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六百零才九 谁才是系统宠儿?

一千六百零才九 谁才是系统宠儿?


                一千六百零九 谁才是系统宠儿?

乌龙靠山雪撒开四蹄疾驰如飞,罗通手中长戟飞舞,不消片刻功夫就杀到刘无忌眼前。

“小贼,让开去路放我进城,否则小爷戟下无情!”罗通丝毫不把刘无忌放在眼里,叱咤一声,挺戟当胸刺到。

“呦呵……哪里来的狂徒,年纪比本王还小,口气竟然比本王还大,也不怕这秋风闪了舌头!”

刘无忌发出一声冷笑,催促胯下万里烟云罩,右手挺起天威戟,左手提了屠龙刀,满脸不屑的迎了上去。

“叮咚……罗通特殊属性克短发动,手中方天金戟超过刘无忌天威戟四尺,武力+4。基础武力101,坐骑乌龙靠山雪+1,当前武力变化为106!”

“叮咚……因罗通更换兵器,兵王属性依旧生效中,武力+3,当前武力变化为109!”

“叮咚……刘无忌橫勇属性发动,当对手武力超过105之时,武力+4;自身当前基础武力106,坐骑万里烟云罩+1,武器天威戟+1,当前武力上升至112!”

“叮咚……刘无忌屠龙属性发动,对阵基础武力超过99的武将之时武力+2,当前武力上升至114!”

“叮咚……刘无忌双绝属性发动,对阵轻武器武将之时武力+7,当前武力上升至121!”

“叮咚……刘无忌关银屏夫妻处于同一战场,开启断金属性,刘无忌武力+1,当前武力上升至122!”

两马相交,迅如惊雷,快若闪电,只听“铛”的一声巨响,罗通手中的方天金戟被刘无忌左手中的屠龙刀硬生生斩断,上半截脱手飞出落在乱军之中,消失的无影无踪。

“唉呀……这小贼厉害啊!”罗通大惊失色,这一刻心中后悔不已,“这小贼似乎比李存孝还难以对付,莫非就是传言中的庐江王刘无忌?早知是他还不如去死拼李存孝!”

生死瞬间,容不得罗通多想,也只是一个念头在电光火时间掠过心头,看到刘无忌右手中的天威戟当胸刺来,毫不犹豫的甩手掷出一把飞刀,企图绝地反击。

“叮咚……罗通兵王属性再次发动,将武器更换为飞刀,武力+3,当前一击上升至112!”

“叮咚……罗通弱刀绝属性发动,武力+2,当前一击上升至114!”

看到眼前寒芒一闪,刘无忌左手屠龙刀迎着罗通掷出的飞刀劈了出去,“雕虫小技,何足挂齿!”

“叮咚……刘无忌以柔克刚属性发动,瞬间吸收罗通弱刀绝一半武力,当前武力上升至123!”

“叮咚……罗通飞刀离手,金戟折断,当前状态赤手空拳,兵王、克短属性双双失效,当前武力下降至102!”

“小爷有的是兵器,我换……”罗通临危不乱,以最快的速度去摘挂在马鞍上的流星狼牙锤。

只听“铛”的一声脆响,刘无忌手中屠龙刀竟然硬生生将罗通掷出的飞刀劈的四分五裂,碎裂的刀片炸裂一般四散开来,漫天飞舞,好似爆了一颗手雷。

刘无忌右手天威戟旋转如风,好似大风车一般滴溜溜乱转,护住胯下坐骑与周身要害,避免被飞刀的碎屑伤害到,当真是泼水难进。

而罗通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手中刚刚摸起一对流星狼牙锤,无法像刘无忌那样挥舞兵器遮挡碎片。无奈之下只能侧身躲闪,但飞来的碎片太多,罗通避之不及,瞬间便被四五片碎裂的刀片射中,胸前、肩上、额头同时挂彩,鲜血顺着额头流进眼眶几乎睁不开眼睛。

“叮咚……罗通第三次更换兵器成功,武力+9,当前武力上升至112!”

“叮咚……罗通手中流星狼牙锤包括铁链在内长达三丈,超过刘无忌天威戟一丈三,获得4点武力加成,当前武力上升至116!”

“小贼去地狱里换你的兵器吧!”

刘无忌怎会放过这个机会,趁着罗通血流满面之际一戟刺出,正中罗通咽喉,登时刺于马下,在地上痛苦的翻滚了几圈,再也没了动静。

“叮咚……刘无忌阵斩罗通,基础武力永久+3,上升至112,当前基础武力上升至109!”

此刻的刘辩已率十万大军穿过虎牢关,听到系统的提示后不由得摇头哂笑一声:“呵呵……罗通竟然与我儿无忌拼了起来,而且瞬间被秒,这莫非就是普通vip和白金vip的差距?罗通也是倒霉,你招惹谁不好,偏偏去无忌马前送死,这下让无忌的基础武力直逼李、项了,真是为他人做嫁衣啊!”

系统的提示音继续响个不停:“叮咚……罗通死亡瞬间武力超过110,将会随机爆表出世三人……”

刘辩马鞭一甩强行退出了系统:“大战在即,灭亡唐魏也就是个把月的事情,爆表名单等闲暇之余再提供给朕不迟。”

李存孝远远的看到罗通,不由恨得咬牙切齿,策马追了过来,及至来到跟前,才发现罗通已经被刘无忌刺于马下,血流不止的尸体趴在地上一动也不动。

“小王爷,请把这小贼的首级留给我,用来祭奠罗艺将军的在天之灵!”

李存孝远远的大喝一声,策马来到罗通尸体跟前,一个俯身探臂,挥出左手毕燕挝摘了罗通的人头悬挂于马前,向刘无忌拱手道:“我不杀罗艺将军,罗艺将军却因我而死!是我当初放了这小贼一条生路,才害死了罗艺将军,我必须用他的首级祭奠罗艺将军的亡魂。”

刘无忌呵呵一笑,豪气干云的挥挥手:“行,这小贼的首级就送给存孝将军了,反正人是我杀的。不过待会儿李元霸要是出了城,你可不能再和我抢人头啊!”

李存孝手握兵器放声大笑:“哈哈……小王爷直管放心,到时候我与成都将军缠住李元霸,你直管补刀就是,我相信成都将军不会和小王爷枪人头的。”

“城门破了,东城门破了!”

就在这时,战场上响起一片喧哗之声,原来是太史慈、羊侃率领的六万汉军砍断吊桥,用冲城锤撞开了王俭城的东门,数不清的汉军呐喊着蜂拥而入。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