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二章 特雷维尔侯爵家

第二章 特雷维尔侯爵家


                夏尔-德-特雷维尔从密道出时,天sè已经接近全黑了,远处传的枪声仍旧不绝。【】他小心地观察了一下四周,然后蹑手蹑脚地沿着建筑的yin影慢慢前行,直到拐进了一条小巷,看见自己的那辆轻型两轮马车仍旧安安稳稳地停在那里时,他才在心里舒了口气。

“雅克?”他轻轻喊了一声。

听到了他的召唤,一直坐在驾驭位置的头发花白的马车夫忙看向出声的方向,已经布满皱纹的脸堆积出惊喜的表情。“先生!您没事吧!”

枪声仍旧在不停传,交火已经持续不短的时间了。

“我没事,”夏尔随口回答,“倒是你这边发生了什么事?是jing察在围剿盗匪吗?还是又那里又发生了暴乱?简直搞得跟特朗斯诺南大街似的?”

【1834年共和党人在巴黎发动暴动,被zhèng fu派三个旅军队入城镇压,激烈交火中特朗斯诺南大街遭到血洗。】

“我一直遵照您的吩咐在这里等候,然后刚才那边就响起了枪声……”他侧头看向交火的方向,“刚才还在为您担心呐……”

看他也什么不知道。

“好吧,管他呢,我们走吧。”心里有鬼的夏尔不敢在此地久留,催促对方赶紧开动。

“好的,您坐稳了!”雅克和他的心情同样急迫,连忙挥鞭驱动马匹开动。

========================================

坐在马车里的夏尔,微微闭着眼睛看似在休息,然而他的思绪却飘到了远方。

他是一个穿越者,一个从21世纪的中国穿越到19世纪的法兰西的时空旅者。

在原本的时空,他是一个孤儿,依靠zhèng fu和亲戚们的关怀慢慢长大,最后上完大学找了工作,像一个普通的年轻人一样生活着。

具体是怎么穿越过的他也说不清楚,他就好像是一觉睡醒一样,某天突然发现自己以婴儿身份降生到这个世界,重启了新的一生。

刚开始,夏尔还有点不适应,无法接受现实。

但是随着年岁的流逝,夏尔渐渐地接受了自己新的身份,接受了自己新的家人,以新的身份开始了自己新的征程。

现在,除了极少几个不为人知的方面以外,他已经完全融入了这个时代。更以自己之前一生难以想象的积极态度面对着新的生活。

因为,在这里,他有自己的家庭,有自己必须为之奋斗的一切。

=========================================

这些密谋者的聚会地点是在巴黎第十七区的巴提诺格里斯大街,马车以极快的速度驱入了旁边的克里希大街,直到穿过克里希广场驶入第八区,感觉已经进入了安全地带后,马车才放慢了速度。

紧接着马车左冲右突穿过鳞次栉比的街巷,到了协和广场——也就是旧王朝时代的路易十五广场,也即是大革命时代的革命广场。

路易十六和他的王后,还有革命领袖罗伯斯庇尔等等这些鼎鼎有名的大人物就是在这里于万众欢呼当中被押上断头台的。当然,牺牲品中也有夏尔的“先祖”,前代的特雷维尔公爵。

马车继续从广场的边缘行驶,然后通过协和桥——由于要过桥的车辆非常多,所以耗费了一些时间——然后越过了塞纳河,到达了左岸。

马车接着进入了巴黎第六区——也就是人们经常所说的圣ri耳曼区——的边缘。在波旁王朝崩塌,法兰西的政治中心从凡尔赛宫迁移到巴黎城之后,法国的达官贵人们也慢慢向巴黎集中。

由于市中心区域人口繁盛,商贩众多,无论何朝何代,贵族和总是试图模仿贵族的豪富人家,总是会尽其所能地将其宅邸建在远离人口密集的地区。因此,这些贵人们也就纷纷将自己的宅邸建在当时还不是那么兴盛的塞纳河左岸,慢慢地圣ri耳曼区就成了法国权贵的聚居之地。

马车小心地在各个或jing致或辉煌的公馆宅邸间穿行,最后到了其边缘地带的一幢小公馆前停下,待得门房将大门拉开之后,直接驶入,在阶前玻璃棚下停住,放下踏脚。

这里就是德-特雷维尔老侯爵的府邸。

夏尔终于放下了心,他走下马车,然后走上台阶,跨过已经打开了的玻璃门直接走进了宅邸之内。

这就是他的家,他在此出生在此长大的家。

一类客厅的布置是典型的帝国时代风格,在旧ri那个时代曾经辉煌一时,然而和那个拿破仑帝国一样,在时间的冲刷之下,它已经慢慢褪sè。

红sè的绸窗帘,给太阳晒成了紫sè,绉褶快要磨破;在一楼到二楼上房的楼梯上有金漆的栏杆,然而大片的漆已经有点点剥落而露出原本白木的底sè;客厅铺有大红的毯子,然而地毯的颜sè已经褪地差不多了,变成了一种说不出的粉红sè;家具上的金漆也已经有片片剥落,花绸面子露出点点经纬:

用一句话概括的话就是:这座府邸在三十年前曾经辉煌一时,然后只停留在三十年前。

之所以如此,要从这座宅邸的主人,德-特雷维尔老侯爵先生的际遇说起。

特雷维尔家族在旧王朝时代曾经烜赫一时,上代的特雷维尔公爵一直是凡尔赛里的宠臣。在1789年,大革命的风暴开始扫荡整个法兰西,在普遍的对贵族的清算气氛当中,特雷维尔公爵也顺理成章地上了断头台。

他有两个儿子,都逃亡到德意志,成为法兰西的流亡贵族。长子菲利普承袭了公爵爵位,继续侍奉在波旁王族身边,成为普罗旺斯伯爵(也就是后的国王路易十八)的亲信。

而他的次子,名叫维克托。

在1802年,当时还是第一执政的拿破仑颁布敕令,宣布赦免那些因种种原因而流亡国外的贵族们,1804年12月2ri这位至尊正式加冕之后,此类敕令一再发布。身为前代特雷维尔公爵次子的维克托,在经过多年的外国流亡生活之后,于1805年返回法国。

众所周知,拿破仑皇帝对从外国返回、恭敬臣服于他的旧贵族一向是相当宽宏大量的——尤其是那些名门世家。他慷慨地优待了维克托,并且满足了维克托从军的愿望。

由于时间的问题,维克托并没有得及赶上1805年底使得拿破仑登峰造极的奥斯特里茨战役,无法亲眼看到俄国沙皇和奥地利皇帝求和的窘态,但是在1806年的耶拿和奥尔斯塔特战役中,身为骑兵军官的维克托奋勇冲杀,带领部下在北德意志大平原上冲垮了普鲁士军队,一路杀进了柏林,得到了皇帝陛下的嘉奖和晋升,“勇敢的特雷维尔”也由此在帝国出了名。在后面帝国于奥地利和俄罗斯的战争当中,维克托也屡建功勋,最后被皇帝提拔为将军。

皇帝对自己的有功之臣通常是丝毫不吝惜封赏的,他重新封维克托为帝国的侯爵,并且给予了其他各种荣誉和大量的金钱资助——这座宅邸,就是维克托用皇帝的赏赐购置的,在旧帝国时代,侯爵曾经常在此宴请客人,成为帝国上流社会的一个著名交际地点。甚至有传言,托斯卡纳女大公(即拿破仑的长妹埃莉萨)也曾驾幸过这里。

然而,在1815年帝国崩塌之后,盛景再也不复重现。

波旁王朝复辟之后,维克托和其他重新反正,再度向国王陛下弯腰的归国贵族不同,他拒绝向路易国王低头乞求宽恕,反而继续表现他对旧帝国和皇帝的怀恋。因此,他理所当然地受到了冷遇,成为了半薪军官的一员。

【波旁王朝复辟后,拿破仑时代的军官基本都被清退,而且只能领取半薪。】

如果说降薪算是威胁到了特雷维尔家的家业的话,那么投闲置散就是对侯爵家的致命一击了——后的法国zhèng fu,无论是波旁法国还是七月王朝,无论是对西班牙还是对北非出兵,都没有给侯爵以任何机会,因此他也无法通过挣外快补贴家用(1823年波旁法国出兵干涉了西班牙王位动乱,后占领马德里。而对北非的拓殖一直是几十年法国zhèng fu一贯不变的政策),所以侯爵家的衰败就变得顺理成章了。

然而,不论是兴盛还是衰败,是辉煌还是陨落,这里依旧是夏尔的家,这一点是永远不变的。

最近已经年老体衰的侯爵一向早睡,夏尔为了不打搅到老人的睡眠放轻了自己的脚步,打算先回到二楼自己的房间休息一下。

然而……

“啊哈,我们的好汉夏尔总算回了啊!”

突兀的大声呼喊让夏尔瞬间愣了一下,然后听出了说话人是谁之后他又松了口气。

侯爵从他的房间走了出,经过走廊走到二楼的楼梯口,神情和蔼地看着台阶下的孙儿。

“爷爷,您怎么……”夏尔仰头看着自己的祖父。

已经年过六旬的侯爵头发早已花白,但仍然被jing致地梳理分开;虽然脸上有了不少褶皱,但是棱角仍旧颇为刚直,残留有年轻时候美男子的痕迹的。最让人能留下印象的,就是那双充满活力和热情的眼睛,夏尔一直认为这双眼中所保留的激情甚至不会少过一个青年男子。

而此刻,这双眼睛正包含着慈爱凝视着他。

“人一旦到了这个年纪,就不容易睡得着了。你回搞得这么大动静,早就把我吵醒了。”口吻虽貌似抱怨,但是其中却饱含那种老年人对子孙的深情。但很快,眼光又重新严肃起,“怎么样,你那边?一切都还顺利吗?”

“嗯……”夏尔迟疑了片刻,然后才回答,“还算是顺利吧。”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吗?”侯爵敏锐地感受到了夏尔的片刻迟疑,连忙追问。

夏尔本不想将这种枝节告诉老人,给其增加不必要的担心的,但是既然侯爵已经追问,他还是决定全盘托出。“会议还算顺利,没有发生什么意外状况。但是,在我们开会的地点附近,发生了枪战……”

老侯爵挑了挑眉。

“事情是在……”夏尔正yu解释,老人突然打断了他。

“你刚刚才回,先喝口水,吃点东西,再休息一下,等下到我的房间里详细谈谈今天的事!”他丢下了自己的吩咐,然后慢慢地沿着走廊回到自己的卧室。

“好的。”夏尔点点头,心里一阵感激。

在吃了顿饭之后,夏尔以学童去见老师交作业的心情和气概,敲响了侯爵卧室的门。

;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