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十章 公爵

第十章 公爵


                这天下午,夏尔乘坐马车前去特雷维尔公爵府上拜访。()

比起已经寒酸破败的侯爵府,占地宽广的特雷维尔公爵府邸确实当得起高端大气上档次这七字真言。

这里有修建整齐的花园,有金碧辉煌的宅邸,仆人们扑着粉、打着领带——就像那个已经逝去的旧时代一样——以自命不凡的神气往往。

表明了意之后,夏尔在门房等待通报。

虽然两兄弟的居处只隔了几里路,但是夏尔这辈子至今到这里的次数仍然屈指可数。

等了一会儿之后,一脸倨傲的仆人从宅邸内走了过。“公爵今天谢绝会客。”

居然给我甩脸sè看?夏尔一愣。

“那你去再跟通传一次,如果今天公爵谢绝会客的话,明天我堂姐的婚事就得告吹了。”夏尔恶意满满地盯着这个仆人。

仆人吃了一惊,慌乱取代了刚才的倨傲,没有多说什么,他又重新回去通报。

过了一会儿之后,仆人重新回了,这次脸上的神气谦恭了许多。“公爵现在有空会客,现在在书房等您。请您跟我,特雷维尔先生。”

“一开始就这样岂不很好?”夏尔轻轻扯了扯仆人的领带,笑了出。

仆人没有理会夏尔的恶意玩笑,转过身去带路。

穿过小花园内的小径,夏尔走进了宅邸。

沿着波斯织锦地毯铺成的路,夏尔跟着仆人向公爵的书房走去。一路上,夏尔还没忘记给墙壁上那些特雷维尔先祖们的画像致个敬。

仆人在房门前轻轻敲了敲门,然后打开门示意夏尔进去。

夏尔进去之后,门随即被关上。

书房的陈设jing美却并不显得奢华,几个书架堆在房间墙壁的边上,而公爵的书桌也被布置到正对着门的方向。

而夏尔的堂爷爷菲利普-德-特雷维尔公爵正端坐在书桌后,以yin沉的目光凝视着站在自己面前的访客。

菲利普和他的弟弟维克托既像又不像——他们的面部轮廓十分近似,头发也同样已经全白了。但是两位老人所表现出的气质截然不同。

弟弟维克托目光犀利,言辞火爆,顾盼之中有军人的豪情,看上去像一团烈火;而哥哥菲利普则目光yin沉,举止含蓄,有政治家的风度,冷得像块冰。

没错,特雷维尔公爵在波旁复辟时代曾极受国王路易十八倚重,被多次委以要职,甚至还当过一任外交大臣。而在1830年革命爆发,旁系取代长系篡夺了王位之后,出于对路易-菲利普的不屑,特雷维尔公爵选择了从政坛隐退,过着半隐居的生活。

哥哥身为死硬保皇党,弟弟身为波拿巴党,两兄弟断绝关系老死不相往也就很正常了。

当然,半隐居生活绝不是在说公爵已经毫无影响力,公爵在当权时代曾交好了很多他中意的人,这些人在政局动荡之后反而更进一步,很多人身居要职——比如当今的首相苏尔特。他经常在国政和外交方面发表自己的见解,然而颇有一些大人物倾听参考这些意见。

简单说,特雷维尔公爵,仍旧是一位有影响力的国家要人。

在夏尔进入室内之后,书房陷入了一段时间的沉默,公爵紧紧地盯着自己的侄孙,而夏尔则微笑以对。

好一会儿之后,公爵才开口,用那种四平八稳听不出感情sè彩的口吻问。

“您知道了多少?”

开门见山,不绕弯子,很好。

“大概知道了不少,不过还有一些问题没有搞清楚。”夏尔回答,“比如这一百七十万莱奥朗家打算和您怎样分配。”

“看真的知道了不少。”公爵毫无惊异的表示。“如果您想听,我可以告诉你。十万归我,十万给那些经办人分,剩下的由莱奥朗伯爵自己拿着。”

“您居然这么慷慨?”夏尔有些惊讶了。

“现在嫁一个公爵小姐,陪嫁少说也得有五十万,姑且就算五十万吧。结果现在我可以把夏洛特不花一分钱嫁给一个名门贵族,还能倒赚十万,里外就有六十万了。在如今的法兰西,能一笔就赚六十万的生意并不多。”公爵的语气还是毫无波动,仿佛在叙述别人的事。“我虽然老了,但是这点帐还是能算清楚的。如果要得更多的话,莱奥朗家大可以去找其他人。”

夏尔扬了扬眉毛表示叹服。“这样算确实是不错啊……”

“您想要多少?看在您也姓特雷维尔的份上,我至多可以给您五万,一笔就纯赚五万法郎的生意,如今的法兰西也不是很多。”

“如果我想叫那位可怜的小姐回呢?”夏尔反问。

公爵的表情终于有了松动,他重新打量了一下夏尔。“原您是想把一百七十万和那位小姐打包带走?那确实没办法收买您了。”

夏尔咳了出。

这老家伙想到哪里去了?!

不过,也由不得人家往这方面想吧……

“我只是为了正义而已,公爵先生。”夏尔义正辞严地看着对方。

“哦,是的,价值一百七十万的正义。”公爵点点头。

“这总比您为了这点钱将一个青chun靓丽的女孩一辈子扼杀在修道院里要好!”夏尔回敬。

“做出这种选择的是她的父母,在她的姑母死后,甚至没有等到第二天。那位小姐现在还不知道她是一大笔财产的合法继承人呢。”

“至少您选择了助人行恶!”

“我不做也肯定会有人做的。”公爵依旧面沉如水。

“那至少不用脏了一个特雷维尔的手,不是吗?”夏尔放高了声音。

“同六十万法郎相比,脏一下手算什么。”公爵不以为然地看着侄孙,“以后洗干净就是了。”

“良心被污之后能洗干净吗?!”

“当然能用金钱洗干净,如果您有时间,我可以给您讲出一百个这样的故事。”公爵的声音沉稳得可怕。

“如果没有了金钱,至少我们还能保有尊严,特雷维尔公爵先生。”夏尔直视着公爵。

公爵的脸上,突然浮现出了讥嘲和厌恶交织的神情,好像是看到了马戏团的蹩脚小丑一样。

“尊严?特雷维尔先生,您知道什么是尊严吗?”

“我想我知道。”夏尔以眼神回敬。

“不,我想您不知道。”公爵冷冷地看着自己的侄孙。“我跟您讲讲什么叫做尊严吧。”

“在神甫们被集体枪决的事件发生之后,你的曾祖父发觉大事不妙,赶紧策划让我们逃离法兰西——他自己被革命党看得很紧,对生还是不抱希望了,逃离前他要我发誓保护好弟弟,两个人活着离开法兰西。”公爵以一种仿佛在说其他人遭遇的那种平淡口吻叙述着,“那一年我18岁,你的爷爷才15岁。我们一路先是坐马车,家仆一路狂奔。到了兰斯之后,那些暴民发现我们是逃亡贵族,于是就开了枪想把我们打死,马和仆人都死了,我和你爷爷勉强躲了起,然后继续往东跑……”

【1792年9月2ri,革命党人在一座修道院内将不肯遵从新zhèng fu命令对新政权宣誓效忠的160名天主教神甫全部处死,成为大革命恐怖时代的开端之一。】

公爵停了下,似乎是在回忆着什么。

“我们不敢去投宿民居,也不敢去找马车,身上也没带什么钱,就这么一路往东走,走的全是荒郊野岭。一路上我们就睡在野地上,还好那时不是很冷……”片刻之后,公爵重新说了起,口吻还是一贯的平淡,“饿,非常饿,我现在还记得那种饿得肚皮发紧的滋味儿。你爷爷在路上发了高烧,一路上几乎是昏昏沉沉的,走也走不动,几乎是我拉着背着往东跑的——现在回想起,我真该忘掉对父亲的誓言!我们靠野果和野菜维生,有时候运气好还能在农地里偷点蔬果,我总是让你爷爷先吃。不知道跑了多久,跑了多远,直到有一天,我感觉再也跑不动了,肚子空得能塞稻草,而你的爷爷头烫得能起火,我当时就想,我们就要死在这里了吧……”

夏尔只感到喉咙发紧。

“就在这时,上帝眷顾了我们。”公爵突然笑了,这笑容让夏尔脊骨发寒。“你知道我看到了什么吗?”

“什么……”夏尔努力想要维持镇定,但是声音还是有一丝颤抖。

“我看见了几只田鼠。那一刻,我的眼里,这些田鼠的样子比任何美女都好看,它们的脸像天使,它们的皮毛美得像锦缎,吱吱声比法兰西歌剧院里的歌乐还好听……”

一阵呕吐yu涌上夏尔心头。

“怎么了,先生?觉得恶心?这就是您全部的勇气?”公爵讥讽地扫了侄孙一眼,“没有这些天使般的田鼠,您今天还能在我面前高谈阔论什么尊严?没有我去偷盗农地的蔬果,您今天还能在我面前高谈阔论什么尊严?先生,还要听听后发生的事情吗?”

夏尔沉默了。

“自那之后,我什么都看明白了,尊严什么都不是,活着、活得好比什么都重要。”公爵冷笑,“长公主有句话说得好,革命将我们践踏到污泥当中,我们则将污泥作为赠礼回敬给法兰西。”

【长公主是指路易十六的大女儿玛丽-特蕾莎,她是路易十六唯一活过大革命的子女,后嫁给了堂兄昂古莱姆公爵。在波旁复辟时代其人对革命党切齿痛恨,发誓要报复到底,甚至还试图炸毁法兰西先贤祠。】

夏尔沉默了很久。

“您还想阻止我吗?”公爵淡然询问。

夏尔继续沉默,直至最后,他仍旧昂起头,直视着公爵。

“公爵下,我承认没有您的帮助,我爷爷也许早就死了,我都不会降临到世间,我也承认因为革命您受了很多罪,但是……我认为这并不是您可以为所yu为的借口,至少这不是您能够让我放弃的理由。”特雷维尔家族特有的碧蓝瞳仁内闪耀出高傲的光,“我已经答应了别人一定要将莱奥朗小姐带回。在委托人放弃其委托之前,谁也休想阻止我履行我的承诺。”

腥风血雨的二十年,让那一代贵族中的大部分失去了“荣誉”、“道德”之类的概念(虽说这种概念原本就不是有很多人坚守),反而牢记了刀剑和鲜血的信条。这类“反动贵族”是最最死硬的反革命分子,除了以血还血之外对敌人他们别无其他想法。

如果只是对敌人和仇人,这种心态也许还有些道理,但是这种心态很快就扩展到了针对一切人上面。自私自利就此披上了“被迫”的外衣,各种恶习也有了遁词和借口。

“苦难绝不是可以为所yu为的理由,也绝不是能让恶行合理化的工具。如果您觉得您之前受过苦如今就可以任意欺凌无关者的话,我是绝对不会认同的。”

夏尔义正言辞地给了否定回答。

其实,他倒不是真要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也不觉得自己是正义的伙伴,如果不是因为觉得现在退缩回去无法跟芙兰交差的话,也许他早已经改变主意了。

“这样说,您是不肯接受我的和解条件了?”公爵冷冷地问。

;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