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六百零二 龙虎内战

一千六百零二 龙虎内战


                一千六百零二 龙虎内战

薛仁贵从黎阳快马驰骋而来,一路风尘仆仆狂赶了将近三百里路程,又和贾复厮杀了大半日,此刻早已是人困马乏。

既然拿不下贾复,不如退避三舍,万一有个闪失便葬送了自己战无不败的威名。

掐指算算,薛仁贵已经戎马生涯十几年,还从未在单挑之中有过败绩。就算李元霸锤震天下,可自己没和他交过手啊,谁敢说自己不是李元霸的对手?

眼看东汉横扫天下的局面已经不可更改,翦灭唐魏也就是年前年后的事情,薛仁贵绝不会允许马失前蹄的事情发生,绝不能让贾覆破了自己的不败金身。

一念及此,薛仁贵决定和贾复休战,双腿在胯下赤兔马腹部猛地一夹,绝尘而去,“薛某忽感身体不适,姑且放你一马,改日再战!”

经过了两百多个回合的大战,贾复同样人困马乏,自忖在薛仁贵手下占不到便宜,自然不会再追,同样撂下一句狠话放任薛仁贵离去:“要杀你易如反掌,容你回去喘口气,人头暂且寄下!”

射鹿原上杀声震天,双方四十万大军直杀的尘土蔽日,日月无光,漫山遍野到处都是尸体,殷红的鲜血染红了原野上的枯草,一片斑驳之色。

薛仁贵与贾复各自退出战场喘口气,也让胯下的坐骑喝口水吃点草,准备稍作休整后重返战场。谁都知道这场大战不是你死便是我活,谁也输不起,必须豁出性命血战到底才能凯旋而归。

两军厮杀到下半夜,曹彬、彻里吉率领的近十万羌、魏联军杀到,爆发出一阵山呼海啸般的呐喊,从徐晃军背后发起猛攻。

得了这支援兵,曹魏联军再次重新占据优势,对汉军形成了压制态势,经过半夜的鏖战,将徐晃、徐达两支兵团向南击退了七八里。

但靠着徐晃与薛仁贵的压阵,汉军退而不乱,甚至在撤退途中多次发起反冲锋,因此并未吃多少亏,一直苦苦等待诸葛亮、关羽军团来援。

黎明时分,杨素率领的六万多魏军抵达射鹿原,杨素吩咐张绣、胡车儿率部加入战团,自己扬鞭策马寻找曹仁禀报英布降汉的消息。

看到各路援军相继抵达,曹仁心情大好,策马退出战场与韩信选择了一块高地,竖起帅旗亲自擂鼓助威,杨素远远看见便策马驰骋了上来。

“杨公来的正好,快让荆布冲阵,多杀几个汉将!”因为杨素是从洛阳朝廷归降而来,因此曹仁平日里都以“杨公”尊称,以示敬意,此刻虽然在战场上却也没有失了礼数。

杨素翻身下马,摇头叹息一声:“唉……子孝将军啊,荆布这个不忠不义之徒降汉了,若非张绣劝谏,只怕他要和我拼个鱼死网破,能不能活着见到子孝将军还是个未知数呢!”

“什么?荆布降汉了?”

曹仁闻言勃然大怒,手中鼓槌猛地敲击在战鼓上,因为用力过度以至于把鼓皮击破,发出“噗嗤、噗嗤”的闷响,“荆布这个忘恩负义的小人,枉费陛下如此器重他,把他与贾覆将军册封为‘龙虎双煞’,让众将以他为楷模。如今生死关头,这厮竟然叛魏降汉,是可忍孰不可忍?”

此刻天色已经大亮,朝阳冲破云层,照耀的大地云蒸霞蔚,美不胜收。

一彪六万人的队伍尾随着杨素军的步伐,自东方席卷而来,来的正是英布、姜维率领的先锋援军,远远的摇旗呐喊,挥舞着刀枪掩杀而来:“汉家儿郎休慌,诸葛军团前来支援!”

乱军之中英布催促胯下豹头青花骓,手持翻云破天槊,一马当先冲锋在前,丝毫没有愧疚之色,看那表情仿佛大汉忠臣,与曹魏将士有不共戴天之仇一般,“曹仁、杨素还不快快缴械投降,待到刀临项上,悔之晚矣!”

杨素朝东方一指,满脸愤慨的道:“子孝将军你看,这荆布简直就是黥布再世,变脸比翻书还要快,看这凶神恶煞的表情,似乎恨不得把你我碎尸万断呢!”

旁边正在休息的贾复不由得勃然大怒:“好一个忘恩负义之徒,贪生怕死不说,竟然恩将仇报,真是羞于与这样的人相提并论。既然陛下册封我与他并称龙虎双煞,我便去将他斩于马下,洗刷耻辱!”

不等曹仁搭话,贾复绰起银月盘龙戟,翻身跨上鳌头登山雪,犹如离弦之箭般杀下山坡,率领一支骑兵迎着英布的队伍义无反顾的迎了上去。

看到贾复主动去战英布,杨素这才稍稍出了一口心中恶气,抚须道:“荆布虽然反复无常,但论骁勇在你们曹魏却是屈指可数。整个魏国也就贾覆、典韦能够与他掰一掰手腕,但愿贾覆将军此去能斩了这逆贼的首级回来!”

曹仁却是痛心疾首,用手里的鼓槌狠狠的敲击着破鼓,发泄着胸中的怨气:“唉……贾覆与荆布本来是我军最强的依仗,是我军的矛,是我军的枪,而现在互相抵消,等于让我曹魏损失了左膀右臂,实在让人痛心疾首啊!”

韩信在曹仁背后手抚佩剑,任凭秋风吹得战袍猎猎,一脸惋惜的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谁能想得到你们曹魏龙虎双煞之一的荆布会主动投敌呢?”

就在曹仁、韩信、杨素三人对荆布恨得咬牙切齿之际,贾复已经引领着数千骑兵与英布狭路相逢,手中盘龙戟一抖,一招仙人指路疾刺英布面门:“卖主求荣之徒,侮辱了龙虎双煞这个威名,且看我斩下你的头颅,祭奠战死沙场的亡魂!”

英布挥舞翻云破天槊一招“横扫千军”荡开贾复的银月盘龙戟,并顺手还了一招,挺槊刺向贾复的胸口:“少在这里大言不惭,你有多少把握能赢我?俗话说识时务者为俊杰,你若是不想死速速下马投降,我在孔明将军保你不死,死到临头之时悔之晚矣!”

贾复怒发冲冠,发指眦裂,挥戟荡开英布的长槊,怒吼一声:“忘恩负义,寡廉鲜耻之徒,闭上你的嘴巴!士为知己者死,我贾覆深受大魏皇帝厚恩,唯有以死相报,你以为世人皆像你这般卑鄙无耻么?”

(ps:这本书写到最后犹如马拉松的最后阶段,几乎写不动了,状态差,更新差。写的越少越慢状态就越差,状态越差写的就越少。因为收尾阶段人物太多,交代的事情太多,所以没法重点写主角,以至于没有代入感,没有代入感就没有激情,所以读者看着不爽作者写着也不爽。

这些读者们都不懂,但作为作者写到这500万字的最后阶段方才知道太难了,实在是能力不足。最后的这个阶段,剑客已经不求出彩,只要平稳的完结就可以了,今晚早睡,从明天调整到白天一章,晚上一章,尽量加快更新速度,尽早收官,开启新书。)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