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三章 祖孙对话

第三章 祖孙对话


                得到了老侯爵的许可之后,夏尔打开了卧室的门走了进去。【】

卧室的陈设出奇地简单,没有什么特别的陈设,只有墙壁边有几个掉漆的柜子,一张铺着白sè床单的床,柚木制的床头柜上点着一盏油灯,正放shè出昏暗的光线。

靠着床背半躺着的老人看着夏尔,然后抬起手指着床边示意,“我的孙儿,坐那儿,给老维克托好好说说……”

夏尔将今天的经历和密会内容详详细细地跟侯爵讲明了,包括后的枪战。

老侯爵听着他的讲述一直没有插话,只是微微皱紧的眉头显示他一直在思考。

“这么说,后的意外与你们无关了?”

“就我个人所见,应该是如此。”夏尔点点头。“巴黎最近一直都不太平,恐怕是jing察在追捕盗匪吧。”

出于安全考虑,波拿巴分子召开密会的时候一向是选择人流较大且普遍穷困的贫民区,比如这次的第十七区,而这种地方一向鱼龙混杂盗匪横行,发生这种事倒也不算特别奇怪。

老侯爵虽然也和夏尔抱持着一样的看法,但是出于老人特有的谨慎,他还是继续追问了很多细节才放下心。

接着,老人轻轻地搓了搓手,然后将右手送上额头,轻轻抚弄了一下短发——虽然表情上还是古井无波,但是这些动作在亲昵的人面前还是暴露了他的激动。

“所以,这次他们已经决定要动手了?”

“我想就快了。”夏尔点点头。“现在的王朝zhèng fu丝毫不得人心。”

“这个zhèng fu从第一天开始就不得人心,”老人冷冷地回答,“然而它依旧活到了现在,一个政权能不能存活下去不在于它多得人心,而是在于它能多使人畏惧,法兰西只喜欢能用鞭子抽她的zhèng fu。”

夏尔被老人的尖刻评论给说得滞涩了一下。

老侯爵继续说了下去,“不过,我同意那边的看法,现在确实是个大好时机!波旁家的旁系小子(指身为波旁王室旁系奥尔良系出身的现国王路易-菲利普)现在已经没有多少jing力照看他费尽心机得到的法兰西了,而苏尔特那个坏种现在也老得不行了——没有这个坏种,我们早就把国王又赶到德意志去了!他们的后面还有谁呢?还有谁能支撑这个政权呢?”

夏尔又点头附和祖父的说法。

“现在那些高踞法兰西顶端的人,他们和那个时代一样看不起出身微寒的大臣,自己却又生不出足以当大臣的孩子,等到事到临头了又想着化妆成娘们逃跑!”侯爵尖刻地评论。“法兰西的衰败就是从他们开始的。”

【指身为路易十六最宠信的大臣之一的蒙莫兰伯爵,曾任外交部长,在1792年化装成女xing试图脱逃被捕,9月被送上断头台,不久后他的族兄,蒙莫兰家族族长蒙莫兰侯爵同被送上断头台】

这话说得简直就和1789年的革命者一样!难以想象居然是名门贵族之后说出的。多年被人打压投闲置散的愤恨,在此刻表露无遗。

出于多年郁郁不得志的愤懑,特雷维尔侯爵在某些话题上总是言辞火爆,态度激烈。他的这些言行虽然在波拿巴党人中一向极得喝彩,然而在帝国倒台后的法国当权者们看肯定就是大逆不道,从而更加坚定了打压他的意志。

夏尔任由自己的祖父发泄,只是用温和的眼神看着侯爵,轻轻抓住他的手。

一直在尖刻嘲讽现政权的老人,突然换了一种和善的眼神看着夏尔,他那光洁红润的大脸上露出和善而又严肃的神情。

“不过,我的孙儿,你和他们不一样,我可以跟天主担保,你是法兰西最优秀的年轻人。”

被至亲这样夸赞,就连夏尔也有些不好意思起。

“旁人都说我这是自夸,呸!老维克托从不夸大其词,你有学识有教养,又有做大事的意志,全法兰西能找得到几个?”

“爷爷……”夏尔终于顶不住了,脸都有些发红。

“好吧好吧,”侯爵也笑了,“我的孙儿,你今年多大了?”

夏尔被老人的话题突变搞得有些惊诧,过了片刻才回答,“20岁了。”

“20年了啊……居然已经过了二十年了!”老人长叹了一声,“你小时候围在我脚边乱爬的样子却还像是昨天发生的一样,时间过得可真是快啊!”

接着侯爵抽起了手然后轻轻抚摸自己孙儿的脸,“现在已经有姑娘迷上了吧?瞧你这个俊俏样儿,差不多赶上我当年了!”

夏尔的脸更加红了。“不,还没有。”

“那你该上上心了,等到看上了哪家姑娘就赶紧追求,别丢了老骑兵维克托的脸!”老人轻轻拍了拍夏尔的肩膀。

“那也得别人看得上才行吧?”

“我的孙儿还有谁能看不上吗?”侯爵不屑地笑了,“你有这样的相貌,有这样的才华,你还有特雷维尔这个姓氏!法兰西还有你配不上的女子吗?就是王家的公主,你也配得上!”

“您还是给我留点颜面吧……”夏尔终于被自己祖父的盲目夸赞给弄得受不了了。

“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要说起,我的孙儿,一个年轻人所能拥有的东西你都已经拥有了,除了一个富裕的家境……”接着他眼神黯淡了下,又轻轻重复了一遍,“可是我们没有钱啊。”

夏尔内心苦笑了起,在现在这个时代,没钱还不够悲惨吗?

大革命最恐怖的后果——或者说最伟大的成就,因不同人的立场而异——就是自它之后所有法国人,甚至包括贵族也明白了一个至理:上帝并未天生就注定某些人高贵,若无权势相伴,血统一钱不值。

当路易十六和他的王后死于断头台,他的王太子在饥寒和疾病的催迫下毙命淤泥之后,人人都发现再高贵的血统也没法让脖子硬过断头台的铡刀,于是法兰西人对从前的贵族和领主的敬仰和顺服已经统统消失不见,就连贵族们自己也不再相信自己注定统治法兰西。

不仅如此,如今连“贵族”这个词也在贬值。

虽然波旁王朝在外国刺刀的帮助下重新夺回了法兰西的政权,但是他们毕竟无法让时光倒流,而必须承认法兰西已经面目全非,而不得不承认大革命中应运而生的新贵们。拿破仑时代由皇帝册封的贵族大部分仍旧被原封不动地保留下,还有些人甚至因为投诚还被路易十八封进了法兰西贵族院。

当原本是农民,皮货商,士兵乃至盗匪的人,获得了贵族爵位甚至堂而皇之地坐进法兰西贵族院的议席时,人们对贵族的敬仰还能剩下几分呢?

血统曾是上流社会的通行证,若无好的姓氏,一个人一辈子也休想走进那些著名的客厅和沙龙,一个新封的公爵远不如传承几百年的伯爵那样受人尊重。而如今,在如今这个时代,金钱取代了门第成为社会的枢轴,所有的一切都围绕着金钱旋转。传承了几百年的贵族?哎哎哎恭喜您能躲过大革命的风暴,活下真是不容易啊,欸?等等,您有钱吗?

老人沉默了片刻,突然叹了口气,眼睛里的光芒都黯淡了下。

“如果当年我攒下一点家业就好了,可是那时却老想着及时行乐!唉,人就是这样,总是老了才知道后悔……”

夏尔重新握紧了老人的手,紧紧地盯着他,眼神里充斥着温情。

“不,您给我的感情,比给我留下任何财产都重要。”

老人也盯着自己的孙儿,眼光里竟有泪珠滚动。“老维克托真是走了多大的运,临到老得到这样一对孙儿孙女!”然后,他的眼睛里又重新有了无限的神采。“不过,我的孙儿,老维克托会让你拥有一切的,我们要有钱,我们要重归荣光,我们要夺回法兰西!”

是的,夺回法兰西,这是波拿巴党人自从1815年后永恒的夙愿。

1830年七月革命发生后,路易-菲利普国王一改前朝对波拿巴分子的高压政策,进行了有限度的宽容,希望最大程度地凝聚人心。

这种优容的最顶峰,就是1840从英国zhèng fu手里迎回了拿破仑皇帝的遗骨并且以荣誉的方式安葬了皇帝。

然而……波拿巴分子要的不是宽容,甚至也不是荣誉,他们要的法兰西,是政权。这是国王怎么也无法容忍的,于是对波拿巴分子的异动的打压也在一直在严厉进行。

在1916年,俄罗斯帝国的最后时段,沙皇曾经发布诏书晓谕他的臣民,用一种几乎是哀求的语气说:“你们要zi you,我给你们,你们要出版、言论、游行的zi you,我统统给你们,除了我的政权。”

而革命导师列宁的回答也极其简单:“除了政权,一切都是虚幻。”

对1847年的波拿巴党人,乃至历朝历代的政治团体而言,这是同样的答案。

一定要夺回法兰西!

;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