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十三章 纠结

第十三章 纠结


                “不要!不要!”

“乖,听话点,芙兰。【】”夏尔柔声呼唤,“哥哥这是为你好……”

“不要!不要!”音量越越大了。

“好吧,一开始可能会有点难受,但是忍一下,等下你就舒服了。”

“就是不要!你让我死了吧!让我死了吧!”芙兰仍旧大声抗拒着。

“你在说什么傻话啊!”夏尔放高了音量,“听哥哥的话!”

“才不要听!绝对不听!”

夏尔的耐心渐渐被磨得差不多了。

“生了病就应该吃药,不是吗?”夏尔用上了略带斥责的口吻,“还有,不要蒙着被子跟哥哥说话啊,那样对你身体不好!”

“就是要蒙着被子,就是不吃药!”被子裹得越越紧了,而且还在微微颤动着,显示出了主人现在的心情有多么激动。“我不想看见你,你出去!”

由于昨晚穿着单薄的睡衣在外面晃荡了那么久,而且又经历了那么大起大落的情绪刺激,因此芙兰在第二天很顺理成章地感冒了,而且看上去还比较严重,因此夏尔直接派人去画室那里请了假,让妹妹在家里好好养病。

“好了,别生气了,芙兰。”夏尔轻轻叹了口气,“我们就当昨晚什么都没发生过吧。”

“你果然还记着!”芙兰的反应反倒更激烈了,竟然还隐隐间带着一点哭腔,“你这下满意了吧!我就是经常躲着看你写的文稿,这下你可以得意了!呜哇……”

“呃……”夏尔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最后才勉强说,“其实如果你想看,我会让你看的,不用这样……”

“我就要这样!”

“总之,既然我都已经知道了,那我们就向前看吧……”夏尔坐到床边,轻轻用手拍击被子下凸起的头部,“别生气了,快点吃药,好好休息。”

在夏尔有节奏的轻轻拍击之下,被子的颤动渐渐停下了,最后恢复了平静。“真的吗?”

“真的,以后你爱怎么看就怎么看,想要明着看也行,想要偷偷看我也可以当做不知道,这样好了吧?”夏尔轻声回答。

等了一会儿之后,被子里再度传了声音。“那以后,你一定要装作不知道,也不许在我留在书房的时候再闯进!”

就算我装作不知道实际上我还不是知道了,大家一起自欺欺人吗?这妞到底是什么思路啊?夏尔内心有些疑惑,他发现自己越越不懂妹妹了。

是的,随着妹妹越越长大,她越越变成一个标准的、不可捉摸的法兰西女xing了,夏尔痛切地感到了这一现实。

上帝啊,我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招致这样的惩罚?必须眼睁睁地看着妹妹一点一点地变成另一种生物?他内心一阵哀叹。

“嗯,我什么都不知道。”因为失落,他的口吻极其落寞而萧瑟,“什么也没发生。”

“不许说话不算数!”他的回答,让芙兰放弃了反抗,被子一点点往下褪去,露出那张因病而略显得憔悴、却更因此而显得楚楚可怜的娇颜。

少女那怯生生的眼神,让夏尔一瞬间忘却了对她的不满。

这就是我的妹妹啊!

他伸出手,轻轻抚摸着芙兰洁白的额头。

然后,他拿起旁边梳妆台上的药剂瓶,轻轻地送到妹妹唇边。

和未那个医学发达的时代不同,这个年代的医生能做的相当的有限,设备也只能用简陋形容,用各种各样的药水治病,天晓得能起多大作用。不过,芙兰这次得的只是一般的感冒,夏尔问药剂师要了人们最普遍使用的那一种,应该不至于会有什么问题。

芙兰张开嘴唇,顺从地喝下了哥哥递过的药水,她的舌头因病而略显得有些发白,让夏尔有些心疼。

“你先好好休息,我晚上再看看你。”总算完成了任务的夏尔,心中松了一口气,转身走出了妹妹的卧室。

由于已经差不多是午餐时间了,因而夏尔直接向餐厅走去,而到了那里他发现自己的爷爷已经在那里等着用餐了。

维克托-德-特雷维尔侯爵身穿着简单的黑sè法兰绒燕尾服,内衬衣浆白的衬衣,以笔直的姿势端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他手里拿着最近的报纸不停翻阅着,虽然从未有将眼神向夏尔飘过,那股不怒自威的气势,仍旧让夏尔有些凛然。他那修剪得整整齐齐的花白胡须,更增添了那种严肃气质。

夏尔轻轻地走到餐桌旁,安静落座,准备吃东西。

“看最近的报纸,对zhèng fu的批评越越多了啊。这里也是那里也是。”在夏尔刚刚落座之后,侯爵突然说话了。“有批评施政无能的,有批评zhèng fu应对各地灾荒不力的,还有批评zhèng fu对外国太过卑躬屈膝的……”

“这说明各界的怨言越越多了不是吗?这说明当今zhèng fu的掌控力越越下降了,连引导和威慑舆论界的力量都快要失去了。”

“不,夏尔,你要透过现象看本质。”侯爵冷冷地回答。

“嗯?”

“我们家订阅了好几份报纸,有偏向保守的,有支持当今zhèng fu的,也有持激进共和观点的。是的,报纸或者其他任何媒体都有自己的立场的——尽管它们每一个都说自己是中立客观的。单独看一份,除了被洗脑你什么都得不到,而将这些东西糅合到一起,以冷静的态度综合比较的话,你反而会发现很多很有趣的东西。”

“比如说呢?”

“你没有发现吗?在那些持反对立场的报纸上,最近对zhèng fu的批评越越空泛了,不是指责某一个具体事件,某一个具体人物的劣迹,而是将当今zhèng fu本身的存在合法xing进行质疑……而它们的销量未见减少?”

“这说明,多年的煽动渐渐有了效果,人们不再对当今王朝的某一部分或者某个人感到失望和厌恶,而是对这个王朝的存在本身?”

“是的。”老侯爵这次同意了夏尔的推论,“人们反正就是天生需要批评zhèng fu的,关键是这种批评集中在何处。如果十几年前的法兰西人人在质疑当今zhèng fu存在的合理xing,而现在却在争论当局某件事做得好不好、某个人是不是干了坏事,这反而说明当今zhèng fu已经安全了。”

“您说的有道理。”夏尔承认了侯爵的看法。

“托德-波旁-奥尔良先生的福,法兰西现在已经沦落为一个中庸国家,再也没有过去的荣光了,我们的使命就是让她恢复她的荣光。”

【自从身为波旁王室幼支的奥尔良公爵路易-菲利普登上法兰西王位之后,就把自己的姓氏改成了波旁-奥尔良】

听到这句嘲讽,夏尔忍不住笑了出。

当今国王路易-菲利普在1831年对法国议会发表演说,其中有一句“本届zhèng fu走的是中庸路线”,意思是自己的zhèng fu打算走一条既不激进也不保守的中间路线。由于这位国王同时不得波旁正统派和共和派的喜欢,因此他的政治对手们经常引用这句话并作出引申,以嘲讽这位不得敬重的国王。

“嗯,我们必将恢复法兰西的荣光。”夏尔重复了自己的心声,然后端起杯子向自己的爷爷示意了一下,两人一起抿了一口葡萄酒。

接着两人开始进餐,一时无言。

侯爵因为年纪的关系,饭量很少,因而很快就吃完了,然后他接着看报纸,夏尔则继续吃着剩下的食物。

“已经哄好芙兰了?”侯爵突然头也不抬地发问。

“嗯,总算哄好了,她现在已经喝完了药。”夏尔点头确认,“不过,因为得了感冒,所以她现在没有什么食yu,不过吃午饭了。待会儿我带些吃的上去……”

“哎,没事就好……”侯爵松了口气,“现在的小孩儿啊,个个身体娇弱得很,三天两头就着凉感冒,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

虽然话里面看上去是一个劲儿地在责编自己的孙女,但是侯爵对孙女的担心和宠爱,仍旧溢于言表。

“是啊,”夏尔附和了爷爷的说法,“芙兰的身体是有点弱,所以需要平时好好注意下保养。”

“你们这些孩子,一个个都不让人省心啊!”侯爵突然长叹了一声,然后从报纸上抬起头仔细端详着自己的孙子。“不过,总算,一个个都长出模样了……我已经老了,没有太多jing力照看你们了。夏尔,你是兄长,又已经成年了,要多注意照顾下你的妹妹,她的年纪太小,还不太懂人情世故。”

夏尔回视这自己的爷爷,以真诚至极的语气回答。

“我会为此努力一生。”

“很好。”侯爵点头表示赞许。“夏尔,记得这个男人的承诺!我已经老了,能再活下去的年头恐怕不多了,如果有天我不在了,你们两个一定要相互扶持,不要因为时间而冲淡了亲情,知道吗?”

“您的身体还很好啊,怎么能说这种话!”夏尔急了。

“得了吧,”侯爵撇了撇嘴,自嘲地笑了笑,“我已经有70岁了,就算现在身体还算过得去,又能奢望多少呢?”

夏尔一时语塞。

“不用在意,我们每个人终究是会有这么一天的。”看见孙儿有些感伤,侯爵反而笑着安慰,“重要的是活好现在!不看到我的孙儿们能够过上好生活,老维克托才不会去闭眼呢!”

“一定会的。”夏尔回答。

“那天跟你说的事情你也上心一下。”侯爵又提起了之前的事,继续进行叮嘱。“早点找个又有钱又有点头脑才情的女子,延续特雷维尔的血脉——法兰西虽然很缺这种女子,但是总还是能找到几个的……”

咳,夏尔低垂着头继续吃东西,不敢答话。

“还有芙兰,她现在也不是很小了,我们也该为她早点想好将了——别忘了你的nǎinǎi嫁给我的时候才16岁,那时我还在杜塞尔多夫给人修鞋呢……”

【杜塞尔多夫是德意志西部莱茵河畔一城市,法国大革命时代法国贵族很多有逃到了这座城市,并且因生计所迫被迫cāo持很多过往所蔑视的“贱业”。】

夏尔表面没有回应,内心却有些迷茫。他心里知道,其实爷爷所说的都是正论,放在这个时代说没有任何问题,只是他内心深处却似乎有个什么人在一直问自己。

嫁了人的妹妹还能算是妹妹吗?

片刻后他对自己的反应吃了一惊,怎么会有这么古怪的想法呢?芙兰当然永远是自己的妹妹啊?不管发生了什么,永远都是。

可是……如果真的嫁给了别人的话……

正当他陷于奇怪的纠结时,仆人的通传拯救了他。

“小姐的两个同学看望她了?”夏尔问。

“嗯,其中一个还说要另外特别感谢您。”仆人回答。

夏尔隐隐间明白了怎么回事。

“那就让她们进吧,我去接见一下她们。”如释重负地,夏尔逃离了餐厅,也逃离了内心的纠结。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