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二十四章 少女的礼赞

第二十四章 少女的礼赞


                随着傍晚的临,黄昏的太阳黯淡了下,丧失了之前的威力,无jing打采地履行着今天自己的最后职责。【】

而此刻的夏尔,正呆在一辆租的小型马车的车厢当中,而和他的好友阿尔贝则坐在外面御手的位置上。他们把马车停在一个小角落里,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

阿尔贝今天特意化了妆,不过却是为了让自己土气一点,他穿着一件破破烂烂的风衣,戴着个劣质软呢料的桶帽,歪歪扭扭地遮住了自己的头发,脸上也抹了一点儿灰,让自己看起饱经风霜。不过即使如此努力,他的俊美仍旧还能保留住那么几分。

“真没想到,阿尔贝的革命历程竟然是以这种方式开始的!”也许是等得有些不耐烦了,他小声调侃式的抱怨了一句。

“我的朋友,革命者的生活可从不是每天都在血与火中冲杀,不是吗?”夏尔微笑着回答,“我们现在在做的,可就是革命的一部分啊。”

“帮人私奔也是革命的一部分?”阿尔贝有些惊奇。

“帮人私奔当然不是,但是帮助掌玺大臣的孙女儿私奔当然是。”夏尔含糊地回答。

“嗯?”

“其一,我们可以通过帮忙得到两个人的衷心感谢和回报,一个是前军官,至少打枪应该不错;一个是聪慧而有魄力的女子,至少她同时还是掌玺大臣的孙女儿……”

“其二呢?”

“其二,我们还能掌握一个掌玺大臣家的大丑闻……”夏尔眼神有些闪烁,捏了捏衣兜里的借据和期票,“虽然我现在还不知道该怎么用,但是也许以后总会有用的。”

“唔……”阿尔贝沉吟起。

“说到底我们付出了什么呢?无非就是停下马车在这里欣赏下风景而已,到了时间我们就走,不管有没有多加一个人。”夏尔看了看窗外,“而且就我看,这里的晚霞还挺好看的。”

“好吧夏尔,和以前一样,你拿主意吧。”

========================================

玛蒂尔达从饭厅端着下午的餐点走上了二楼,朝书房——也就是姐姐现在临时的禁闭室走去。一路上,她尽量约束自己的脚步,小心地一步步踏上台阶,免得不小心摔倒。

她这样倒不是因为心情紧张,而是因为玛蒂尔达今天特意换上了平度的镜片——为了不影响姐姐换装后的行动方便。

不过,也正是因为如此,玛蒂尔达面前的一切似乎都被笼罩上了一片薄薄的白幕,更让她内心中愈发忐忑起。她心里明白她现在在做的事情意味着什么,正因为知道,她才会忐忑不安。

她正在改变姐姐的命运,而且今天行动就算成功了,也未必会让她得到幸福。这太沉重了。

然而已经无法更改了,既然都已经决定好了,那就只有干到底了。

爷爷在处理公务,父亲在外面应酬还没回,这是最好的时点。

玛蒂尔达轻轻敲了敲门,然后打开门走了进去。

姐姐朱莉一直坐在椅子上看书,看到玛蒂尔达走了进,她欣喜地站了起,喜悦溢于言表。

“玛蒂尔达,你终于了。”

玛蒂尔达沉重地点了点头。

“好了,我们别耽误时间了,现在开始换装吧。”

“嗯!”朱莉欣喜地应了一声,然后开始换掉自己身上的白sè连衣裙。玛蒂尔达则一言不发,将自己身上略显宽松的黑sè长裙(这正是为了换装方便而在之前特意换上的)慢慢地褪下,然后摘下自己鼻梁上的眼镜递给了姐姐。

姐妹俩不一会儿就换上了彼此的装扮,玛蒂尔达看着穿上自己衣裙的姐姐,心中百味杂陈。

不仅仅是因为姐姐穿上这件长裙之后紧凑的胸口,还是因为别的。一种莫名心酸和恐慌。

“上帝啊,我到底干了些什么!”她脑中突然感到一阵晕眩。她毕竟还只是个少女啊!

“玛蒂尔达?”姐姐也发现了妹妹的异状,关切地问。

玛蒂尔达呆呆地看着自己的姐姐,眼角漫出泪光。

朱莉先是疑惑,而后慢慢变得有些伤感,最后眼中同样闪现出了泪花。

玛蒂尔达抱住了自己的姐姐,泪水不停涌出。

朱莉抱紧了自己的妹妹,由于只穿着白sè内衣,她仿佛变回了那个当年十二三岁之前的喜欢在自己怀里撒娇的妹妹。

真没想到妹妹现在已经长大了,有头脑有决断,可以帮上自己的忙了,时光过得还真是快啊。

“姐姐,现在后悔还得及……”玛蒂尔达头埋在姐姐的胸口中,带着哭腔说。

朱莉轻轻抚摸了妹妹的头发,然后将妹妹从怀中推起,微笑地看着已经和自己差不多高的妹妹。

“为我祝福吧。”

玛蒂尔达怔怔地看着微笑的姐姐,她的眼泪慢慢止住了。

“好的,姐姐,我会祝福你的。”

我不仅仅会祝福你,我还要帮助你,一定要你幸福。

“时间不多了,我先走了。”

朱莉清理了面上的眼泪,然后深吸了一口气平复自己的心情。接着踮起脚,亲吻了妹妹的额头。

玛蒂尔达顺从地闭上了眼睛,待姐姐亲吻完之后,她睁开眼。“你们先去加莱,在那里玩几个月,你们就当是到那里去消夏吧!我跟朋友已经定好了,到时候他会给予你们必要的资财,你们需要在那里呆几个月就行了,我会说动父亲的,到时候就让他承认你们!”

朱莉有些惊讶。

“听着,姐姐,如果你还当我是妹妹的话,你就听我一句,先别忙着去美洲,在这里呆几个月,几个月就好,我一定会帮你办成的!求你了!”玛蒂尔达急促地说。“如果你不听我的,我会记恨你一辈子的,记恨一辈子!求你了,听我的!”

泪光重新闪耀在朱莉的眼中。“好的。”

“那就好。”玛蒂尔达欣慰地笑了,“好的,我们别浪费时间了,你先离开吧,记得要小心,别露出破绽!出去的地点是小池塘边,那里没什么人看着,在一片紫藤下面,有两根铁栅栏被我叫人暗地里截断了,你从那里钻出去就行了!接应的人在那里,他叫夏尔,就是那天我带你见过的那个青年人,跑出去之后你听他安排就可以了,明白了吗!”

朱莉郑重地点了点头,然后走出了房间,带上了房门。

在她关上门之前,玛蒂尔达突然轻声喊了一句。

“姐姐,答应我,一定要幸福啊!”

朱莉的肩膀微微颤抖了一下,但是没有回头。

门关上了。

在姐姐走后,玛蒂尔达呆立了几秒钟。

然后,她很快就恢复了清醒,将门反锁了起。

接着,她将椅子搬到门把手的后面,再费力将书桌也移动到门后面。

做完这些之后,少女感觉有些脱力,微微喘息着。然后她换上了姐姐刚才脱下的衣裙,接着,她从书桌上拿起了姐姐刚刚在看的一本书。

那正是她借给姐姐看的书,一本她最喜欢看的小说之一。

她随手一翻,然后朗读了起。

“痛苦和失败能让一些人就此颓废,也能让另一些人强大起,区别是人怎样理解痛苦,暴风雨过后,总会有晴天临。然而,虽说如此,但人生也无法仅凭意志而独存,超越承受能力的灾厄确实存在,区别仅是一个人有没有机会碰到而已。所以,幸福的人最应该做的是庆幸自己的幸运,并且理解自己得到这份幸运的代价究竟是什么……”

姐姐,一定要幸福啊!

但愿你能记得为了这份幸福你抛下了什么!

她走到窗口,静静地凝视着远方的天空。

天空的霞光渐渐地淡下去了,颜sè从深红变成了绯红,绯红又变为浅红。最后,当这一切红光都消失了的时候,那突然显得深邃的天空,映shè出一片肃穆的神sè。

“原这么好看啊!”她低声感叹了一句。“真应该多看看!”

时间该到了,算算时间姐姐应该走出了宅邸,至少也该走到了楼下。

嗯,是该进行下一步行动的时候了。

她抄起了软藤木椅子,然后奋力往窗口的玻璃砸去。

“嘭!”

一声巨响,玻璃碎裂,四下飞溅。

一边砸,玛蒂尔达一边在默念着这本书的另一段落。

“少女靠美貌能得到君王的欢心,然而年华老去之后却只能孤老终身,然而智慧却永不老去,将使少女终身受益。如果除了智慧之外还能拥有勇气,少女将万夫莫敌,即便圣女贞德,也只有这两件宝物傍身!”

“嘭!”

仆人们的脚步声从各处响起。

很好,看已经都把人吸引过了。

“当暴风雨临时,天空被撕裂开,被禁锢于天空中的雨水,此刻能够尽情的挥洒。不需害怕,不需躲避,这是万物复苏的号角!这是神灵对少女的赞叹!”

“嘭!”“嘭!”“嘭!”

砸门的声音响起了,越越响了。

玻璃碎屑四下纷飞,反shè着折shè着晚霞的光芒,刹那间似乎给少女添上了一层金sè的光环。

“高傲的诸神也无法桎梏一位少女的心灵,虚无缥缈的命运又怎么能束缚她的行径!看吧,她的面前金光万丈!”

“嘭!”

她砸烂了最后一块玻璃。

激情透支了她所有的jing力,她完全没有了力气,她奋起最后的努力,找到一块还没有被铺上玻璃碎屑的地毯,然后瘫坐在上面,大口大口地喘息着。

能够认识这本书的作者,真是太好了。

真可惜,他成不了自己的姐夫了。

不对,好像,也不是那么可惜嘛……

因为脱力,她已经无法完全地控制身体了,近乎于扭曲的笑容,浮现在她脸上。

等到迪利埃翁家的仆人们奋力打开了被顶得严严实实的门后,他们惊愕地发现,大小姐已经不见了,而他们的二小姐,则毫不雅观地摊开腿坐在地毯上,带着奇怪的笑容,看着窗外的虚空。

;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