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五百五十九 罗通认母

一千五百五十九 罗通认母


                一千五百五十九 罗通认母

多年之前,李绩与长孙无垢有过数面之缘,那时候他还是个清纯善良的姑娘,因为躲避兵祸跟随着难民从辽东跑到了高丽境内避难,遇上了北伐的李世民,被留在身边伺候左右,从此与大唐结下了不解之缘。

但让人没想到的是长孙无垢没有等来成为太子妃的一天,却被闪袭唐都的李靖擒获,跟着李世民的父母妻儿掳到了金陵,在那里无怨无悔的照顾李世民的长子李承乾,一晃就是六年。

捱过最难熬的时光后长孙无垢被放回唐国,本应该苦尽甘来,却因为刘辩的谋划成为了李世民的弟媳,并从此因爱成仇。

一转眼物是人非,李绩还是那个李绩,长孙无垢却已不是那个长孙无垢,摇身一变成了执掌唐国的皇后,而李世民的坟头却已经绿油油一片。

听了长孙无垢的话,李绩喟叹一声:“唉……是臣等无能,以至陛下驾崩于青州,有何颜面自诩肱骨?愧对陛下九泉之灵,愧对大唐的子民啊!”

韩信上前几步,躬身施礼:“韩信见过车骑将军,陛下之死韩信难辞其咎,除了各路汉军源源不断的增援之外,没想到刘辩竟然拥有威力强大的石油弹,辅以孔明灯御风飞翔,简直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陛下退走不及,不幸蒙难。”

李绩从斥候嘴里听说过李世民死于石油弹的事情,面色凝重的问道:“这石油弹的威力果真如此?如果这样的话,我军拿什么和汉军抗衡啊?”

“都督请宽心,据说这石油弹乃是王莽发掘并制造,此人却在这次空袭中坠落身亡,汉军怕是再无石油弹了。”韩信双手捧在腹部,毕恭毕敬的给李绩吃了一颗定心丸。

李绩这才长舒一口气:“这样还好,否则这仗没法打了!”

长孙无垢宽慰道:“两位爱卿都是大唐的肱骨之臣,往事已经过去,就不必再自责了。目前汉军大举压境,两位爱卿应该齐心协力共同抵御汉军,拱卫大唐才好。”

李绩躬身道:“皇后娘娘请放心,微臣一定庶竭驽钝,竭尽所能,誓死拱卫大唐!”

长孙无垢指了指旁边的范蠡,介绍道:“这位是魏国的范蠡大人,他奉了大魏皇帝的命令前来交涉,说是大魏皇帝愿意拨出十万人马交给韩信将军统率,抵挡李靖的进攻。”

“那我们可真得谢谢大魏皇帝啊,这简直是雪中送炭!”李绩露出欣慰之色,急忙向范蠡道谢,“如今汉军强盛,唐魏正应该齐心协力,共同抵御汉军的进攻,才能绝境求生。”

范蠡面带微笑还礼,不卑不亢,也不抢着说话,让长孙无垢先把话说完。

长孙无垢一脸为难的道:“可大魏皇帝提出了一个条件,要求我大唐把冀州境内的所有兵马交给韩信将军统率。李卿与李牧将军都是我大唐的从龙之臣,若贸然让李牧将军做李绩的副手,怕是他心中不服,这让哀家很是为难啊!”

范蠡向前一步,拱手解释道:“并非我大魏皇帝轻觑两位将军,但值此生死存亡之际,必须启用能够力挽狂澜的帅才。而韩信将军在青州的表现有目共睹,所以我大魏皇帝选择信任韩信将军,愿意把兵权放给他,也希望二位李将军能理解我大魏皇帝的决定。”

李绩慨然道:“这有什么好为难的?韩信将军在青州的谋划的确高人一筹,若不是汉军实力过于强大,我军极有可能全歼秦琼军团。即便如此,仍然射杀了秦琼,让汉军付出了惨重的代价,这样的表现的确超过了我与李牧。”

长孙无垢一脸欣慰,颔首道:“李卿能够理解,哀家倍感欣慰,我大唐风雨飘摇之际,诸卿正应该齐心协力,同舟共济。”

“皇后娘娘请放心,你直管颁布懿旨,我自会修书给李牧,让他辅佐韩信抵御李靖。”李绩轻抚胡须,胸有成竹的大包大揽。

等李绩与长孙无垢叙完了话,蔺相如、李鸿章、丘神通等顾命大臣这才上前与李绩施礼相见,聊起了这段时间发生的风风雨雨。

从李世民战死青州,再到李隆基谋权篡国,血洗皇宫,导致后继无人,无奈之下只能拥立赵王李元霸登基,因新皇帝正在王俭城御敌,所以只能由皇后临朝摄政。

正说话间一个少年将军从外面走了进来,正是刚刚被罗贯中忽悠进了客栈的罗通,进了议事厅后纳头便拜:“小臣李通拜见皇后娘娘!”

长孙无垢笑吟吟的问道:“你这少年可是跟随李绩爱卿来的?”

李嗣业急忙出列道:“回皇后娘娘的话,此乃犬子李通,现在李都督麾下效力,担任偏将之职。若有失礼之处,还望娘娘看在他年少的份上见谅!”

李绩也拱手道:“皇后娘娘,我军这次能够仅以微小的代价退过黄河,全靠李通挡住了李存孝的追袭,才没有造成惨重的损失。论功劳首屈一指,因此臣特地带李通来为他请功,还望皇后娘娘不吝封赏。”

长孙无垢闻言惊讶不已,提起李存孝来便心有余悸:“唉呀……看这小将军的年龄不过十二三岁的样子,竟然能够硬撼李存孝?这李存孝可是汉朝第一猛将,当年我与先帝就是被他抓走的。”

李绩点头道:“谁说不是呢,李通贤侄不过十二岁的年龄,便挡住了李存孝的追袭,并阵斩罗艺归来,这份武勇在我大唐国内除了陛下之外再也没有第二个。我大唐正是用人之际,因此臣特地带他来拜谒皇后,给予封赏,让李通贤侄继续为我大唐驰骋沙场,保家卫国!”

即将临盆的长孙无垢挺着大肚子上前拉起跪在地上的罗通,一脸相见恨晚的样子:“小将军快起来,哀家看着你如此亲切,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不如让我把你收为义子,也好让天下人看看,我大唐有功必赏!”

李通登时喜出望外,也顾不得征询李嗣业的意思,再次跪倒在地,稽首顿拜:“母亲在上,请受孩儿一拜!我李通愿为大唐赴汤蹈火,万死不辞,纵然东汉有雄师百万,孩儿也誓要为母后把他们踏为齑粉!”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