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五百八十九 戟射甘宁

一千五百八十九 戟射甘宁


                一千五百八十九 戟射甘宁

傍晚时分,由曹操、韩信率领的唐魏主力联军直逼柘县城下,一声呐喊,将城池围得水泄不通。

“韩将军,朕将这次战役的指挥权全部委托于你,由你全权指挥!”曹操选择了一块高地扎下黄罗伞盖,拍着韩信的肩膀语重心长的叮咛,“唐魏是生是死,就靠这一战了!”

韩信腰悬佩剑,身板站的笔直,拱手道:“请陛下放心,只要郑武的情报无误,南宫长万开门内应,此番必破徐晃!”

“这会不会是徐晃、陈评的将计就计,故意引诱我军入城呢?”站在曹操身旁的贾诩向来谨慎,听了韩信所言忍不住捻着山羊胡提出了质疑,“南宫长万好歹也是一员骁将,竟然如此轻易就被策反了,不能不让人生疑啊……前车之鉴,后事之师,陛下还记得薛仁贵投降之事么?”

贾诩话音刚落曹操的脸色瞬间变绿,就连嘴唇也微微颤抖起来,许昌惨败的阴影瞬间就笼罩在心头。

那一战曹魏的损失空前惨重,直接让魏国由盛变衰,损失了夏侯渊、庞德、阮翁仲等大将以及十几万兵马不说,还丢失了中原土地,从与汉军互有攻守的局面变成了完全防御的态势,局面急剧恶化。

每当想起这一战,曹操就追悔莫及,对薛仁贵恨得咬牙切齿,此刻被贾诩提醒了一句,登时就有些踌躇不决,瞻前顾后起来,“是啊,没想到离间南宫长万竟然如此顺利,这里面会不会有诈呢?”

韩信抱拳道:“陛下,事到如今只能死马当做活马医了,只要柘县城门打开,不管有没有埋伏,我们都要杀进城去力争击溃徐晃!”

曹操双目微闭,喟叹一声:“是啊,胜负在此一战了,韩将军,大魏未来的命运就交到你手中了。”

百万汉军压境,五路齐头并进,曹魏如果分兵迎战,最终的结果只能是被各个击破,遭到汉军迅速平推,席卷落叶一般扫平河北。

在目前这种局面之下,只有孤注一掷的猛攻徐晃军团,将汉军的阵线打开一个突破口,才有可能挽狂澜于既倒,曹操既然已经同意了韩信的战略,自然不会在关键时刻打起了退堂鼓。

韩信当即传下命令,留下曹彰、史建瑭率领三万兵马拱卫曹操,并根据情况随时待命;命典韦、鄂来率四万兵马攻南门,许褚、杜嶨率四万兵马攻东门,冒顿、毛文龙率四万人马攻北门,自己则与斛律光率四万兵马攻西门。四路兵马同时发起强攻,将汉军的注意力吸引到城墙上,给南宫长万创造打开城门的条件。

“全军攻城!”

韩信策马提剑,冒着箭雨矢石亲自冲锋,率领着十六万唐魏联军朝小小的柘县发起了猛烈的攻势。

在典韦、许褚、恶来等猛将的率领下唐魏联军斗志昂扬,挥舞着刀枪,头顶盾牌,扛着云梯,越过护城河向柘县发起了凶猛的攻势。

一时间弩箭如雨,滚石如雹,人喊马嘶之声震彻云霄,双方将近三十万大军在柘县这个小小的弹丸之地展开了浴血奋战,明晃晃的火把犹如满天繁星,照亮了柘县的夜空。

“给我挡住!”

张辽披盔挂甲,手持佩剑在城头上大声指挥汉军抵挡唐魏联军的猛烈攻势,用一波接一波的箭雨射杀进入射程的敌军,中箭倒地者前赴后继,尸积如山,鲜血很快就染红了护城河。

为了抵挡唐魏联军的攻势,张辽奉命率一万五千人守东门,甘宁率一万五千人守南门,徐宁率一万五千人守北门,南宫长万率一万五千人守西门,冷静的应付敌军的攻势。

而徐晃则与程咬金、齐国远、孟良、钟无艳等人率领其他六万将士在柘县的大街小巷待命,等城墙上的将士疲倦之后便上去替换,用车轮战的方式抗衡曹魏的强攻,竭尽所能把敌军牵制在柘县城下,等其他各路汉军赶过来之后便能够形成围歼之势。

天色愈来愈黑,战事愈来愈激烈,唐魏联军至少在城下战死了五六千人,约好了打开城门做内应的南宫长万依旧迟迟不见动静,这让许多唐魏武将焦躁起来,一边攻城一边破口大骂。

“狗娘养的南宫长万若是敢使诈,看攻破城门之后老子不把他碎尸万断!”

典韦自腰间解下一枚小戟,向前一个箭步,甩开臂膀,犹如离弦之箭一般掷向了城墙之上,“吃我一戟!”

“叮咚……典韦恶来属性发动,步战之时武力+3,基础武力102,当前武力变化为105!”

“叮咚……典韦独龙属性发动,降低城墙上部分汉军将士1-3点武力,受典韦独龙属性影响,守城武将甘宁武力下降2点,削弱至94!”

“叮咚……由于典韦与许褚并肩作战,组合技猛虎双卫发动,两人各自武力值+3,典韦当前武力上升至108,许褚上升至101!”

“叮咚……由于典韦与恶来共同作战,组合技‘古今恶来’激活,当典韦与恶来并肩作战之时,各自武力+3。受此组合技影响,典韦当前武力上升至111!”

“叮咚……典韦‘掷戟’属性发动,由于当前掷出的为随身小戟,出手瞬间武力+4,当前一击飙升至115!”

典韦的这一戟来的又快又疾,犹如万钧雷霆,而且夹杂在箭雨之中十分隐蔽,犹如一道霹雳般飞上城头,奔着甘宁的胸**了过来

当甘宁反应过来之时急忙挥舞手中的佩剑格挡,只听“铛”的一声脆响,手中佩剑登时折断,十余斤的镔铁戟余势未衰,裹挟着万钧之力正中甘宁的胸口,登时惨叫一声仰面跌倒在城墙之上,生死未卜。

“不好了,不好了,甘将军负伤了!”

城墙上的守军乱作一团,七手八脚把昏迷不醒的甘宁抬下城墙,同时派人飞马禀报主将徐晃。

南宫长万在城墙上佯装抵抗了一个半时辰,看看机会来临,当即一声不吭的走下内城墙,径直来到城门底下,挥刀砍翻了十余名守门的士卒,凶神恶煞的咆哮:“刘辩用人唯亲,赏罚不明,我南宫长万今日叛汉降魏,谁敢挡我,立斩不赦!”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