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五百九十六 夜宿龙床

一千五百九十六 夜宿龙床


                一千五百九十六 夜宿龙床

“陛下,我功夫如何?”

一番云雨之后,苏妲己赤/裸着胴体趴在曹操胸前,既羞且媚的撒娇。

曹操一只手揽着苏妲己的香肩,一手枕在后脑勺底下,感慨道:“世间尤物啊,能够宠幸你这样的绝色女子,朕也算不负此生!”

马蹄声震耳欲聋,五万兵马踩踏的尘土飞扬,沐浴着凉爽的秋风朝孟津港急行军,并在傍晚时分抵达黄河岸边。

奉了司马懿命令在此恭候多时的偏将司马韬准备了一百多艘船只,每艘能够运载三五十人不等,花了大半夜的功夫,将五万曹军陆续送到了黄河对岸。

渡河之前曹操就已传下命令,让典韦、曹彰先行渡河,登陆之后率部直扑五十里之外的洛阳,杀守城的汉军一个措手不及。每登陆一队便跟上一队,尽快兵临洛阳城下,而不是等着所有人马集结之后再向洛阳进军,那样至少会耽误半夜的时间。

“快快快,将士们加快脚步,跟上我的步伐!”

夜幕之中典韦好似一座铁塔,双手各提一柄重达四十斤的镔铁戟当先疾行,在向导的引领下直扑洛阳,黑黝黝的脸上写满了视死如归,为了报答曹操的知遇之恩,典韦早已把生死置之度外。

一船又一船的曹兵不断的抵达黄河岸边,火把越拉越长,从黄河岸边向洛阳城绵延,宛如一条又细又长的火龙。

由典韦率领的第一批魏军在四千人左右,花了三个时辰狂奔了五十里地,在丑时时分抵达了洛阳城南,而由曹彰率领的三千骑兵也赶了上来。

直到魏军兵临城下,守卫洛阳的汉军方才察觉,急忙飞报司州刺史陈群:“陈使君,大事不好了,有数不清的魏军杀过来了,目前已经到了北城墙脚下!”

陈群大惊失色,他和徐达本以为魏军会在河内疲于应付,因此只留下了五千人马与六千郡兵守卫洛阳,没想到魏军竟然渡河来袭,而且是在半夜时分打了本方个措手不及。

“快让方将军挡住魏军,并给徐天德飞鸽传书求援!”陈群急的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当初在下邳被俘的一幕浮上心头,难不成今日又要重蹈覆辙?

守卫洛阳的是司隶校尉方进,在睡梦中被喊杀声惊醒,急忙出了营帐率领两千余名睡眼惺忪的士卒爬上城头,阻挡魏军的进攻。

跟随典韦抵达洛阳城下的是曹军之中最精锐的“虎卫营”,总计两千余人,各个身手矫健,善于攀爬,与“虎豹骑”并称曹魏两大王牌之师。为了一举攻克洛阳,曹操特地命典韦率虎卫健儿当先,争取一鼓击破洛阳。

“虎卫健儿,随我登城!”

典韦手持双戟,冒着城墙上稀疏的箭雨率先冲锋,踩着云梯跃过护城河,对着城墙上正在指挥的方进振臂一掷,四十斤的镔铁大戟犹如一颗炸弹般飞上城头,登时将方进砸的血肉模糊,当场毙命。

一架架云梯搭在城墙上,典韦单手挥戟拨打雕翎,奋力向上攀登,身后的虎卫健儿鱼贯而上,一个个叱咤怒吼,斗志昂扬。

洛阳城池广袤庞大,城墙方圆数十里,守城的将士本来就不多,再加上许多人刚刚从睡梦中醒来还没来得及登上城墙,更使得城墙上的防御极度空虚,射下城墙的弩箭寥寥无几。

典韦大步飒沓如流星,几个兔起獾落,一跃上了城头:“典韦在此,挡我者死!”

典韦将一柄镔铁戟挥舞的呼啸生风,挡者尽皆披靡,无不人头落地,直杀的汉军人仰马翻,后退不迭。紧随典韦步伐的虎卫健儿鱼贯而上,很快就控制了大片区域,接应越来越多的同伴登上城墙。

随着登上城墙的魏军愈来愈多,汉军抵挡不住,开始向内城墙脚下溃败。典韦趁机砍断吊桥,打开城门,接应大军入城。

“曹彰在此,挡我者死!”

曹彰飞纵胯下爪黄飞电,挥舞虎头墨鳞刀一马当先,率领着近万魏军潮水一般涌过护城河,冲进洛阳城,与汉军展开了血肉横飞的巷战。

汉军精锐都跟随徐达去了河内,留下的大多数都是战斗力低下的老弱病残以及洛阳的郡兵,再加上主将方进阵亡,面对着典韦、曹彰率领的魏国精锐根本无力抗衡,很快呈现溃败之势,只能自其它三门逃窜。

陈群听说城门告破,急忙带领了十余名幕僚向东门逃命,却撞上了随后赶到的许褚,被大队魏军骑兵堵在城门之下,再次做了俘虏。

黎明时分,洛阳告破,曹操率领五万魏军入城,先命贾诩、司马懿出榜安民,又命典韦登上城墙防御,最后命曹彰清查内奸,肃清汉军死党。

马车粼粼,许褚率领千余名虎卫军簇拥着曹操的马车直奔洛阳宫,让曹操再次重睹阔别了将近十年的皇宫。

半个时辰后马车在洛阳宫门前停下,曹操在苏妲己的搀扶下跳下马车,一任满头灰发迎风飞舞,望着雕梁画栋的洛阳宫感慨不已:“洛阳宫啊洛阳宫,我曹阿瞒又回来了,虽然不是胜利者的身份,可是此刻这座城池却由我主宰!”

许褚亲自带人入宫搜索一番,确认没有危险之后回来向曹操禀报:“启奏陛下,洛阳宫内空空荡荡,除了一些看家的太监、宫女之外并无其他,陛下可以放心的入住。”

曹操颔首应诺:“好啊,这些日子朕就住在这洛阳宫了,晚上睡董卓睡过的龙床,这一刻我们就是洛阳的主人!”

曹操进入洛阳宫,在金銮殿召见贾诩、司马懿、曹彰等文武,做完安排之后下令:“把司州刺史陈群枭首示众,鼓舞军心!”

随着曹操一声令下,陈群人头落地,被悬挂于东城门示众,直让洛阳百姓人心惶惶,个个自危。

等到夜深人静之时,曹操揽着苏妲己共寝于汉灵帝曾经睡过的龙床,一夜颠鸾倒凤,做着疯狂的发泄,“哈哈……这是桓灵二帝,甚至是刘汉历代皇帝住宿过的地方,现在躺在上面的是我曹孟德,是我曹阿瞒,是我曹操!就算我将来失败了又如何?至少我曾经主宰过这座城池!”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