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二十八章 方针确立

第二十八章 方针确立


                就在夏尔将朱莉两人送走之后不久,迪利埃翁家传出了消息,他们家的大小姐朱莉因患疾病,身体极其虚弱,到南方海滨静养去了。由于之前的舞会sāo动,这件新闻稍微在社交界引起了一点点波澜,但是很快就被别的新闻占据了位置,慢慢地淡出了人们的视线。

曾经的暴风骤雨,就这样被消弭于无形,仿佛从未发生过什么一样,而夏尔等人也将此事深埋到心底里,不再跟任何人提起。

只有玛蒂尔达似乎是被父亲禁足了,据芙兰和玛丽反应,她最近再也没有画室上学。不过芙兰深信,那个聪慧勇敢的玛蒂尔达会很快回到大家身边的。

但是夏尔的心神,在办妥了此事之后已经转移到别的更重要的事情上了。

随着时间的流逝,波拿巴派的谋划已经越越接近成为事实。政局越越纷乱,人民躁动不安,颠覆xing和煽动xing的小册子到处流传,暴风雨终将降临的气氛越越浓烈。

总之,革命的热cháo正在高涨。无论是在巴黎或法国,没有一处能例外。

当然,平心而论,这并不是波拿巴派一家的功劳。甚至可以说,这主要不是波拿巴派的功劳。

实际上现在正是七月王朝各个反对派的怨气的总爆发。人人都在声讨七月王朝,什么都归罪于它:治理太无能,zhèng fu官员贪婪横暴,对外太软弱,丢掉比利时等等等等。一些人骂他太迟钝,一些人却骂他太过敏感,共和派嘲笑国王是一个可笑的王朝,正统派嘲笑国王是一个卑鄙的篡位者,凡此种种,不一而足。

从任何迹象看,这个王朝的延续都已经很成问题了。剩下的只有一个问题。

一旦不受人敬重的七月王朝倒台,该由谁接掌法兰西?

这对夏尔说这是一个生死攸关的问题。

它该是成为一个共和国呢?还是重新回到波旁王朝治下,抑或是如夏尔理想般地落入波拿巴派的手中?

过去的历史似乎证明了最后一种情况的发生。

夏尔也必须让它成真。

曾经的历史作为指针,能够给他以大方向,虽然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做到,但是至少能给他以一种暗地里的勇气——至少历史前进方向现在是站在我这边的,不对吗?

今天,他又列席参加了新一次的波拿巴派内部会议。这次的会议由于议题至关紧要,因此只有核心小圈子内的寥寥数人参加。

“目前已经筹备了步枪900支,枪弹18300粒,已经招募了不少可靠的人手。另有手枪50支,枪弹700粒。以及若干佩剑、马刀……”

“太少了吧?”上一次密会的主持者中年人玛里埃-卡里昂听完后说出了自己的意见。“这点武器不够闹腾的。”

“能让我们成功的关键,不在于武器多寡,我们的武器再多能多过军队吗?”一个与会者发言了。“这些武器只是让我们到时候能够组织起排除掉一些意外状况而已……如果没有军队的支持,我们不可能成功,准备再多武器也一样。”

“还有国民自卫军。”又一个与会者补充说。

“是的,还有国民自卫军。”刚才那个人点了点头。

国民自卫军是此时极其重要的一支武装——这一点不是因为他们武力有多么强大,而是因为他们的成员特殊。这是一支由资产阶级组成的志愿军,几乎每个巴黎的有产者、资产家都在这支军队里面有军籍,然而根据财富和过去的服役状况分配军衔——比如说,一个很有钱的大商人或者一个有过服役经历的老军官,会被安排充任里面的军官。

毫无疑问,这是资产者们自己组合起的武装,目的就是为了团结起,镇压有可能起造反的工人和无产者——或者,某个国王。

“他们的态度确实至关紧要。”卡里昂点了点头。“我们有把握到时候得到他们的支持吗?”

“这个很难有确切把握,毕竟谁也不知道这些商人到底怎么想,恐怕他们自己也不知道。”夏尔回答了,“不过我认为还是很有点希望的。”

“什么意思?”

“至少波拿巴比波旁们好,不是吗,先生?”夏尔眼光低垂,看着桌面。“我想他们到了最后关头会仔细掂量一下这个问题的分量的。”

“有道理……”卡里昂点了点头。“到了那份上恐怕他们也会这么想吧。”

拿下已经摇摇yu坠的七月王朝对夏尔等人说绝非远征的终点,而是新的征途的开始。在这场新的斗争中,他们必须同时面对共和主义者和波旁正统派的拥护者,为了最终夺取法兰西的政权,他们必须花费偌大的时间和jing力,同时排除这两种人,难度之大可想而知。

所幸,穿越之前所发生的历史让夏尔对此抱有信心。

这个时代的斗争中,共和主义者和君主主义者谁也没有获胜,也许也可以说都获胜了,他们共同见证了波拿巴王朝的重新建立。这对他们说,都不是什么不可接受的后果——至少要比对方上台要强。

波拿巴派最大的优势,不在于他们人多势众,而在于他们是最容易得到对手们妥协的一派:共和主义者认为他们至少比旧王朝强;而旧王朝的拥护者们,认为他们至少比大逆不道的共和派强。当以上两种人面临最终抉择而又无法确定地获胜时,他们总会想到,“至少波拿巴比那些该死的人强……”

路易-波拿巴用君主派恐吓共和派,用共和派恐吓君主派。于是,帝国重建了。

“可是军队呢?军队的态度有把握吗?”又一个声音响起。

“虽然下层士兵们普遍对皇帝和帝国抱有好感,但是高级军官们的态度就比较模糊了……”回答有些迟疑,“毕竟帝国已经倾覆三十多年了,现在的高级军官都是在帝国倾覆后的时代中受到晋升和提拔的,他们对帝国都没有原先那种特别的感情,所以,这方面就需要多多注意了……”

“很难办也要办到,如果没有陆军的支持我们什么也做不成。但只要有陆军的支持、或者哪怕他们只是中立,我们都将很有希望成功。”夏尔低声断言。“陆军就是法兰西!”

“您说的很对,先生。”卡里昂赞许地点点头,“陆军就是法兰西。所以我们接下的工作重点就是尽量做通军界的工作,让更多军官倾向于我们,这方面虽然我们一直有在做,但是之后也要更加加大力度……”

“是的,这一点不光是在推翻路易-菲利普先生上面有用,在之后的斗争中更加有用。”旁边传附和声。“如果能够一直得到陆军的支持,那么我们面前将一片坦途,还有谁挡得住我们?”

“我们想得到的别人也想得到。”一位与会者冷静地提醒。“他们也会去和我们一样做。”

“所以我们更加要抓紧。”夏尔回答,“况且我们也有我们的优势,不同于波旁们的保守胆小,我们敢于挑战欧洲。波旁和奥尔良先生们在欧洲面前步步退让,已经让法国人民生够了气,至于共和派就更加了,他们甚至要废除王位和贵族!但是我们却可以让国家重建辉煌,让军人们建立功勋,军人们对功勋和爵位的渴求大家都明白的吧?”

“对,我们可以强调这一点,”卡里昂再度赞许地点了点头,“我曾是个军人,我知道军人在想什么。”

没错,至少在现在这个年代,拿破仑时代的赫赫武功仍旧为军人们所怀恋,那些欧洲各地的辉煌胜利,那些因军功而被赐封的将军元帅和贵族们的事例,仍旧能够激励到雄心勃勃的法**人们,他们这时还能为这些东西而奋不顾身。

在第三共和国从第二帝国的废墟上建立之后,直到20世纪中期,法兰西陆军仍旧是“反动保守主义分子”的大本营,高级将领们大多蔑视共和国和共和国的政治家,以至于共和国议员们立法宣布剥夺士兵和军官的选举权,深怕他们又捧出一个新的拿破仑出。

然而,在最终还是由一个陆军将领终结了法兰西第三共和国,又由另一个陆军将领终结了法兰西第四共和国。

“不过,话虽是如此,但是现在筹集的武器也确实太少了吧?”卡里昂皱了皱眉头,“能不能想点别的办法?”

“难度很高,”刚才那位负责此事的人回答,“毕竟在zhèng fu和内务部的眼皮子底下,将大批武器运进城然后储存都很麻烦……”

“难道不能伪装成武器商人?毕竟武器商人在自己的店铺和宅第里备下很多武器很正常吧?”卡里昂提出了自己的主意。

“我们一直也是这么做的,但是就算这样我们也无法太过明目张胆。比起多备几支枪、几箱火药,小心不出差错才是最重要的不是吗?万一被人发觉然后告发的话,我们的全部谋划就都要泡汤了!”

卡里昂沉吟了片刻。

“好吧,既然你们都已经如此考虑了,那就先按你们现在的主意做吧。不过,我还是要强调一点……”他扫视着旁边几个列席者。“虽然路易-菲利普和他的王朝行将就木,但是小心谨慎仍是我们的第一宗旨,哪怕现在形势发展很顺利,我们也要小心!”

接着他加大了音量,以示强调。

“1840年的悲剧不能再重演了,这次必须要事前周密准备,然后要周密而且坚决地执行,绝不能出差错了,要知道我们没有多少个六年可以浪费了,先生们!”

【指1840年路易-波拿巴从英国登陆法国煽动叛乱未遂,被zhèng fu军擒获后判处终身监禁囚禁于堡垒之中,直到1846年5月他才越狱成功,其父路易于同年去世。】

“好的。”几个人同时回答。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