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五百八十七 士可杀不可辱

一千五百八十七 士可杀不可辱


                徐晃早就传下命令,严禁将士向柘县的百姓赊欠物资,违者军法处置。

守卫营门的士卒听说来的两个百姓是向南宫长万讨账的,立即差人向南宫长万禀报:“启禀南宫将军,营门外来了两个百姓,自称是‘郑氏酒楼’的伙计,听闻大军即将启程离开柘县,因此特地来向你讨要酒钱。”

“狗屁,老子何曾欠过别人酒钱?”

南宫长万闻言先是破口大骂,本想置之不理,又想起自己这段时间与徐晃关系不睦,万一门外这俩家伙闹起来怕是面上不光彩,当即怒冲冲的直奔营门,双手叉腰,咬牙怒斥:“哪里来的泼皮,老子何曾欠过你们郑氏酒楼酒钱?竟然讹到老子头上来了,莫非活的不耐烦了?”

两个伙计并没有被南宫长万凶神恶煞的模样吓住,而是言之凿凿的道:“南宫将军还欠了我们酒楼两顿饭钱,白纸黑字写的欠条,休想抵赖。你若是不承认,我们就找徐公明将军讨个公道!”

“字据何在?拿来让我瞧瞧!”南宫长万怒不可遏,伸手讨要欠条,“如果拿不出来,看老子不把你们撕成碎片。”

两个由曹魏间谍乔扮成的伙计装模作样的在身上搜索了一番,这才一脸尴尬的道:“唉呀……我俩来的匆忙,把字据忘在了酒楼。但将军欠我们两顿酒钱却是事实,你若是不肯认账,劳烦跟我们入城一趟,白纸黑字写的清清楚楚,容不得抵赖。”

南宫长万气得七窍生烟,恨恨的道:“好、好……我就跟你们走一趟看看,如果拿不出我的字据来,看我不把你们的酒楼夷为平地!”

当下南宫长万回营牵了坐骑,跟着两个伙计悄悄离开汉军大营,自柘县南门进了城,穿街过巷,直奔郑氏酒楼而去。

来到酒楼门前,南宫长万翻身下马,大步流星的迈过门槛,一拳砸在桌案上,震的满屋“嗡嗡”作响:“郑屠,给我滚出来,老子何曾欠过你酒钱?”

“哈哈……南宫将军休要动怒,小人有事要见你,别无他法,只能出此下策!”郑武满脸堆笑的从后堂走了出来,拱手向南宫长万赔罪。

南宫长万霍然起身,上前一把掐住郑武的脖子:“好大的胆子,耍我不是?信不信老子一拳砸爆你的头颅?”

郑武急忙求饶:“南宫将军息怒,息怒啊!小人听闻南宫将军于去年丧偶,敬重你英雄了得,所以打算把舍妹许配给将军,结为亲眷,日后还请将军多多关照。”

伸手不打笑脸人,更何况郑屠打算把妹子许配给自己,南宫长万的怒火消了大半,冷哼一声:“你算个什么东西,你妹妹配得上我么?我看你吃了熊心豹子胆,存孝消遣老子不是?”

郑武顾不上和南宫长万争辩,扭头招呼一声:“喜妹,快出来拜见南宫将军。”

郑武话音未落,打扮的妩媚动人,勾魂摄魄的苏喜妹就施施然走了出来,与刚才小家碧玉的打扮判若两人,袅袅婷婷来到南宫长万面前肃身施礼:“小女郑喜妹见过将军!”

“这、这就是你的妹妹啊?”南宫长万双眸放光,就连呼吸也急促了起来,没想到自己竟然走了桃花运,莫非这就是俗话说得官场失意情场得意?

接下来郑武用一样的说辞游说南宫长万,就说自己的妹妹是待嫁闺中的黄花大闺女,所以南宫长万必须备下聘书六礼,才能把自己的妹妹娶回家。

“行,一切依你,我明日便来迎娶令妹。”南宫长万拍着胸膛一口答应了下来。

次日晌午时分,南宫长万领了几名亲信带着准备好的聘书六礼来到郑氏酒楼迎娶“郑喜妹”,一进门就嚷嚷起来:“郑兄,聘书六礼我已经准备好了,该把喜妹交给我了吧?”

郑武垂头丧气的道:“唉……南宫将军啊,这桩婚事怕是要黄了,你和舍妹有缘无分啊!”

“什么?”南宫长万暴跳如雷,一把揪住郑武的衣襟提了起来,“你个杀猪的戏弄老子不是?信不信老子把你当猪宰了!”

郑武急忙求饶:“南宫将军息怒,息怒啊,不是小人反悔,而是陈评大人在一个多时辰之前带人来到酒楼软硬兼施,把喜妹弄走了。”

“什么?陈评抢了我的女人?”南宫长万登时怒不可遏,咬牙切齿的质问,“陈评是如何知道我要迎娶令妹的?”

郑武唉声叹气的道:“陈评自称听到了风声,说将军手下的亲兵都知道你喜得美人,因此抢先一步跑到我的酒楼,说将军是个莽夫,令妹跟着你将来定然无比凄惨。并且送来了六书聘礼,软硬兼施的把喜妹抢走了,将军若是不信,这里有陈评送来的聘书六礼为证。”

“唉呀……肯定是我昨夜喝酒时多说了几句,以至于在军中传得沸沸扬扬。”南宫长万连连跺脚,懊恼不已,脸色气得青一片紫一片,“可这陈评实在是欺人太甚,竟然欺负到我南宫长万的头上来了,给我了戴绿帽子,是可忍孰不可忍?”

南宫长万说着话拔剑在手,气冲冲的就要出门:“我南宫长万今日拼却一死,也要把陈评宰了,洗刷耻辱!”

郑武急忙上前拦住,并吩咐店伙计把门关了:“南宫将军休要冲动,陈评是徐晃的军师,又是当朝国舅,而且还是大汉天子的宠臣,凭将军一个人又怎么斗的过他?”

“士可杀不可辱,难不成我要硬生生咽下这口气么?”南宫长万手提佩剑,气得浑身直打哆嗦。

郑武这才图穷匕见,压低声音道:“我有个亲戚在魏国做御史大夫,我看南宫将军不如反了东汉,弃暗投明算了。”

“叛汉降魏?”南宫长万略作沉吟,一剑飞起砍在一张桌案上,“老子反了东汉他娘的,可是我手中亲兵寥寥无几,又怎能斗得过徐晃十万大军?”

郑武拱手道:“我可以派人联络魏国大将,出兵猛攻徐晃,将军率部作为内应,内外夹攻,必破徐晃。到时候杀掉陈评,抢回喜妹,报将军的夺妻之仇!”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