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五百七十八 魂断象牙山

一千五百七十八 魂断象牙山


                “砰”的一声,天崩地裂,赤碳一般火红的岩浆冲天而起,直上九霄。 .

犹如烟花一般喷上夜空,照亮的方圆数十里之内如同白昼,一颗颗烙铁般火红的陨石在飞到一定的高度之后开始降落,四面八方,好似天女散花,又似流星天降,璀璨绚丽,壮丽恢弘。

“不好啦,火山爆发啦!”

正在厮杀的千军万马几乎同时停下了手中的兵器,被这惊心动魄的场面震慑了,旋即发出各种呐喊,一个个抱头鼠窜。

一颗酒坛般滚圆的岩石奔着高长恭的头顶扑面而来,当距离头顶还有数丈距离之时便炙烤的高长恭唇干舌燥,汗流浃背,只能舍了刘秀催马躲闪,将手中长枪挥舞的犹如风车一般护住头顶。

火红的岩石不断从象牙山峰顶的火山口喷发出来,漫天纷飞,犹如流星笼罩大地。乱糟糟的战场上人喊马嘶,鬼哭神嚎,不知有多少将士躲闪不及,被从天而降的陨石砸中,就此倒地不起。

吴起率领一万五千汉武卒瞄着亚山大的旗帜挺进,一路所向披靡,眼见就要和巴比伦方阵短兵相接,一决高下,不曾想突然一下子天崩地裂,火焰腾空,数不清的岩石被喷到天空,然后从天而降,砸死了不知多少士兵。

“退兵,火速退兵!”吴起将一枚盾牌举在头顶,大声下令退兵,“火山爆发了,不知道岩浆会喷多久,全军火速向东撤退!”

若没有这次火山爆发,等到天亮岳飞大军抵达之时,几乎可以百分之百全歼三十多万罗马与安息联军。虽然就此退兵让吴起心有不甘,可在天灾面前人力实在脆弱,吴起只能下令鸣金退兵。

收兵的号角吹起,断断续续,正在沙场上厮杀的六七十万大军乱作一团,冒着冰雹一般的岩石四处乱窜,企图从山脚下远远逃离,再也没人再顾得上杀敌。

马援趁乱摆脱杨七郎、高宠、岳云的夹攻,挥舞着大锤一路拨打着大小不一,或者大如水缸,或者小如鸡蛋一般的岩石,在乱军之中寻找着刘秀的旗帜。

漫天的岩浆不断的落在大地上,刘秀的帅旗孤独的插在地上,已经被岩浆引燃,迅速燃烧起来,很快就化为灰烬。

马援一路寻找,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总算追上了满脸灰尘,口干舌燥,一手催促战马,一手把盾牌扛在头顶上的刘秀。

“元帅休慌,马援前来援你!”马援大喊一声,催马赶了上去。

见马援死里逃生,刘秀喜出望外,一边策马向西逃命,一边询问:“马将军可是无恙?”

马援策马紧紧跟随在刘秀左右,不断挥锤拨打从天而降的岩石,保护刘秀逃离战场,从火山脚下逃离,“末将没事,受了一点皮肉伤而已。幸亏了这火山爆发,要不然怕是全军覆没了!”

刘秀心中感慨不已,将盾牌扛在头顶,疯狂策马逃窜:“两百年前的昆阳大战天降陨石,助光武帝大败王莽的四十万大军,今日有火山喷发,天降岩石,助我等突围,看来冥冥之中有天意相助!”

火山不停的喷发,大小不一的岩石从天而降,砸死了数以十万计的将士,双方早就停止了厮杀,各自抱头逃命,汉军向东撤离,罗马军则与安息军向西逃窜。

阿喀琉斯的阵亡让亚山大既悲痛又惋惜,率领着巴比伦方阵向前推进,企图与吴起的汉武卒一决胜负,只要能生擒了吴起,那么这场大战就可以逆转

没想到双方即将短兵相接,却突然间天崩地裂,火红的岩浆从象牙山的峰顶喷上九霄,犹如烟花一般绚烂,大大小小的岩石滚滚而落,砸的士兵哭爹喊娘,抱头鼠窜,死者不计其数。

亚山大急忙下令全军向西撤退,火速从象牙山脚下撤离,只是刚刚向西走了三四里路程,便遇上了一股凶勐的岩浆,好似瀑布一般喷射了出来,其威力之强大,似乎足以毁灭天地。

“上帝啊,莫非上天要灭亡我们伟大的巴比伦么?”亚山大目瞪口呆,只能闭上眼睛向上帝祈祷。

如果是雨点般的岩石还能躲避遮挡,可这股岩浆来的太凶勐,犹如瀑布一般遮盖了头顶,根本无处可逃,无处可避。亚山大及他身后的数万将士,只有死路一条。

“轰轰轰……”

瀑布般的岩浆毫不留情的落下,将亚山大及身后的巴比伦方阵完全淹没,数万安息将士顷刻之间葬身火海,甚至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伟大的亚山大大帝就此埋葬在岩石之中,长眠于地下。

汹涌的岩浆继续不断的喷发出来,好似河水一般奔腾流淌,吞噬着刚刚途径这一片地带的安息士兵与罗马士兵,岩浆所到之处,尽皆化为灰烬,一个活口不留。

比起遭遇了瀑布岩浆的西方军队,汉军的处境要好得多,因为向东可以直接逃离火山脚下,而不用像罗马人与安息人那样顺着山脉向西或者西北逃窜。因此汉军越走头顶上的岩石越来越稀疏,伤亡量要远远低于西方联军。

无数罗马人与安息人畏惧于汹涌的火山,只能跟着汉人向东逃窜,并缴械求饶。毕竟蝼蚁尚且贪生,与其葬身火海之中,还不如试着向汉人求饶。

火光冲天,岩石犹如雨点一般从天而降,千军万马之中只有一人在奋勇厮杀,死战不退,冒着流星雨不停地刺杀敌军,此人便是杨七郎。

杨七郎冒着滚滚降落的岩石冲杀了一阵,竟然手刃了两百余人,乱军之中与耿狭路相逢,手起枪落刺于马下,来不及割了首级便被一波陨石掩埋。

刺死了耿之后杨七郎意犹未尽,继续冒着石雨寻找敌军武将,一番寻觅之后撞上仓惶逃命的皮塞罗,再次一枪刺于马下。

正要准备撤退,一颗圆盘般大小的岩石砸在杨七郎的背部,登时火辣辣的疼痛,几乎将杨七郎背部烤熟了一大片,发出皮肉焦煳的味道。

杨七郎咬紧牙关忍着剧痛,从地上挑起一面盾牌扛在头顶,伏在马背上跟随向东撤退的汉军逃离火山脚下,逐渐将岩浆远远抛在身后,从鬼门关逃了回来。(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