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五百九十九 装逼不过三秒钟

一千五百九十九 装逼不过三秒钟


                一千五百九十九 装逼不过三秒钟

千军万马之中,年轻的夏侯霸枪挑徐达麾下头号猛将张须陀,使得魏军斗志急速上涨,一个个血脉贲张,精神抖擞,挥舞着刀枪向汉军发了凶猛的攻势。

而夏侯霸更是意气风发,高举镔铁枪与夏侯称、夏侯威围攻扈三娘与卫疆,誓要一鸣惊人,扬威天下。如果能够同时阵斩三员偏将以上的汉将,这功绩足以值得骄傲一辈子,若是曹魏能够渡过难关的话,将来自然少不了荣华富贵。

面对着夏侯兄弟的围攻,卫疆与扈三娘只剩招架之力再无还手之功,眼见得破绽百出,险象环生。危急之中两人抱定必死之心,背靠着背竭力与夏侯兄弟周旋。

“二哥已经杀了一员汉将,剩下的这对狗男女就交给我和季权吧?”夏侯称挥舞着大锤朝卫疆猛攻,话语中早已把两人的首级当做囊中之物。

一对黑黝黝的大锤裹挟着呼啸寒风,奔着卫疆兜头砸下,其势仿若雷霆,又似乌云压城,将卫疆笼罩在大锤之下,似乎已经无处可逃。

危急关头,一支利箭破空而来,疾如闪电,快似流星。

夏侯称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被一箭射穿咽喉,连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登时就跌落马下。被手中大锤砸在自己脑门上,瞬间脑浆迸裂,当场毙命。

千军万马之中一匹浑身如赤碳般火红的骏马疾驰而来,其姿态矫健如冲进羊群中的猎豹,又好似遨游大海的蛟龙,所到之处波开浪裂,挡者无不披靡。

“薛仁贵来了!”夏侯霸不认识来者何人,在后方掠阵的曹仁、贾复等人却是齐声惊呼。

“薛仁贵射术无双,武艺超群,绝非张须陀、卫疆之流可比,贾覆将军速速出马助阵!”曹仁马鞭一指,喝令贾复出战。

“薛仁贵休要猖狂,可敢与我贾覆大战三百回合?”

贾复来不及多想,催促胯下鳌头登山雪,挥舞银月盘龙戟,率领万余魏军杀出阵来救援夏侯霸,只是相隔太远,一时半会无法靠近薛仁贵。

“叮咚……贾复慑众属性爆发,面对十万敌军冲锋时武力+2,基础武力104,坐骑鳌头登山雪+1,武器银月盘龙戟+1,当前武力上升至108!”

卫疆已经抱定了必死之心,没想到绝处逢生,薛仁贵竟然从斜刺里杀到,不由得喜出望外,一边与夏侯霸周旋一边大声道谢:“多谢薛将军救命之恩,若不是你来的及时,我与三娘今日怕是凶多吉少了!”

薛仁贵在马上放声大笑:“哈哈……卫建业要谢就谢孔明吧,是他担心徐达将军麾下没有猛将压阵,特意叮嘱我快马加鞭提前赶来助阵,恰好撞上这场大战。”

在此之前夏侯霸兄弟并不认识薛仁贵,听了卫疆的话才知道来者就是自己的杀父仇人薛仁贵,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当下舍了卫疆与扈三娘,齐刷刷呐喊一声从左右扑了上来:“薛贼,还我父亲命来!”

薛仁贵一边策马挽弓,一边连声冷笑:“死在薛某手下的魏将不计其数,我怎知哪个是你们的父亲?”

薛仁贵话音未落,手中万里起云烟已经射出一记力道十足的劲射,迎面飞向夏侯威,急若流星,快如闪电。

夏侯威来不及躲闪,被一箭射中胸膛,瞬间透胸而出,一个倒栽葱从马上跌下,翻滚着挣扎了几下,双腿一蹬,当场毙命。

转眼间两个兄弟在薛仁贵箭下丧命,旧仇未报又添新恨,夏侯霸恨得咬牙切齿,发指眦裂,虽然明知自己不是薛仁贵的对手,还是义无反顾的冲了上去:“薛贼,还我父亲命来!”

“无名鼠辈,怕是不过一合之敌?戟下受死!”

就在两马相交之际,薛仁贵将强弓挂在背上,伸手摘下震雷青龙戟,一招蛟龙出海奔着夏侯霸当胸刺到,其疾如风,势似奔雷,让人不寒而栗。

“叮咚……薛仁贵戟神属性爆发,对阵非戟类武将时武力随机增加4-7点,瞬间武力+5,基础武力106,坐骑赤兔马+1,震雷青龙戟+1,当前武力上升至113!”

枪戟相交,爆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咔嚓”声,夏侯霸手中长枪瞬间拦腰折断,上半截枪头带着风声飞出十余丈,落在乱军之中不见踪影,只剩下夏侯霸攥着半截枪柄目瞪口呆。

夏侯霸的长枪虽然被震断,但却也把薛仁贵的青龙戟荡开,擦着耳畔划过,险些将夏侯霸扫下马来。

夏侯霸稍微一愣便缓过神来,急忙拨转马头拼命逃窜,还不忘留下几句找回场子的话:“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薛贼你给我等着……”

“先把张须陀将军的性命还回来!”卫疆从斜刺里策马拦截,将手中长枪掷出阻挡夏侯霸胯下坐骑。

夏侯霸胯下的战马猝不及防被绊住一双前腿,登时马失前蹄,一个趔趄把夏侯霸掀翻马下,摔了个鼻青脸肿,眼冒金星,不辨东南西北。

正在旁边大口喘息的扈三娘怎会错过这个机会,催马向前,将手中一双柳叶刀挥出:“贼将授首!”

夏侯霸刚刚爬起来立足未稳,便见到眼前寒光一闪,直觉的颈部一凉,一颗头颅便已经飞上空中,鲜血从腔子里好似喷泉般喷涌而出,直上天空。

这变化委实太快,夏侯三雄刚刚阵斩了张须陀,并对魏将和扈三娘形成围攻之势,谁知道斜刺里杀出来一个单戟匹马的薛仁贵,举手投足间便解决了夏侯三兄弟,直让两军将士看的目瞪口呆。

目睹张须陀战死沙场,徐达不由得忧心忡忡,打算挥军一拥而上救援卫疆与扈三娘,不曾想薛仁贵好似天神下凡,眨眼间便砍翻了夏侯三兄弟,登时又惊又喜,连声对旁边的徐庶、霍峻等人道:“唉呀……仁贵将军真是神兵天降啊,匹马单戟就改变了局势,万人之敌说得就是他这样的神将吧?”

见薛仁贵前来助阵,徐庶、霍峻、王平等人紧绷的神经瞬间放松了下来:“哈哈……薛将军真不愧是我大汉四象大将之一啊,这一出手便是砍瓜切菜,摧枯拉朽啊!”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