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六百零手八 射手难免箭下亡

一千六百零手八 射手难免箭下亡


                一千六百零八 射手难免箭下亡

尽管罗通心不甘情不愿,但还是与王伯当率领五百骑兵离开大营,犹如利箭一般扑向汉军方阵。

马蹄隆隆,烟尘滚滚,罗通催促胯下乌龙靠山雪,手提皇天苍龙刀当先开路,王伯当手挽强弓,紧随其后,率领着五百死士义无反顾的冲向汉军。

李绩与李嗣业率领十万唐军紧随罗通之后,以矩形方阵向前推进,直到与白起军相隔百余丈之时这才乱箭齐发,射住阵脚。既不向前与汉军厮杀,也不肯撤兵,而是做好接应李元霸突围的准备。

“敌军这是准备接应李元霸突围啊?”白起一眼就洞穿了李绩的意图,大声下达命令,“不过有李存孝、文成都以及庐江王三大顶尖猛将压阵,李元霸插翅难飞!将士们不必急于厮杀,先挡住敌军,等主力大军攻破王俭城之后再来合围李绩。”

既然唐军不急于进攻,汉军便按兵不动,两军隔着百余丈相互谩骂,并开弓互射。只是隔得太远,雷声大雨点小,中箭者寥寥无几。

罗通引领着五百将士避开白起军的中路,杀向相对薄弱的右翼,伴随着马蹄轰隆隆的疾驰,很快就与汉军短兵相接。

罗通出刀如风,马蹄踏处所向披靡,虽然跟在身后的骑兵坠马者无数,但死在罗通刀下的汉兵却也是不可计数,一路直杀的人头滚滚,尸横遍地,转眼间就阵斩了百余人。

“小贼休要猖狂,看我来将你斩于马下!”右翼主将俞大猷见罗通横冲直撞如入无人之境,心中不忿,当即催马舞刀前来拦截。

“无名之辈安能挡得住我?”罗通连声冷哼,大刀如风,奔着俞大猷横劈竖砍,犹如狂风骤雨。

“叮咚……罗通‘克短’属性发动,手中武器超过俞大猷双刀一丈二,武力+4,基础武力101,坐骑乌龙靠山雪+1,武器皇天苍龙刀+1,当前武力上升至107!”

两马相交,不过一合,罗通手中大刀卖个破绽,闪电般劈中俞大猷左臂,登时将一条臂膀齐肩卸了下来,鲜血自伤口喷涌而出,瞬间染红了俞大猷的战袍。

“痛煞我也!”俞大猷忍着剧痛伏在马背,策马狂奔,斜刺里将士纷纷挺着刀枪上来救援。

“小爷是来送信并非来冲阵的,今日姑且放你一马!”

身陷数十万汉军的围困之中,罗通无心恋战,并没有追赶身负重伤的俞大猷,而是继续催马向前冲锋,目标直指王俭城北门。

在罗通的开路之下,这支唐军骑兵付出了四百余骑的代价,终于突破了白起军的方阵。但要想靠近王俭城,还需要突破邓羌、施琅兵团的封锁,才能抵达王俭城下送信。

罗通杀的有些眼红,跃马挥刀,奋力砍杀:“小爷乃是唐国头号猛将李通,挡我者死!”

旁边有汉军大声反驳:“呸……你个乳臭未干的黄毛小子竟敢自称唐国第一猛将?你将李元霸置于何处?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罗通勃然大怒,手起刀落将几个顶嘴的汉卒砍的人头乱滚:“我义父乃是大唐皇帝,并非武将,自然不算数。小爷闪不闪舌头不打紧,但我要杀尔等却是易如反掌!”

罗通大刀如风,寒光闪烁,马蹄踏处,手起刀落,必有一颗人头落于马下。

罗通奋力向前冲杀了一阵,扭头看看身后只剩下王伯当等数骑,其他随从想来已经全部死在乱军之中。当下不敢怠慢,奋力叱喝胯下战马,拼死杀奔王俭城北门。

“哪里来的小贼,竟然只带了数骑前来冲阵?”一声叱咤,邓羌手提长矛从斜刺里杀了出来,迎面一招白蛇出洞,挡住了罗通前进的道路。

“挡我者死!”

罗通咆哮怒吼,挥舞大刀对着邓羌一阵穷追猛打,虽然杀的邓羌手忙脚乱,但也没有一击毙敌,当下把苍龙皇天刀挂回马鞍,从另一侧的兵器扣上抽了方天金戟疾刺邓羌面门,“吃我一戟!”

“叮咚……罗通更换兵器成功,兵王属性发动,武力+3。基础武力101,坐骑乌龙靠山雪+1,当前武力变化为105!”

“叮咚……罗通‘克短’属性发动,手中方天金戟超过邓羌长矛四尺,武力+4,当前武力上升至109!”

两马相交,邓羌没料到罗通竟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更换了兵器,躲避不及,被罗通一戟刺中胸膛,登时挑下马来。

“休伤我军大将!”

一支利箭破空而来,从斜刺里劲射罗通,疾如闪电,快似惊雷。

原来是卫青在山坡上看到罗通骁勇,所到之处尽皆披靡,这才挥舞令旗命纪昌与飞卫飞马前来援助邓羌,这破空一箭,正是出自飞卫之手。

“叮咚……飞卫箭师属性发动,因与太史慈、纪昌、羊侃等三大射手处于同一战场,射箭瞬间武力+6.”

“叮咚……飞卫神射属性发动,瞬间武力+6,基础武力96,当前一箭飙升至108!”

听到风声响起,罗通头也不抬,左臂一抖将飞刀掷出,“叮当”一声,硬生生将飞卫的劲射挡开。

“吃我一箭!”

紧随在罗通身后的王伯当见邓羌中箭落马,怎会放过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拉得弓弦如满月,一箭正中邓羌咽喉。

只是不等王伯当庆祝射杀了汉军大将,斜刺里风声骤起,一支羽箭破空而来,正中王伯当耳门,登时贯穿了整个头颅,“噗通”一声跌落马下。

开弓射杀王伯当的并非别人,正是与飞卫一起前来支援邓羌的纪昌,看到王伯当射杀了邓羌,自然不会袖手旁观,同样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看到王伯当中箭落马,身边随从再无一身,罗通不敢恋战,急忙催马向前冲锋:“小爷不和你们纠缠,谁敢追我,绝不留情!”

罗通狂催胯下坐骑,挥舞长戟开路,所到之处犹如波开浪裂,很快就甩开了飞卫与纪昌师徒,忽然远远瞥见李存孝在前方横槊立马督战,心中胆怯便奔斜刺里冲杀。

“咦……那边有个少年将军,似乎比我大不了几岁,我且从他那里打开缺口入城!”罗通抬眼一瞧看见东面不远处有一个少年武将压阵,心中登时喜出望外,当即催马舞戟冲杀了过去。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