧边的小偏厅中,令他更加疑惑的是,这里竟然坐着一个女孩子。

夏尔扫了一眼将对方看了清楚。

女孩儿大概二十岁左右,面部轮廓和玛蒂尔达差不多,发sè有些偏褐sè,不过相比玛蒂尔达她的面容更加显得柔媚一些。她穿着蓝sè裙子,脖子上戴着一串小项链,项链映衬得脖颈显得愈发修长,而她手里拿着一把象牙制的扇子。

她手上在把玩扇子,眼神却有些空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姐姐!”玛蒂尔达轻声呼唤,然后轻轻地碰了碰女孩。

女孩似乎是被惊醒了,然后才发现小偏厅内多了两个人。

“姐姐,”玛蒂尔达指了指夏尔,然后轻声对女孩说,语气里竟然有些带着店员炫耀货架商品的口吻,“这位是特雷维尔伯爵,我跟你提过的……”

看这就是今天宴会的主角,迪利埃翁伯爵的长孙女朱莉了,夏尔内心有了些明悟。不过他依旧不理解玛蒂尔达这一出到底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要这么忙着将自己介绍给姐姐呢?她到底在想什么?

是想将自己介绍给姐姐?为什么?她就这么急着想要姐夫吗?

更令夏尔有些疑惑的是,明明是大好的ri子,她面sè有些苍白,看上去jing神状态并不是很好,感觉是很紧张的样子,甚至可以说有些像是失魂落魄。

不过这些疑惑他当然只能放在心里。

他躬身对女孩行了个礼。“很荣幸见到您,迪利埃翁小姐。”

“哦……”女孩似乎刚刚才反应过似的,也回了个礼,“很荣幸见到您,特雷维尔先生。”

夏尔能看得出,这种表面客套之下,对方几乎没怎么注意过自己,他甚至可以确定对方根本没注意自己到底长什么样。

尴尬之下夏尔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我到底是干啥的啊?他扪心自问,然后得不出答案。

“特雷维尔先生可是个青年才俊,姐姐,我想你跟他应该有不少话题可聊的……”玛蒂尔达竟然有些紧张,“夏尔,您喜欢文学吗?”

“哦,还好。”夏尔回答。

“正好,我姐姐也很喜欢呢……”玛蒂尔达看了看朱莉。“……是吗,姐姐?”

没有回答,她的姐姐仍旧在把玩扇子。

“姐姐!”玛蒂尔达放高了音量,口吻也因焦急而显得有些发颤。

“哦,是的……”回过神的朱莉轻声回答。

接着聊天就以这种诡异的气氛发展着,夏尔和朱莉都不怎么说话,只有玛蒂尔达在不停地努力串联气氛,引起话题,夏尔和朱莉两人时不时地礼貌xing地应和几句。

这种奇怪的谈话持续了一段时间之后,玛蒂尔达终于放弃了,她捏紧了自己姐姐的手。夏尔在烛光的帮助下,发现她镜片后的眼角中竟然有些泪光。“姐姐!”

她的姐姐的反应同样奇怪,她也捏住了自己妹妹的手,脸上露出了恬淡的笑容。

玛蒂尔达看着姐姐的笑容,眉毛皱紧了,然后又舒展开。接着她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然后转头看向夏尔,勉强地笑了起。

“特雷维尔先生,真是对不起了,我们走吧……”

早已经觉得乏味至极的夏尔当然求之不得,然后随着她离开了偏厅。

一出门,玛蒂尔达突然垂下了头,眼中居然有泪珠滚落。

“您怎么了?”夏尔吃了一惊。

“没什么……”玛蒂尔达勉强地笑了笑,只是话语仍旧有些发颤。“我们回去吧。”

等到夏尔回到大厅,时间已经接近九点了。

“你刚才去哪儿了?”芙兰有些不满。

“有点事儿。”夏尔随口糊弄了一句。

突然,他感觉有些不对。

他感觉到有道目光在盯着自己,虽然目光的主人看上去努力试图隐蔽,但是敏锐的jing惕心仍旧让夏尔感知到了,他不动声sè,然后拿起了一个玻璃盘。

“这个花纹还真是漂亮啊……”他轻声赞了一句。

然后借助盘子的反光,他看清楚了目光的主人,那是一个穿着燕尾服的年轻人,面部表情极其严肃,他在跟旁边的人攀谈着,却借机不停打量着夏尔。

鉴赏了一会儿之后,夏尔放下盘子。

然后他仔细寻思今天到伯爵府后所经历的这些奇怪的事。

今天,还真是不像自己原本想象的那么无聊啊。他心中暗想。

==================================

下午还有一更,谢谢章鱼大帝的打赏……o(n_n)o~

;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