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十一章 兄妹夜话

第十一章 兄妹夜话


                “她轻轻地将手伸入花丛,然后捏住一株鲜红的玫瑰,那是舒瓦塞尔公爵从荷兰回后所进献的礼物。()

玫瑰花茎上细小的尖刺刺入她的手中,她浑然不觉。

折断茎秆,她拿起这支鲜红的玫瑰,细细的血滴宛如从花中渗出的一样,一滴一滴地自花茎落下,给大地以鲜红的滋润。

玫瑰被轻轻地送到那鲜润的红唇边,一时间竟然分不清到底是花还是唇更红。细细品味着这带着朝露的清香,她惘然回忆起那些迷离而又值得沉醉的画面。

不幸福的童年,十九岁时进入宫廷,君王的宠信,宫廷的饮宴,辉煌的盛典,一幕幕画面走马灯一样从她眼前闪过,然后又消失在那漫无边际的虚空之中,想要忘却的,想要记住的,一幕幕都消失在那无尽的虚空当中。那片虚空里的终点是什么呢?是全能的父在那里等待着自己吗?

回忆渐渐消散,她遥望着渐渐升起的朝阳,红霞与鲜红的玫瑰在眼前相互缠绕,渐渐密不可分。

快到最后的时间了吧?她心中暗自想。

终点就要临了,是的,谁也无法逃离这个终点,一切的一切都将在这里归于虚无。

笑容在这因病而略微枯槁的面庞上渐渐浮现,回光返照却让苍白的脸上泛起片片红。

她拾起最后思绪,仰望碧蓝的天空,然后……

一切,归于虚无。”

【舒瓦瑟尔公爵是路易十五时代的名臣,在路易十五的宠姬蓬巴杜侯爵夫人的帮助下进入政界,最后因功被册封为公爵,还曾任外交大臣、海军大臣、陆军大臣,在路易十五时代权倾一时。】

夏尔奋笔疾书,预备在今晚写完这本书的结局,蓝丝袜已经催了好几次,再不交稿估计她就快闯上门催更了。

为了给这本书一个漂亮的完结,夏尔最近苦思了好几次,但是始终没有想出一个足够好的结局了,今天写的这个,他仍旧不太满意。

最近读者们的口味越越刁,如果只用个糊弄人的桥段草草结尾,恐怕以后就很难从她们那里圈钱了,所以得好好地以一个漂亮的结尾收场。

是该更加文艺一点,还是要侧重煽情?夏尔越想越觉得有些头疼。

夏尔抬头看看书房的挂钟,已经快十二点了。

算了,明天再想吧,都这么晚了……他轻轻打了个哈欠。

正当他站起身准备熄灯离开的时候,书房门口响起轻轻的敲门声。

“谁啊?”夏尔轻轻问了声,然后起身去打开了门,

芙兰穿着睡衣,端着一杯咖啡走了进。

“芙兰,怎么还不睡啊?”夏尔轻声问。

“我看您已经到了这个时间还在这里,应该会有些疲惫吧?”妹妹看着哥哥,“所以就给您泡了一杯咖啡,提提神嘛。”

“哦,那还真是感谢了!”夏尔接过有些发烫的咖啡杯,放到书桌旁边。

他鼻子蓦地有些发酸。

这妹子是多久没这么体贴了啊?

是两年前还是一年前开始?都记不清了。

“谢谢你,不过你还是赶快去睡吧。”夏尔亲切地看着自己的妹妹。

芙兰的反应却有点不寻常,她目光有些浮动,在哥哥身上游弋着,脸上有些罕见的迟疑和忸怩。

“谢谢您……”面sè微红的少女突然说。

“嗯?”夏尔有些惊讶,片刻后释然了。“莱奥朗小姐今天回了?”

“是的。”芙兰轻轻点点头。“她今天回上课了,不过一直在跟我道谢,我对她说都是你帮了她……”

“我想她知道吧。”夏尔淡淡地回答。“好了,都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没什么好提的了。现在她怎么样了?”

三十万的交易,夏尔没跟芙兰说。

“她现在在外面租了一间房子,一个人生活。毕竟出了这种事她也不想再和那些家人生活在一起了吧……”芙兰目光还是有些游离。“哎,家人之间怎么会变成这样呢?都是金钱的错!”

“我亲爱的,金钱怎么可能有错呢?”夏尔正了正脸sè,“犯错的是人,是人的贪心。人做了卑劣的事之后还把罪过推给金钱,那不是更加卑劣了吗?”

“好了,”芙兰垂下了头。

“不过,既然今天有机会,我正好有些事想跟你说说。”夏尔想起了一件事。

“什么?”

“您的这位朋友,并不像您想想中的那样纯净无暇。”夏尔紧紧地盯着自己的妹妹,“相反,这是一位极其聪明的女士,从看信的第一眼我就知道了,她那样写就是为了催发出你的同情心,然后诱使你去帮助她。”

芙兰继续低着头。

“你心地善良,这是一件好事,我并不是在指责你。但是,如果你因此就当每个人都心地善良,这就是大大的愚行了,这会让你吃大亏的。”夏尔柔声对叮嘱妹妹,然后拿起咖啡喝了一口。“不过好在你还有哥哥,他会尽力帮助你,帮你避开那些暗礁。”

芙兰还是低着头。

夏尔有些后悔,何必跟她说这些呢?暗地里旁观着,看到有问题再出手不就行了?

“你别误会,我并不是……”

“我知道。”一直低着头的芙兰,突然低声说。“我一直都知道的啊。”

“嗯?”

“我知道的……”芙兰抬起头,微笑着看她的兄长,“玛丽写这封信,还把自己说得这么可怜,是想激起我的同情心,让我去救她……”

“从实际情况看,她的目的似乎达到了。”夏尔不动声sè地回答。

“是的,也许我是被她用言辞所打动所利用了,奋不顾身地替她完成了目标……”芙兰的笑容中增加了不明的意味,“可是,可是如果当时我置之不理地话,会怎么样……她当时在那样的环境,还能想到我,她相信我会去帮助她……先生,那时的我怎么能够置之不理呢?”

“这倒也是,”夏尔点点头,“这位小姐带的钱不多,能够收买人的次数相当有限,所以选择收信人就相当重要了,她第一时间能够想到你……算是有点眼光吧。”

“您说她会耍心机,可是到了她那个地步,会耍心机又有什么罪过呢!命运如此作弄她,她又有什么办法呢?如果她的兄长能够帮到她,她又何必这样辛苦自己?”芙兰抬起头,为自己的朋友争辩着,“是命运让我们不得不如此的。”

夏尔看着自己略显得激动的妹妹,突然发现她说的很有道理。他点点头,“你说得很对,不是每个女孩子都有一个负责任的哥哥的。”然后,他又喝了一口咖啡。

他的自吹让芙兰有些赌气了。

“也不是每个哥哥都是天天给妹妹说些无聊的大道理的。”她鼓起腮帮。

“哈哈……好吧……”夏尔笑了出,“嗯,我们不说这么无聊的事情了,你的哥哥现在真是昏了头……”

“啊欠……”芙兰突然打了个喷嚏。

“怎么了?”夏尔吃了一惊,然后仔细看了看仅仅身穿着薄薄的开司米睡衣的妹妹。“穿得这么薄就不要在外面久待了,快点回去睡觉吧!”

“好吧。”芙兰答应了哥哥的要求,然后转身就走。

在妹妹走后,夏尔继续坐在书桌前继续构思,片刻之后他还是觉得脑子一片乱麻,拿不出灵感。

哎,还是早点睡吧。最后,才思枯竭的夏尔还是选择了放弃。

他喝完了最后剩下的咖啡,然后熄灭了灯光,踱步回到自己的卧室。

也许是因为今天过度用脑,也许是因为那杯咖啡的关系,躺倒床上之后,夏尔仍旧难以入眠,脑子里一直在不停地想结局的事情。

词语在脑中翻滚,不断组合又不断断裂,一句又一句台词闪过脑海。

突然,脑中灵光一闪,几句被最后组合出的台词闪现在眼前。如果这样的话……

对!对!就这样!

不顾身体的疲惫,夏尔赶紧起身下床去书房,准备记录下自己新构思好的结尾。

为了不吵到他人,他拿起烛台,然后轻轻地走下楼梯,向书房走去。

然而,当夏尔轻轻打开书房房门之后,他看到了也许这辈子都难以忘怀的景象。

他的妹妹,芙兰,正坐在自己的椅子上,聚jing会神地读着自己刚写的文稿,脸红红地似乎要滴出血,湛蓝的双瞳笼罩着一团薄雾,眼角似乎有泪水划过的痕迹。

这!怎么会这样!

夏尔的内心在狂吼。

身为伟大光荣的穿越者,结果混到写这种女xing向宫斗文卖钱一直是夏尔深以为耻的一件事,所以他对妹妹和其他人一直讳莫如深,绝口不提。而且妹妹平时似乎也没有关心过自己在写什么,没有,一次也没有问过。

他绝没有想到,今天居然会看到这样一幅场景。

“呃……”巨大的冲击让夏尔惊呼了一声。

片刻后他的意识回归了,然后止住了惊呼。

但是已经晚了。

听到了响动芙兰抬起头,发现自己的哥哥正睁大眼睛,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己。

她呆住了,脸上的红瞬间褪去,只剩下了脂玉般的苍白。

“呃……”夏尔不知道该说什么,尴尬地看着自己的妹妹。

片刻后他才说出一个词。“晚上好……”

以比消失的还要快上百倍的速度,红再次笼罩住了妹妹的面庞,泪珠似乎重新又在眼睛里聚集。

“抱歉……抱歉……我不知道您也在……其实我……”夏尔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只是一个劲儿在说,“如果……如果我……可是……”

“这下您满意了吧!”妹妹站了起,口吻之激烈之严厉,夏尔感觉似乎之前从未听到过。

“这个……”夏尔仍旧不知道该说什么,不过最后他总算想到了,“早点去睡觉,别冷到了……好吧……”

“这下您满意了吧!”那种看一团脏画布的眼神重新回到芙兰的眼睛里。蓝sè的火焰似乎能够燃尽一切。

突然,她以飞快的速度向门外冲去,连夏尔都躲避不及肩膀被撞了一下。“我要去睡觉了!别烦我!”

夏尔呆然看着狼藉的书桌,脑中一片空白。

好一会儿后,他突然想起了自己又书房的目的。

该死,忘了之前到底想些什么了!

他脑子再次发疼。

算了,还是回去睡吧。

=================================================

新书不易

求推荐求扩散,拜托啦!

o(n_n)o~

;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