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五百六十八 强敌增援

一千五百六十八 强敌增援


                一千五百六十八 强敌增援

黄飞虎匹马当先,引领着十二万汉军踩踏尘土蔽日,浩浩荡荡的席卷而来,罗马军团遭遇前后夹击已成定局,看起来全军覆没已是在所难免。

刘秀在乱军中勒马带缰,扭头眺望,但见汉军漫山遍野犹如潮水般席卷而来,直感到嘴角发涩,在心里默念道:“若是苍天助我,就像两百年前那样降落一场陨石雨助我脱困吧?”

只可惜大魔导师的运气似乎已经耗尽,任凭刘秀在心中念叨了许多遍,炎炎烈日依旧高悬头顶,用毒辣的阳光炙烤着大地,苍穹之下风平浪静,天空之上一片蔚蓝,不要说陨石雨就是雨点都没有一个。

苦笑,刘秀唯有苦笑:“呵呵……看来是我自作多情了,昨天遇上的自然现象或许只是巧合而已,并非天意眷顾,看来我刘秀也要步嬴政的后尘了”

“元帅,怎么办?”吕智在乱军中策马追了上来,气喘吁吁的问道,“前有堵截,后有追兵,我们该如何脱困?”

刘秀面如土色,摇头道:“事已至此,还能有什么办法?除了引颈待戮之外再无他法。只是连累吕姑娘了,若是你不来我军大营报信,至少可以安度余生吧?而现在只能听天由命了!”

看到就连刘秀也绝望了,吕智欲哭无泪,愤怒之下出言讥讽:“我还以为你们罗马帝国多么强大,不说压倒东汉至少也可以分庭抗礼吧?没想到如此的不堪一击,主帅无能,武将无谋,全都是酒囊饭袋!这样的国家只怕给汉帝国提鞋也不配,我还指望着你们罗马踏平东方,替我父亲报仇呢,看来是我太瞧得起你们了!”

刘秀旁边的副将吉鲁跟随他多年,能够说一口流利的汉语,此刻听了吕智恶毒的嘲讽不由得勃然大怒,拔剑在手怒斥道:“你这个女卖国贼有什么资格嘲笑我们大罗马帝国?胜败奶兵家常事,就算我们战败了也比你卖国通敌强一万倍,信不信我一剑砍下你的头颅?”

刘秀手中佩剑伸出挡住了冲动的吉鲁:“算了,不要和一个女人怄气,况且吕姑娘说得也没错,是我这个主帅无能,累死三军将士啊!”

“杀啊!”

就在刘秀束手无策之际,黄飞虎、何元庆引领着十余万汉军从背后掩杀了上来,开始与罗马军短兵相接,直杀的尘土飞扬,血肉横飞

乱军之中黄飞虎手提紫金摩云杵,马蹄踏处无人能挡,直杀的罗马军抱头鼠窜,躲闪不迭,每一杵落下必然带走一条性命,不消半个时辰便已经阵斩数百人。

何元庆挥舞着一对大锤不肯示弱,左右横扫,挡者披靡,一双大锤挥舞开来,直砸的罗马军骨骼寸断,脑浆迸流,尸横遍野,血盈旷野。

黄飞虎在千军万马之中左冲右突,正与吴汉狭路相逢,大喝一声:“番将哪里走?下马受缚!”

吴汉自知不是敌手,急忙拨马飞奔,黄飞虎紧追不舍,挥杵砍翻阻挡的罗马士兵,不消片刻就追了上来,高举手中摩云杵,就要一记力劈华山把吴汉斩于马下。

吴汉急忙挥枪招架,只听“铛”的一声巨响,瞬间被震裂虎口,长枪脱手飞出数丈开外。

“人头拿来!”

黄飞虎一声怒吼,一杵劈出,但见寒光一闪,吴汉人头飞上空中,可怜一代名将,就此战死沙场,做了无头冤魂。

就在黄飞虎阵斩吴汉之际,何元庆也挥舞着大锤将高卢士砸下马来,一锤击中脑门,顿时一团模糊,红的白的掺和在一起,让人闻之欲呕。

数十万汉军将士人人奋勇,各个争先,在这场人头盛宴中抢夺功劳,两军前后夹攻,直杀的罗马军惨叫连天,哭声动地,许多被杀破胆的家伙纷纷哭喊着跪地求饶,缴械投降。

“一个降卒不留,格杀勿论!”

吴起手提双刀,在一万五千汉武卒的拱卫之下奋勇冲锋,亲手剁下一颗又一颗罗马人的头颅,目标直指帅旗之下的刘秀。

“元帅,你舍弃了大军向东逃命吧,逃到哪里算哪里!”

满身鲜血,身背数创的耿弇手提一杆长矛,率领着五千多长矛兵拼死抵挡吴起,同时大声督促刘秀舍弃了将士逃命。只要能够逃出战场,就有活下去的希望!

全副披挂的吴起步履轻盈,引领着武卒所向披靡,转眼间便把耿弇率领的五千余人困在中央,挥刀连砍数人,大声叱喝道:“先灭了这支队伍再抓刘秀不迟!”

“高大哥,咱们舍了罗马人向东逃命吧?逃到哪里算哪里!”心急火燎的吕智对罗马人彻底失望,泪眼婆娑的央求高思详保护着自己逃命。

“呜呜……呜呜呜……”

就在罗马人彻底绝望之际,田单军团的背后突然响起了尖锐的号角声,十余万安息联军挥舞着长矛,呐喊着口号掩杀了过来。冲锋在最前面的正是亚历山大麾下的“巴比伦”方阵,一万多将士高举着长矛向汉军发起了进攻。

“我是巴比伦王国第一勇士阿喀琉斯,谁敢与我一战?”

阿喀琉斯催促胯下雪狮战马,右手挥舞破天矛,左手提着人马盾,带领着巴比伦方阵朝田单军团的背后发起了凶猛的攻势,很快杀的田单军阵脚不稳,军心大乱。

亚历山大紧随巴比伦方阵的脚步,挥鞭指挥安息联军猛攻汉军:“给我全力冲锋,把这支夹在中央的汉杀个片甲不留,一雪前耻!”

潮水般汹涌的安息大军中一员虎将手持长矛,胯下乌骓马,一言不发的连挑数十名汉军士卒,自始至终不发一言,正是先背汉归项,尔后又投了巴比伦的猛将汉尼拔,此刻屠杀起汉军来毫不留情。

安息联军的到来让刘秀与罗马将士绝处逢生,即将崩溃的斗志再次熊熊燃烧起来,俱都使出浑身解数,豁出性命与汉军厮杀,局势再次陷入胶着之中。

双方鏖战正酣之际,苏烈带着姜松、张郃率十五万汉军自东南方向杀到,一通鼓响加入战团,又让汉军迅速占据了优势,很快对罗马、安息联军形成压制态势,局势再一次向汉帝国倾斜。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