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八章 盘问

第八章 盘问


                在落ri的余晖下,阿尔贝-德-福阿-格拉伊在克洛伊俱乐部的门口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容。在金sè霞光的映shè下,俊美秀气的青年此刻宛如一尊古希腊人的雕塑。

然后,他拿着手杖,以蔑视一切的气概,在门童的致敬之下走入了这间著名的上流社会聚会场所。

在帝国时代完结之后,法兰西上流社会颇有一种学习英国的风气,“俱乐部”这种新玩意儿,也渡过了狭窄的英吉利海峡,成为法兰西的新风尚。而在法兰西zhèng fu正式取缔赌场之后,上流社会的男xing们更加珍惜这些仅剩的消遣去处。

看到有人进入,俱乐部里面的客人们扫了他一眼,然后他们就别开了脸继续干自己的事。

在表面上的轻浮表情的掩饰之下,阿尔贝用眼角的余光仔细观察里面的人们,扫视着一张张脸。

然后在一个角落里,他找到了目标——一个看上去二十六七岁的、个子不高身形微胖、其貌不扬但衣着考究的青年人。

路易-德-莱奥朗伯爵,莱奥朗侯爵的长子及爵位的法定继承人,此刻正和朋友他的朋友们攀谈着,一边在打惠斯特。

在拿破仑帝国崩塌,波旁王朝借助外国刺刀的帮助重归法国之后,法国人对与英国交恶有了一种近乎于潜意识的恐惧心理,即使七月王朝推翻了波旁长系的统治之后也是如此。那个曾经与英国打了百年战争、曾经率领整个大陆试图灭亡英国、曾经与英国人在荷兰,在西班牙,在比利时交战的法兰西,如今再也没有了再与英国决一高低的气概。

英国纺织品、英国人的观念乃至英国人的娱乐活动也随之在法国流行开——惠斯特牌戏就是其中一个例子。

阿尔贝装作无意地向那个角落慢慢踱步过去,一边和认识自己的人打招呼开玩笑。

“我的朋友,有次,有个我一时失足,让一位姑娘成了母亲,更糟的是,那位六神无主的小姐居然傻到了对自己的母亲坦白错误。哎呀,那位可怜的妈妈我这儿问我该怎么办……你猜我怎么回答?”

“怎么回答?”旁边有人问。

“可是,太太,我既不是外科医生也不是接生婆,我能帮到什么呢?”阿尔贝故意用尖细的嗓音回答。

他的调侃引起一阵哄笑。借着这股哄笑声,他毫无行迹地走到了莱奥朗伯爵的旁边。

“不过现在,如果那位太太再找我的话,我倒不介意给那未出世的小天使几大块麦芽糖……”

阿尔贝一边小声和旁人攀谈打趣,一边暗地里注意着伯爵的出牌。

很快他就得出了结论。

牌技粗劣,毫无章法,随意出牌,看是个好对付的人。

看老朋友的委托应该能够比较轻松地完成了,他暗想。

就在这时,似乎是打得太久了憋得慌,想要出去方便一下,莱奥朗伯爵霍得站起身向盥洗间走去。

就是现在。

阿尔贝隐蔽地给旁边一个貌似在和别人攀谈的年轻人打了个眼sè。

这位一脸彪悍之气的年轻人心领神会,然后慢慢移动自己的身体,挡在了莱奥朗伯爵的行动路线上。

似乎是牌打了很久还没回过神,伯爵没有注意到有人挡了自己的路,然后两人不出意外地撞上了。

“先生,小心点!”年轻人严厉地瞪了伯爵一眼,然后一把推开了他。

伯爵摇了摇头,然后径直走去盥洗室。

阿尔贝给了年轻人一个赞许的眼神,接着自己找了个角落里的座位坐了下去,等着看接下的好戏。

不一会儿,伯爵又从盥洗室走了出,向自己原本的座位走去。

然后……他又和之前那个年轻人撞了一下。

“先生,您是故意的吗?!”年轻人似乎被激怒了,用凶狠的眼神盯着伯爵。

“我不是,明明是您两次挡住了我!”伯爵似乎也被激怒了,同样回敬。

“您的意思是,这是我的责任吗?”

“难道不是吗?”伯爵怒视着对方,然后嘴里嘟囔了几句,继续朝自己座位走去。

“先生,我想您需要跟我道歉。”青年傲慢地看着伯爵说。

“道歉?不,是您自己的错,”伯爵不屑地笑了,“而且您知道我是谁吗?”

“哦?”青年无所谓地送了耸肩,“您是谁呢?”

“我是莱奥朗伯爵!”伯爵一脸不凡地回答。然后他从衣兜里掏出了自己的名片递给了对方。

青年接过了名片,然后看了看。

伯爵笑了笑,然后打算离开。

然而,接下,青年却让他大吃了一惊。

“太脏了,”青年冷冷地说,“看您把它搁得太久了,另外再给我拿一张吧。”接着,这位青年将名片扔到了脚下。

旁边的人似乎已经发现了不对劲,纷纷以隐蔽的眼神看着这边,并且窃窃私语。

伯爵睁大了眼睛。

这是在挑衅,没错,这就是在挑衅!

而且这种情况下,自己必须提出决斗,一个青年,一个法兰西青年人是不能忍受这种当众羞辱的,必须用鲜血洗刷。如果这次他退缩了,必定会声名扫地。

可是……为了这个不知道哪里冒出的坏小子就押上自己的一切……这简直是疯了!

伯爵现在心乱如麻,想要开口对这个冒犯自己的混蛋提出决斗,却又怎么也没法说出口。

“怎么?先生,您不该再给我拿一张名片过吗?”青年依旧不依不饶,反而提高了音量。

这样看着这边的人越越多了。

伯爵的额头上出现了冷汗,他朝自己原先的座位上看去,结果却发现自己的牌友们没有一个肯和他的目光接触——他们也发现不对劲,不敢蹚浑水。

“先生……”青年眼睛里嘲讽越越浓厚。

拼了吧!

伯爵把心一横,准备跟他提出决斗。

“我的朋友们,你们这是在干什么啊?”一个柔和的声音突然插了进。

本能的,伯爵往声音飘过的方向看去。

一个衣冠楚楚、斯文俊秀的青年,带着完美的笑容走了过,在水晶吊灯的灯光的掩映下,闪烁出救世主的光辉。

呆了片刻之后,他想起了对方是谁。

“阿尔贝……”他用微颤的声音跟对方打了个招呼。

阿尔贝走了过,然后不着痕迹地捡起了地上的名片,放进自己的衣兜里。

“路易,莱昂斯,恕我冒昧,刚才我好像看着你们有些不愉快……”他仍旧用那种完美的笑容看着两人,“到底怎么回事啊?”

“我们刚刚不小心撞了两次……”伯爵快速回答。

他认识这个人!看能帮我解围!

伯爵的心渐渐地稳定了下。

“他撞了我,却说是我的错。”青年则用仍旧yin沉的语调回答。

“哎呀,还以为你们是多大的事,结果是这种小事啊!”阿尔贝的语调极其轻快,“这种事也值得争吵成这样吗?”

“他得给我道歉!”青年依旧不依不饶。

“看在我们交情的份上,两位不要为了这种小事起冲突了,大家一起寻欢作乐不是更好吗?”阿尔贝拍了拍青年的肩膀,然后看了看伯爵。

青年紧绷的脸慢慢放松了下。

“哼,好吧,看在你的份上。”

阿尔贝左右两只手分别牵起了两人各一只手。“,大家难得有机会认识,一起喝一杯!”接着他笑着对伯爵说,“这位是我的朋友莱昂斯,以前在北非服役过,枪打得可特么准了!我还跟他约好过阵子有机会就去乡下打猎呢!”

伯爵脸一僵,然后重重地松了口气。

得救了。

三人于是找了位置,齐齐落座。阿尔贝叫了几瓶威士忌,然后互相干杯。

似乎是因为心情不好,各自喝了几杯之后,青年很快就走了,然后就剩下阿尔贝和伯爵在不停推杯换盏。

一边喝一边在聊天。

不知道为什么,话题几次转移之后,两人说到了结婚上面。

“我的朋友,听说您最近要结婚了啊?娶得还是特雷维尔公爵家的女儿!真是羡慕您啊,这次是得了一大笔嫁妆了吧?……,干……”

又喝了一杯的伯爵,已经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只是一杯接着一杯地喝,舌头都有些打结了。

“我的朋友……我……我有……什么值得羡慕的呢……娶了个老婆……却没有……没有……没有带一个苏的嫁妆……”

“嗯?”阿尔贝惊噫了一声,然后用一种‘你小子得了便宜还卖乖’的语气质疑,“骗人的吧……?”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骗你,我的朋友……”伯爵眼神空洞而且朦胧,“这是……这是一笔交易……”

“交易?”

“我的姑母……我的姑母……”

“姑母?”

“我的姑母死了……她没孩子……她的财产理应是……理应是传给我的……结果……却……却……却立了遗嘱,都给了……都给了我小妹……特么的……那个公证人念出这份遗嘱的时候,我父亲……我母亲……还有……还有我,我简直……我简直……要气疯了!”

“大概多少呢?”

“具体有多少……我……我不知道……不过,不过应该有不少吧……”在酒jing的作用之下,莱奥朗伯爵已经完全吐字不清了,阿尔贝费了很大劲才能听清楚。“我那个姑母,她的……她的丈夫……在过世之前就买了一大笔债券,后……后又有zhèng fu的补偿款……那也是一大笔……加起……加起的话……”

【1825年,把持政权的极端保守派发布法令,对在大革命时代受到损失的贵族进行财产补偿,总计10亿法郎。这笔资金从国库支持,为此zhèng fu还降低了国债利息以便筹款,直接触怒了法国广大的资产阶级,成为数年后革命的一大导火索。这项法令被认为是波旁王朝复辟时代最愚蠢的政治决定之一。】

lt;/gt;lt;gt;lt;/gt;;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