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六百零三 谁能杀我?

一千六百零三 谁能杀我?


                一千六百零三 谁能杀我?

千军万马之中,这对昔日并称龙虎双煞的悍将展开了惊心动魄,招招夺命的恶战,每一次出手都是杀机起伏,哪个稍有不慎便会命丧马前,喋血沙场。

“叮咚……贾复慑众属性发动,武力+6,基础武力104,坐骑鳌头登山雪+1,武器银月盘龙戟+1,当前武力上升至112!”

“叮咚……贾复嗜血属性发动,因肋下被薛仁贵划伤,伤愈之前持续生效,武力+3,当前武力上升至115!”

“叮咚……英布黥徒属性发动,降低贾复武力失败,自身武力+3;因受反复属性影响,基础武力永久+1上升至103,坐骑豹头青花骓+1,武器翻云破天槊+1,当前武力上升至108!”

两员悍将马踏连环,各施生平绝技,戟来槊往,杀的惊心动魄,难解难分。贾复虽然占据了优势,但短时间内却也无法拿下英布,只能耐着性子寻找一击必杀的良机。

“叮咚……荆布黥徒属性持续发动中,每超过十个回合武力+1,当前武力上升至109!”

厮杀了三十多个回合,贾复非但没能将英布刺于马下,刚一开始建立的优势反而在点点滴滴消失,看起来英布有越战越勇的态势,这让贾复又恨又怒。

“吾当铤而走险,用险招杀了这个叛徒,洗刷龙虎双煞的耻辱!”

一念及此,贾复长戟一震,使出一招以命相搏的险招,手中银月盘龙戟闪电一般刺向英布的咽喉,同时身体左侧暴露出了巨大的空当。

见贾复和自己以命相搏,英布又气又急,一边遮挡一边破口大骂:“姓贾的,你真是个疯子,我是与你有杀父之仇呢还是有夺妻之恨?犯得上为朝不保夕的曹魏卖命么……”

英布话音未落,只听“哧啦”两声,贾复手中的长戟刺破了英布的肩膀,而英布手中的长矛也在贾复的左臂上撕开了一道血口,这一个回合几乎是两败俱伤,庆幸都只是皮肉伤,双方并无大碍。

英布没让贾复占到便宜,不由得露出得意之色,活动了下流血的左臂,冷哼道:“哼……你别以为自己有什么了不起,谁是龙谁是虎还不一定呢,豁出性命去天知道谁死谁活?”

“叮咚……贾复再次负伤,嗜血属性发动,武力+3,当前武力上升至118!”

一招没能杀掉英布,贾复只能耐着性子继续周旋,并吸取教训不再盲目出击,等待机会使用连绵不绝的招式置英布于死地。

“叮咚……英布于贾复已经持续鏖战五十回合,英布黥徒属性持续发动,武力累计+5,当前武力上升至113!”

时间在一点一滴的消失,汉军与唐军在一马平川的射鹿原上杀的难解难分,广袤的平原上尸横遍野,到处都是血肉模糊的尸体,遍地都是奄奄一息的战马,残破的旌旗在猎猎秋风中摇摆,鲜血将大地染得斑驳陆离,平添一股肃杀之意。

就在贾复恶战英布之际,养足了精神的薛仁贵也重新投入战场,左冲右突,一路斩将夺旗,斩首无数,乱军中与巨毋霸狭路相逢,当下也不多说废话,催促胯下赤兔马挺起震雷青龙戟迎了上去。

“叮咚……巨毋霸巨体属性发动,自身体重五百八十斤,超过薛仁贵接近四百斤,武力+8,基础武力103,武器绞神剪+1,坐骑斑斓白额虎+1,当前武力上升至113!”

“叮咚……巨无霸居高属性发动,自身高度一丈二,超过九尺三寸的薛仁贵二尺七,武力+3,当前武力上升至116!”

“叮咚……薛仁贵戟神属性爆发,武力+7,基础武力106,坐骑赤兔马+1,武器震雷青龙戟+1,当前武力上升至115!”

两大悍将一高一矮,一个魁梧如铁塔好似魑魅魍魉,一个威风凛凛如同天神下凡,剪来戟往,杀的尘土飞扬,日月无光。

薛仁贵使出浑身解数与巨毋霸恶战了五十回合,没有占到丝毫便宜,反而因为巨毋霸胯下猛虎对赤兔马的影响落在了下风,心中登时焦躁起来:“啧啧……曹魏的家底真是够雄厚的啊,如今已到了苟延残喘的地步,竟然还有这么两个棘手的硬骨头。薛某今日必须得全力以赴啊,否则不败金身就要被破了!”

“仁贵将军稍安勿躁,徐晃前来助你一臂之力!”

徐晃一路冲锋陷阵,斩杀了许多唐魏将士,远远看到薛仁贵与巨无霸杀的难解难分,当即催马提斧来助薛仁贵一臂之力。

得了徐晃助阵薛仁贵压力顿减,稍稍策马后退一些,与徐晃一左一右,各自挥舞兵器夹攻巨无霸,“这厮生的魁梧高大,异于常人,还真是难以对付啊!”

“叮咚……巨无霸体重超过徐晃四百一十斤,身高超过徐晃四尺,武力再次上升1点,当前武力上升至117!”

“来来来……你们汉将尽管来以多欺少,若是皱一下眉头,我巨无霸不算好汉!”巨无霸吼声如雷,面无惧色,以一敌二反而越战越勇。

徐晃连劈四斧,迫使的巨无霸有些手忙脚乱,但急切之间却依旧难以击败巨无霸,只能耐着性子与薛仁贵双战巨无霸。

“叮咚……徐晃已劈出第十二斧,武力+16,基础武力97,坐骑骅骝+1,当前一斧上升至114!”

就在徐晃发动暴击之时,薛仁贵也叱咤一声从另一侧发起猛攻,手中青龙戟一招长攻贯日,猛刺巨无霸胸口。

“谁能杀我?”

危急关头,巨无霸一声怒吼,手中剪刀一分,瞬间化作两把大刀,左右格挡,同时荡开了徐晃的大斧与薛仁贵的长戟。

徐晃十二斧用完之后便有些泄气,只能策马后退,将天罡斧从第一招再次施展开来,“劈脑门啊!”

巨毋霸看穿了徐晃的招式,不由得放声大笑:“哈哈……好你个徐公明啊,原来就只会这十几斧啊,快来我的大铁剪下受死!”

巨毋霸话音未落,手中大铁剪犹如巨蟹的铁钳一般绞了出去,又快又疾,徐晃躲闪不及被一剪刀夹住斧柄,吃了不住,“咔嚓”一声登时断为两截。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