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五百九十七 夏侯三雄

一千五百九十七 夏侯三雄


                一千五百九十七 夏侯三雄

接到刘辩总攻曹魏的命令之后,徐达便与徐庶率张须陀、卫疆、霍峻、韩擒虎、扈三娘、王平等人倾巢而出,率领近十五万人马自成皋渡过黄河,进击怀县。

曹仁得知曹操准备与韩信围攻柘县,便主动率兵出击,与汉军鏖战于怀县境内的射鹿原。

汉军兵多,魏军将猛,双方在数日之内爆发了几次小规模的战役,互有胜负。但总体来说,曹仁凭借着贾复、巨毋霸两员悍将的冲锋陷阵,获得了一定的优势。

贾复与巨毋霸早已名闻天下,两人在乱军之中大杀四方并不让人奇怪,倒是年方十六七岁的夏侯霸凭借着一杆长枪大出风头,连续数仗下来刺杀了十余名汉军将校,引得曹仁连声称赞“仲权贤侄真夏侯氏之猛虎也!”

这日清晨,双方再次于射鹿原爆发鏖战,不同于一拥而上的大规模作战,曹仁与徐达均都不约而同的选择了派遣小股队伍冲阵,消耗敌军的锐气,伺机重拳出击。

猎猎秋风吹得旌旗招展,两支雄师隔着数百丈遥相对峙,魏军帅旗开处,曹仁在贾复、巨无霸、夏侯霸、夏侯尚、曹真等人的簇拥下出阵,眺望汉军的阵型,寻找破敌之策。

“小侄愿讨一支兵马,直冲徐达帅旗,斩首来献!”连战连捷的夏侯霸意气风发,双手抱枪主动向曹仁请缨。

曹仁颔首应允:“既然仲权求战心切,本将就分给你一万兵马上前搦战,但切记徐达用兵有方,不可直冲帅旗,只需攻击汉军侧翼即可。只要徐达军露出破绽,本将自会抓住机会猛攻!”

“诺!”

夏侯霸抱拳允诺,扭头呼哨一声,与两个兄弟夏侯称、夏侯威引领了一万马步混合兵团杀出阵来,挥舞着刀枪直扑汉军右翼。

看到魏军掩杀过来,张须陀向徐达抱腕请战:“天德将军,请拨给我一支兵马迎战,挫一挫魏军的锐气!”

徐达手抚胡须,忧心忡忡的道:“我军缺少猛将,而曹仁麾下的巨无霸与贾覆都有万夫难挡之勇,因此不宜力敌。”

“是啊,如果说一个李元霸抵得上数万人,那么巨无霸与贾覆至少可以抵得上数千,决不可与之斗将,应当利用我军兵多的优势与之周旋,等候关云长、诸葛孔明等各路友军前来支援!”徐庶与徐达并辔立马,提出了参考建议。

张须陀抱拳道:“徐天德将军放心,我看出阵的这支魏军打的是‘夏侯’旗号,来的多半是夏侯霸兄弟。请拨给末将一支兵马,出阵挫一挫他的威风!”

徐达点头道:“不管来的是何人,都必须出阵迎战,否则士气将会受挫。本将只是提醒须陀将军不要硬拼斗将,而是应该多利用兵力优势与之周旋。本将拨给你两万兵马,出阵缠住夏侯霸去吧!”

“末将遵命!”

张须陀双手抱拳,豪气干云的答应下来,手中破风劈山刀一招,引领了两万将士高举着刀枪杀出阵去,奔着夏侯霸率领的魏军径直迎了上去。

“扈三娘,你心细如发,可以出阵协助须陀将军!”徐达在马背上正襟端坐,头也不回朝身后的扈三娘招呼一声。

扈三娘年方二十,生得身材高挑,英姿飒爽,手中使一口柳叶双刀,最先跟随樊梨花作战,再后来樊梨花入宫为嫔,扈三娘便与卫疆一起调到徐达麾下效力。因其作战勇猛不亚于男儿,因此深得徐达器重。

扈三娘正要领命,卫疆却策马向前请缨:“徐将军,夏侯霸虽然不及贾覆和巨无霸,却也表现出了强悍的武艺。三娘一介弱质女流,唯恐有失,还是让我出马协助须陀将军吧?”

扈三娘与卫疆并肩作战将近两年,彼此互有好感,但却无人肯主动示好,因此一直是“襄王有意神女也有心”,但却迟迟成不了眷属。双方平素保持着暧昧的关系,却始终无法捅破最后这层窗户纸。

扈三娘也知道卫疆担心自己有失,但骨子里的骄傲却让她不肯退缩,眉头一扬,傲然道:“多谢卫将军的好意,但大敌当前我扈三娘岂能畏缩不前?我虽是女儿之身却也不让须眉,请将军为我掠阵,看我与须陀将军斩夏侯霸首级归来!”

卫疆还想劝阻,却被徐达伸手阻止:“建业啊,我知道你担忧三娘有个闪失,可魏军阵中还有巨无霸和贾覆两员大将尚且需要你抗衡,所以……协助须陀将军的任务还是交给三娘吧!”

听徐达这么说卫疆只能点头答应:“既然如此,三娘你多加小心,这夏侯霸虽然年轻,却也是一员悍将,乱军之中你可要尽量避免与他正面抗衡。”

“我知道了!”

扈三娘点点头,叱喝胯下战马冲出阵去,挥舞着一双柳叶刀紧紧跟随张须陀率领的汉军杀出阵去,很快就与魏军狭路相逢,展开了血肉横飞的肉搏战。

两边颦鼓动地,号角冲天,三万将士挥舞着刀枪踩踏的烟尘滚滚,直杀的血肉横飞,人头乱滚。汉军人多,曹军将猛,鏖战了一个多时辰依旧难分胜负,直杀的尸横遍野,血流满坡。

“夏侯霸在此,挡我者死!”

夏侯霸飞纵胯下黑鬃马,挥舞镔铁红缨枪,在乱军中左冲右突,如入无人之境,马蹄踏处,连挑汉军数员将校,百余名士卒。

夏侯威挥舞双股青铜剑,夏侯称手提一对各重八十斤的大铁锤,兄弟二人紧随夏侯霸左右,好似一个铁三角,所到之处汉军犹如波开浪裂,挡者尽皆披靡。

张须陀在远处看到夏侯兄弟在乱军中横冲直撞,心中不忿,当即策马来战:“夏侯竖子,休要猖狂,让张须陀来会会你!”

夏侯霸手中长枪一招,冷哼一声:“哼,卖主求荣之徒,你的旧主杨素如今在为我们大魏效力,你却为刘辩卖命,似你这种不忠不义之徒,有何颜面向我挑战?”

“杨公的恩情我已经报答,况且我当时是为洛阳朝廷效力,与僭越称帝的曹魏政权岂可混为一谈?”张须陀嗤之以鼻,挥舞大刀径直迎了上去,“夏侯小贼,吃我一刀!”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