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五百八十一 伤其五指,不如断其一指!

一千五百八十一 伤其五指,不如断其一指!


                一千五百八十一 伤其五指,不如断其一指!

曹魏所面临的压力不仅仅只有李靖、诸葛亮、关羽三个军团,驻扎在洛阳的徐达兵团与攻占了河东郡的徐晃军团同样对邺城虎视眈眈,分居河内左右,对曹仁兵团形成了夹击之势。

徐晃以陈平为军师,率领张辽、甘宁、南宫长万、徐宁、程咬金、钟无艳、孟良、齐国远等人提兵十万,于今年二月渡过黄河攻占了河内郡,之后攻占轵县,东控河内,北逼壶关,对曹魏形成了巨大威胁。

而在傅友德遭到司马懿伏击战死之后,徐达火速提兵从陈留返回洛阳,收拢傅友德旧部,并率卫疆、扈三娘、张须陀、霍峻、韩擒虎、王平等人屯兵荥阳,与对岸的曹仁隔河对峙,伺机而动。

五路汉军同时出动,总兵力接近百万,对曹魏形成了泰山压顶之势,生死存亡只系于一线之间。

危急关头,韩信果断下令放弃乐陵阵地,命李牧率王伯当、袁崇焕三人提兵五万北上扼守南皮,阻断汉军北上的道路。自己则带着斛律光、冒顿、毛文龙二将率十万兵马星夜向西,到了邺城联合魏军猛攻其中一路汉军,先断其一指。

给李绩做了多年的副手,本以为李绩回援国内之后自己将会独掌兵权,没想到韩信平白无故的从天而降抢走了主帅位置,自己还得继续做个“千年老二”。

虽然有长孙无垢加盖了玉玺的圣旨,虽然有李绩的私信开导李牧以大局为重,虽然韩信的功绩的确很耀眼,但李牧心中还是憋着一股怨气,不公开与韩信唱反调就已经是忍耐的最大极限。

此刻听闻韩信下令兵分两路,李牧马上提出反对意见:“李靖率二十多万汉军就屯驻在黄河南岸,如今何太后一月丧期已过,汉军怕是即将渡河强攻,只要我军稍微退后,汉军必然会长驱直入,威胁辽东,韩将军为何做此决策?”

韩信手抚佩剑,胸有成竹的道:“李兄,如今汉军以百万之众来犯,我军与魏军联合,也不过才五十万左右,若是分散抵挡,势必会被各个击破。”

韩信说着话伸出一根手指:“伤其五指,不如断其一指。我军与其处处挨打,不如集中兵力猛攻其中最弱的一路,先斩断汉军一根手指,如此才有扭转局势的希望。”

李牧到底是一位高瞻远瞩的统帅,虽然心中因为被韩信压了一头而不忿,但也能够分得清轻重缓急,知道以大局为重。

仔细琢磨一番,韩信所言绝非危言耸听,何太后的丧期已满,而且天气日渐凉爽,想来厉兵秣马许久的汉军不日即将渡过黄河猛攻河北,而且必然是五路齐头并进的局面;以目前唐军与魏军的实力绝难抗衡,到那时唐魏所承受的压力将会空前强大,随时都有国破家亡,灰飞烟灭的危险。

而且三十多万魏军之中有十余万是今年新春前后招募的新兵,在去年都还是扛着锄头的农夫,或者挥舞斧头的樵夫,根本没有经历过沙场的生死拼搏,只怕战斗力根本无法与横扫天下的大汉雄师相提并论。

如果采取分头阻挡的战略,最终的结果只能是被各个击破,最终被汉军一举平定河北,继而北上幽州,剑指辽东。在这样险恶的局势之下,只有韩信说的这一种战略才有可能挽狂澜于既倒,在百万汉军压境的情况下绝境求生。

沉吟片刻之后李牧最终颔首赞许:“韩将军说的这个战略,我李牧表示赞成。但李靖过河之后十有八九会选择北上攻掠幽州,继而直捣辽东,你只给我五万兵马,怕是挡不住李靖的攻势吧?”

韩信莞尔一笑,肃声道:“这个自然,李靖乃是刘辩麾下头号大将,纵横十余年未尝一败。莫说凭李牧将军手中的五万兵马无法抗衡李靖麾下的二十五万人马,就算我们手中现在所有的兵马退守南皮,怕是也无法取胜,只能稍微阻挡一下李靖北上的速度而已。”

李牧手抚胡须注视着韩信,默默的听这个平步青云,短短一年时间就从无名之辈夺走了自己兵权的家伙究竟有何见解?

“李将军啊,与其被动挨打不如主动进攻,我计划联合魏军先猛攻徐晃军团,等予以重创之后再反攻长安、洛阳,使用围魏救赵的策略。如此一来李靖势必不敢北上,继而回兵救援,那么辽东也就化险为夷了。如果我军撤退之后李靖当真北上的话,只需要李兄在南皮阻挡其半月左右即可。”韩信向李牧抱拳施礼,说的言辞恳切。

李牧闻言耸然动容,还礼道:“韩将军啊,你年纪虽轻,但谋略与见识却远在我李牧之上,今日所言让我李牧不能不服啊,看来大魏皇帝信任你并非心血来潮。你放心,给我五万兵马,凭借南皮城池,至少能够阻挡李靖二十天!”

韩信急忙向李牧施礼拜谢:“韩信在这里谢过李兄了,如今唐魏岌岌可危,我等必须齐心协力,众志成城方能化险为夷,渡过难关!”

两人商议完毕便分道扬镳,李牧率五万人马星夜北上南皮,堵死汉军继续北上的道路,而韩信则率十万将士星夜兼程向西进军,准备前往邺城会合魏军,以徐晃军团为目标打开突破口。

大军动身之际,韩信下令留下寨栅与旗帜,作为疑兵之计拖延李靖军过河的速度,让汉军有所顾忌,不至于快速追了上来。

随着韩信一声令下,唐军连夜行动,人缄口,马摘铃,星夜摸黑舍弃了乐陵大营,一路向北,一路向南。

次日晌午,黄忠、鱼俱罗、尉迟恭三人率领的先锋部队渡过黄河,小心翼翼的逼近唐军寨栅,一路上没有遇到抵抗,心中很是疑惑。

唯恐唐军使诈,三人迟迟不敢靠近,一边派出小股队伍试探,一边派斥候飞报李靖,直到傍晚时分才确定了唐军弃营而走,留下的只是一座空营,这才一拥而入查看,只见哪里还有一兵一卒?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