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六一百零七 罗通救父

一千六一百零七 罗通救父


                一千六百零七 罗通救父

王俭城外旌旗招展,汉军大营鳞次栉比,将这座昔日的大唐国都围的水泄不通。

卫青率十万大军在王俭城北方扎下大营,切断各路唐军的增援,等白起率领的二十七万东征军自唐国南方抵达之后便一举将城池围了起来,直等何太后丧期满一个月,天气转凉之后强行攻城。

转眼间天气变凉,何太后一月丧期已满,国内的各路汉军开始强渡黄河,围攻苟延残喘的曹魏,而卫青也与白起决定发起总攻王俭城的命令。

一山不容二虎,一军不能有两个主将,因此刘辩权衡利弊之后任命卫青为主将,白起与陆逊为副将。局势已经到了收尾阶段,无论是让卫青还是白起做主将都已经没有多大区别,在目前占尽优势的情况下,以这两人的统帅能力,任何一个都不会出现闪失。刘辩权衡一番,最终还是选择了资历更胜一筹的卫青担任主将,让白起和陆逊充当副将协助卫青灭唐。

半月之前,李绩率领的十万唐军经过长途跋涉从辽东抵达了王俭城外,遭到了卫青大军的抵挡,只能在城北安营扎寨,静观其变。

这日清晨,卫青召集众将下达了强攻王俭城,围歼城内李元霸、李舜臣的决定:“诸位将士,李元霸不仅仅是唐国的皇帝,更是唐国的军魂,他一个人足以抵得上数万雄师,可以鼓舞唐军的斗志,让唐人保持着获胜的幻想。只要击破王俭城,斩杀了李元霸,唐军的士气必然土崩瓦解,我军自然可以摧枯拉朽,一举平定唐国!”

白起手抚佩剑,坐在帅案左侧,附和着卫青鼓舞士气:“王俭城里的唐军只有五万,来援的李绩兵团也不过十万人,而我军接近四十万,故此务必一举攻克王俭。咱们一定要抢先国内一步灭了唐国,让世人刮目相看,知道我们并非偏师!”

被卫青与公孙齐骑在头顶,这让陆逊的情绪有些低落,淡淡的补充了一句:“嗯……两位元帅都说了,我就不再赘言,望将士们齐心协力,誓灭唐国。”

除了白起与卫青两位副帅之外,庐江王刘御也获得了偏座的待遇,等三大元帅训话完毕之后攥拳道:“本王一直在等待这一天,此战誓要亲手斩杀李元霸为凌公绩报仇雪恨!”

其他众武将分立帅案两侧,左面以李存孝领衔,向下依次有周泰、太史慈、俞大猷、羊侃、飞卫、纪昌、关银屏等人,右面则以宇文成都领衔,下列的则是狄青、邓羌、丁奉、施琅、前田庆次、陆抗、贺齐等一帮灭倭武将。

“吾等谨遵三位元帅吩咐,虽赴汤蹈火,万死不辞,此战誓灭唐国!”在李存孝的带领下众将一起抱拳宣誓,众志成城。

卫青微微颔首,肃容道:“若是没有李绩的增援,以我军将近四十万之众,纵然城内有李元霸坐镇,要破城也是易如反掌。但现在北面来了李绩的十万援兵,必须分兵抵挡,才能毫无后顾之忧的攻城。”

白起拱手道:“请卫帅拨给我一支兵马,定让李绩寸步难行,保证让主力大军毫无后顾之忧的攻城。”

卫青抚须道:“若城内的守军看到我军发起总攻,十有八九会选择突围弃城。李元霸身负万夫不当之勇,我必须把存孝、成都两位将军与庐江王留下抵挡李元霸,其他的众位将军就由公孙将军随便挑选好了!”

“呵呵……唐国除了李元霸之外再无大将,随便给我几个人就行。”白起随手一指,吩咐周泰、俞大猷、狄青、贺齐四人道,“这四人足矣!”

商议停当,汉军大营吹响决战的号角,近四十万大军兵分两路,白起率领十万人向北阻挡李绩对王俭城的救援,而卫青则与陆逊率领其他众将提兵三十万,兵分四路猛攻王俭城四门。

天地间秋风萧瑟,树木凋零,呜咽的号角划破长空,陡增一股悲凉之意,将近四十万大军迈着整齐划一的步伐向唐军发起攻势,踩踏的尘土飞扬,遮天蔽日。

卫青与陆逊选择了一块高地竖起帅旗督战,命令太史慈、羊侃各率三万人攻东门,命飞卫、纪昌各率三万人攻西门,命前田庆次、丁奉各率三万人攻南门,邓羌、施琅各率三万人攻北门,剩下的兵马则由关银屏、陆抗率领,随时待命。

至于刘无忌、李存孝、宇文成都三人则在城下来回驰骋,随时准备寻找李元霸决战,只要一人看到李元霸的踪迹,便吹响号角招呼其他人过来协同作战,利用人数优势围杀李元霸,毕其功于一役。

一时间杀声震天,颦鼓动地,王俭城内外弩箭纷飞,人喊马嘶声直冲云霄。

看到汉军向王俭城发起了强攻,李绩不由得心急如焚,对众将道:“李舜臣真是恋战啊,依我之见应该早早放弃城池,率领将士们躲到穷乡僻壤的山坡与汉军打游击,而不是计较一城一地的得失!”

李嗣业双臂抱在胸前,沉吟道:“也许并非李舜臣将军不想突围,只是面对着四十万汉军铜墙铁壁般的防守,无法突围吧?”

“绝不可能!”李绩一口否决了李嗣业的推测,“凭陛下手中的一双大锤,莫说只有区区四十万汉军,纵有百万也阻挡不住!”

李嗣业双手一摊:“既然如此,那为何舜臣将军不与陛下突围呢?”

李绩捏着下巴,心烦意乱的道:“要么是李舜臣没有看清局势,要么认为大势已去,抱定了与王俭城玉石俱焚的决心,因此才负隅顽抗,迟迟不肯突围。”

“朝廷已经搬迁到了襄平,王俭城陷落还不打紧,若是陛下战死了,对我大唐的军心必然是致命的打击啊!”白衣神箭王伯当背负双手,满脸愁云。

李绩拍案道:“事到如今,必须派遣一员大将入城训斥李舜臣,让他与陛下率军突围。王俭城丢了不可惜,但陛下绝不能有个闪失!”

王伯当抱拳请缨:“请元帅修书一封,末将愿冲到王俭城下送信!”

李绩目光扫向罗通:“请贤侄陪着伯当将军一块冲阵,突破汉军的层层包围,把我的书信射到城墙上,要求李舜臣与陛下弃城突围!”

罗通一脸心不甘情不愿:“为什么是我?汉军可是将近四十万啊,我去冲阵岂不是自投罗网?”

李绩面色如霜,以不容抗拒的口吻道:“贤侄认了长孙皇后做义母,陛下就是你的义父,父亲有难,做儿子的岂能见死不救?况且我军之中你的武艺最高,这送信的重任自然就落在你的肩上了!”

李嗣业对李通不请示自己主动认长孙无垢为母的事情一直耿耿于怀,此刻恨不得让这个养子吃点苦头,当下面如寒霜的道:“食君之禄当报君恩,更何况陛下是你的义父,冲阵送信,叱令李舜臣弃城突围的事情通儿你责无旁贷。人家伯当将军都没说什么,你更没有理由打退堂鼓!”

罗通一脸郁闷,只能抱拳道:“好吧,既然你们一致希望我去送死,那我就去试试!”

“贤侄这是说的什么话?你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在我唐国仅次于陛下,为何说这般丧气的话?”

李绩一边给罗通鼓气,一边亲自手书一封,加盖了元帅大印,交给罗通:“本将拨给贤侄五百精锐骑兵,望你与伯当将军杀到城下,把书信射上城墙,务必勒令李舜臣护着陛下弃城突围,我在北面率将士们接应陛下出城!”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