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五百九十八 带霸的都是猛将

一千五百九十八 带霸的都是猛将


                一千五百九十八 带霸的都是猛将

秋风逐渐凛冽,吹拂的战场上旌旗猎猎,千军万马在苍茫的射鹿原上展开了血肉横飞的鏖战,直杀的尸横遍坡,血染山野。

乱军之中张须陀与夏侯霸双马相交,刀来枪往,马踏连环,瞬间便厮杀成一团,直踩踏的尘土飞扬,烟尘弥漫。

“叮咚……夏侯霸习得‘鬼谷枪术’之后基础武力+5,当前四维变化如下:夏侯霸——统率88,武力94(+5),智力71,政治63.”

听了系统的提示,远在青州坐镇的刘辩眉头皱起:“呃……什么意思?鬼谷枪术,难道是鬼谷子创造的枪术?他是怎么和夏侯霸扯上关系的呢?”

刘辩百思不得其解,只能在书案后面正襟端坐,闭目凝神,聆听千里之外的战况。

“叮咚……夏侯霸习得鬼谷枪术之后获得特殊属性‘鬼枪’,每刺出一枪武力+1,最多可叠加十二枪,但武力上限不可突破110.”

刘辩再次皱眉沉吟:“朕适才还琢磨着既然鬼谷枪术这么厉害,不如把夏侯霸生擒活捉了夺取‘鬼谷枪术’,然后交给赵云、姜松、高宠这些枪将练习,势必可以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没想到竟然还有个110的上限,这样可就变成鸡肋了啊!”

转念一想,刘辩又高兴起来:“不过,习得鬼谷枪术之后基础武力可以+5,这个也很逆天啊,凭赵云、高宠、姜松现在的武力,掌握了鬼谷枪术之后岂不是都可以变成非人类?”

刘辩念头未落,系统的提示音再次响起:“叮咚……系统提示,鬼谷枪术能够提升练习者几点武力还要看其基础武力,如果练习者基础武力不超过90,有几率提升3-5点。如果练习者基础武力不超过95,有几率提升2-4点;如果练习者基础武力不超过100,有几率提升1-3点。如果练习者基础武力超过100,则无任何效果。”

刘辩闻言在心底摇头苦笑:“踏马的,让朕白高兴了一场啊,这鬼谷枪术就是低级别新手的升级经验包,对于赵云、姜松这个级别完全没用。不过话又说回来,鬼谷子能够创造一套枪术就很了不起了,怎么可能再让赵云、高宠这些历史顶级枪将更上一层楼?”

就在刘辩思绪纷飞之际,千里之外的张须陀已经与夏侯霸杀的难解难分,刀来枪往,转眼间就厮杀了十个回合。随着时间的推移,本来处在下风的夏侯霸慢慢占据上风,对张须陀形成了压制态势,逐渐掌握了场上的主动权。

“叮咚……夏侯霸已刺出十枪,但因其对鬼谷枪术还没有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故此目前其技能上限为武力+7。受‘鬼枪’技能影响,夏侯霸当前武力上升至102!”

张须陀手中破风劈山刀大开大阖,走的刚猛一路,每一刀都裹挟着呼啸的风声,犹如万钧雷霆,声势骇人。

但夏侯霸枪法精妙,变化多端,甚至可以称之神出鬼没,许多招式都是张须陀前所未闻,因此被逼的手忙脚乱,厮杀了二十几个回合之后渐渐的左支右绌,险象环生。

“张将军休慌,扈三娘前来援你!”危急关头扈三娘催促胯下枣红马,挥舞一双柳叶刀从斜刺里杀到,与张须陀双战夏侯霸。

“嘿……我们兄弟都没有以多欺少,你们汉将竟然如此不要脸,亏你还是个女人!”

看到张须陀和扈三娘以多欺少,在旁边掠阵的夏侯称与夏侯威兄弟登时不干了,一个高擎双股剑,一个挥舞大铁锤,分别从左右包抄了上来,“二兄休慌,咱们兄弟并肩作战!”

“叮咚……夏侯称、夏侯威兄弟四维过低,未能达到开启‘断金’组合技的基本条件,因此开启失败!”

“夏侯称、夏侯威?”刘辩再次蹙眉,“这俩都是夏侯渊的儿子吧,不知道四维多少?”

“夏侯称——统率35,武力84,智力23,政治8。因习得鬼谷锤术,基础武力+1,永久变化为85。”

“夏侯威——统率78,武力77,智力68,政治56。因习得鬼谷剑术,基础武力+3,永久变化为80.”

在夏侯兄弟的围攻之下,张须陀与扈三娘双双陷入困境,不过十几个会合便只有招架之力再无还手之功;虽然周围许多汉卒上来援手,但被夏侯三兄弟紧紧咬住,却是无法脱身,眼见破绽百出,险象环生。

“三娘休慌,我卫建业前来援你!”

千钧一发之际,卫疆催马杀到,手中长枪猛地挑开夏侯称奔着扈三娘脑门砸来的大锤,将扈三娘从鬼门关拉了回来。

扈三娘死里逃生,张须陀却没有躲开夏侯霸与夏侯威的围攻,被夏侯霸一枪刺中左肋,用尽全力向天一挑,便从马上跌了下来。

不等张须陀爬起来,夏侯威手中铁剑飞出,正中张须陀前胸,登时刺穿甲胄,自前胸入后背出,“姓张的纳命来!”

殷红的鲜血瞬间染红了战袍,张须陀踉跄几步,直感到四肢绵软无力,嘴里不断的大口喷出鲜血,“噗通”一声仰面跌倒,放声高呼:“想我张须陀南征北战多年,却死在几个竖子……手中,我……死不……瞑目啊!”

“今日之夏侯霸早已今非昔比,受死吧!”夏侯霸咆哮一声,长枪举起给张须陀补了一枪,登时将颈部刺了个窟窿,再也不动一动。

张须陀战死之后卫疆与扈三娘陷入夏侯兄弟包围之中,纵然豁出性命也是无法突围,眼见就要步张须陀的后尘。

卫疆竭力死战,放声嘶吼:“三娘先走,我卫疆拼死缠住这些贼寇!”

扈三娘咬牙切齿,挥刀厮杀:“卫将军为了救我陷入绝境,我岂能弃你于不顾?今日你我生则同生,死则同死!”

卫疆竭力死战,脸上却露出笑容:“好,有三娘这句话,我卫疆今日纵死无憾!”

夏侯霸长枪如电,咄咄逼人:“哈哈……在沙场上还不忘卿卿我我,真是不知死活?你俩的武艺比起张须陀来差了许多,信不信我三合之内将你们夫妻刺于马下,让你们携手共赴黄泉?”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