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十六章 对话与邀请

第十六章 对话与邀请


                等到玛蒂尔达进入小会客室时,夏尔已经在教玛丽认棋子了。()

看到玛丽的眼角有些红肿,而眉眼却已经舒展开时,玛蒂尔达心里也暗暗松了口气。

“迪利埃翁小姐?”看到对方后夏尔打了个招呼,“您怎么也过啦?”

“芙兰毕竟生了病,需要好好休息,长时间接待我们太费神了不是吗?”玛蒂尔达回答,然后颇有兴味地看着夏尔。“原您也喜欢下棋啊?”

“嗯,是的。一点业余爱好而已。”

“哦?”玛蒂尔达眉毛一挑,“其实我也挺喜欢下的,要不我们下一局?”

“当然可以。”夏尔从善如流。

玛丽让开了自己的座位,坐到旁边观看棋局。

夏尔的棋风偏向稳健,喜欢先将防守做好再图谋进攻,而玛蒂尔达却出乎意料地是个激进派,总是偏好使用进攻策略,偏偏棋力还算不错,因而很快夏尔就抛下了刚才的一点轻视之心,认真应对起。

一边下棋,两人还闲聊了起。

“说起,这棋还真是能够对应现实啊。”玛蒂尔达下了一步,然后感叹了句,“一个国家,上下分明,各司其职,行动也遵从一定的秩序,然后通过组合起的力量去和另外的国家搏杀……”

“这是对象棋一个很好的总结,小姐。”夏尔夸赞了一句,然后也下了一步。

“不过,如果治理国家也能像下棋这样简单就好了!各方各面牵扯太多了,有时候明知道什么是好事也无法去做,我爷爷就常常为国事长吁短叹。”

夏尔笑笑。“虽说如此,不过如果一直能够保持下棋时的冷静头脑的话,也能够对治国有所帮助吧?至少三月内的耻辱是可以想办法避免的。”

【1840年3月,梯也尔担任法国首相,同时声言要在外交上走激进路线,展现法国的实力风采。结果,他引起了外交危机。7月,英、俄、奥、普四大国背着法国签订秘密条约,强迫法国支持的埃及总督穆罕默德-阿里臣服于奥斯曼帝国苏丹,阿里最后屈服,法国当时引以为外交的耻辱xing失败,舆论界一片哗然,梯也尔内也不得不在当年10月黯然解散。】

听到夏尔这句话隐含有批判当今政权意思的话,玛蒂尔达也不以为意,毕竟特雷维尔侯爵家的政治立场本就不是什么秘密。她只是笑了笑,“原您也很关注这种事啊。”

“当然。”夏尔严肃地回答,“我平生的誓愿就是看到法兰西称霸欧洲的那一天。”

“你们男孩子老想着这些……那可是要打仗的吧?而且看上去注定要跟英国交战。”玛蒂尔达给了一个简单的评价。

“英国是法兰西的世仇,不是吗?想想,几个世纪以,法兰西和它打了多少次啊!如果没有它屡次组建同盟,路易十四和拿破仑早就完成了法兰西的至高功业了。”

“那我们玩一个假设游戏吧,单纯下棋有些无聊。”玛蒂尔达又下了一步,然后突然提议。

“嗯?”夏尔有些疑惑。

“假设,如果是您掌管法国,您打算怎么做,以便达成自己的愿望呢?让法兰西和英国开战吗?”玛蒂尔达看着夏尔,然后又走了一步。

“真是有意思的余兴游戏。”夏尔回答,然后进了一步兵。“好吧,玩玩也无妨。我认为,为了达成誓愿,必须打倒英国,但为了扼杀英国,法国应该首先同英国交好。”

“嗯?”

“英国现在实力太强,在有一定把握之前,法国不应该去贸然挑战。而应该找准机会先打击俄国,如果能够切断俄国人伸向欧洲的熊爪,我敢保证整个欧洲都会欢呼。”

玛蒂尔达思考了片刻,然后点点头。“似乎是有点道理。”

接下她拿起一颗棋子又下了一步。

“同时,我认为法国未最重要的任务,是努力交好奥地利。”夏尔跳出马。

“嗯?奥地利?”玛蒂尔达突然笑了。“奥地利有那么重要吗?”

“相当重要,小姐。”夏尔回答。

“可是它已经衰落了啊,再也不像几个世纪之前那样让欧洲心惊胆战了。”

“正因如此,它才值得交好,否则我们早就该继续打它了。”夏尔走了一步,然后继续强调,“哈布斯堡皇室自以为血统高贵,结果近亲通婚和封闭的教育却让他们的子孙后代变成了一堆无能的、毫无想象力的可怜虫。是的,我们都知道,现在的奥地利皇帝就是个可怜的虫子,不值一提。”

【指1835年-1848年在位的奥地利皇帝斐迪南一世,他天生智力低下,完全没有治理国家的能力。】

“可是他总是要退位的啊。”玛蒂尔达不紧不慢地顶了一句。

“是的,而且恐怕很快就会退位,就算是奥地利那种保守到可怕的国家,也不至于能再忍一个白痴皇帝十年吧。”夏尔点点头,同意了玛蒂尔达的看法,“可是看看他的继承人吧,那个弗朗茨-约瑟夫也是个可怜虫,脑袋空空,丝毫不知道权变,也不知道如果驾驭臣下。他只有一个破旅店老板的才能,只想着守好家传的祖业,却不知道该怎么守,除了身体好点外一无是处。我敢说就算再过一百年,这个可怜虫也只能在虚构的言情小说中作为王子的化身被一群无知少女缅怀。”

“哈哈哈哈……”玛蒂尔达被夏尔的笑话逗乐了,然后抬起棋子走了一步。“您好像很讨厌奥地利人?”

“不,”夏尔回了一步,然后轻松地回答,“谁会讨厌无能的可怜虫呢?我觉得这样的奥地利才是好的奥地利,它应该作为法兰西的天然盟友好好地保存着。”

“嗯?”玛蒂尔达不明所以,继续下了一步,然后用探询的眼神看着夏尔。

“法兰西和奥地利同是天主教大国,为了上帝的荣光,抵挡异教徒的侵袭和异端的反逆,她们不是天生就该站在一起并肩作战吗?”夏尔回答。

“您是在开玩笑吧……”玛蒂尔达笑了出。“国政上面谁会考虑信仰呀,我记得我们的祖先当年就和土耳其结盟,只为了削弱哈布斯堡。”

“好吧,这个理由当然是开玩笑的。”夏尔也笑了,“不过也是一个很好的宣传借口,总会有人需要相信的嘛……”

“真正的理由呢?”

“很明显,”夏尔抬起象,吃了对方的一个兵,“奥地利既强又不够强,说它不强,它毕竟有这么大的幅员这么多的人口,也毕竟有一个流传多年并且还算行之有效的行政体制,就凭这些它就是个值得结交的朋友;说它强呢?它又超乎想象的软弱无力!它的统治者们毫无能力也不知进取,而且剥去外面那层面纱,您就能发现它只是一个被强行捏合起的组合体,几个部分的机体根本无法融合起,仅仅内部问题就足以让它萎靡不振了。”

“所以您的意思是,奥地利既有足够的实力当做盟友,又因为内部原因,不至于变得太强,无法影响到法国的地位?”玛蒂尔达一边下一边回答。

“您真的很有理解力。”夏尔赞许地看了玛蒂尔达一眼,然后继续下了一步,“我们必须看到,奥地利帝国真正引以为王朝支柱的,是800万德意志人,他们是帝国官吏和军官的主要源。另外在帝国内部,800万匈牙利人也算是比较顺服。可是1600万斯拉夫人和1000万意大利人,却未必是如此了……仅仅为了维持这个统治民族居于少数的帝国,奥地利就得消耗多少jing力啊?于是,因为实力最低,所以奥地利要求也就最低,最容易得到满足,也最容易对我们产生依赖。”

“有道理。”

“所以如果法兰西想要称霸欧洲的话,就必须同时在大陆上排除英国和俄国的势力影响,单靠法兰西单枪匹马干,实在太过艰难了,而奥地利将是法兰西这一伟大事业的潜在帮手——如果利用得好的话。当然,和奥地利交好不意味着要积极促使它强大……”

“那应该怎么做呢?”

“鼓励它继续维持对意大利的统治,鼓励它去打击土耳其,渗透巴尔干,但是绝不能允许奥地利在德意志内部继续扩张,如果出现这种事,必须阻止,哪怕打仗也无所谓!”夏尔拿起车。

将军。

“绝不能让奥地利扩大德意志内部领地和人口?”

“是的。总体说,应该是决不允许任何人、任何国家把德意志整合成一个国家,如果有谁试图这样干,那就应该将他……”夏尔拿起王后,“碾成齑粉!”

玛蒂尔达看着棋盘。

“哎呀,被将死了呢。”她微笑起,似乎并不因失败而影响心情。

夏尔回以一个微笑,“您下得其实不错。”

“对于您的观点,从您的叙述看,算是有点道理吧,至少我听上去是如此……”玛蒂尔达继续笑着。

“这只是下棋时的闲谈而已,不值一提。”夏尔轻轻摇了摇头,“只是一种饭后的脑力消遣而已。”

“能将这种事作为饭后的脑力消遣已经很不简单了,法兰西如今还剩下多少这种青年呢?”玛蒂尔达却仍旧在夸赞夏尔,“现在我们的同辈人里面,尤其是贵族里面,还有多少人这样为法兰西考虑过呢?不管您考虑的对不对,至少您做了一件比赌博、赛马、游乐和宴会更有意义的事,不是吗?”

“您过奖了。”夏尔仍旧回以一个微笑。

玛蒂尔达慢慢地将自己的棋子摆回原位。“特雷维尔先生,和您聊天真的挺有趣的呢。”

“我也有同感,迪利埃翁小姐。”夏尔也将自己的棋子慢慢摆回原位。

收拾好棋子后,玛蒂尔达抬起头看着夏尔,镜片后的目光有些游浮不定。

“特雷维尔先生,我忘记说一件事了,这也是我的意之一。”

“什么事呢?”

“我的姐姐朱莉过几天将在家举办二十岁生ri舞会,我是邀请的,您和您的妹妹是否能够赏光驾临呢?如果肯赏光的话,我回去之后就让仆人送请柬过。”

嗯?夏尔有些惊奇。

“你不用考虑立场之类的东西,这是我们这些年轻人的舞会,与什么皇帝啊立场啊没有关系。”玛蒂尔达笑得很欢畅,“为姐姐的舞会选定一两个出席的人选,我想我还是能够做到的。所以,我在此诚心地邀请您和您的妹妹能够出席……”

接着她转头看向旁边一直没有说话的玛丽。

“玛丽,您到时应该也会有空出席的吧?”

“诶?我吗?”玛丽片刻后回过神,“当然可以啦!”

玛蒂尔达重新看向夏尔。

人家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也没什么好拒绝的了吧?

夏尔仅仅考虑了几秒钟就回答了,“既然能够得到您如此的眷顾,我和芙兰到时候当然会出席了。”

“好的。”玛蒂尔达礼貌地点下了头,“多谢。”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