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五百五十八 天机不可泄露

一千五百五十八 天机不可泄露


                辽东苦寒,土地广袤而人口稀疏。

襄平本是辽东郡治所,早些年有人口三万余人,算得上东北地区的中心城市。

辽东本地人公孙度初为玄菟郡小吏,因为善于钻营,后来升任尚书郎、冀州刺史,但因为得罪了十常侍,旋即被罢官免职。

后来经同乡徐荣向董卓举荐,公孙度被任命为辽东太守。趁着中原混战之际,公孙度在辽东招兵买马,先后将相邻的昌黎郡、玄菟郡纳入麾下,割据一方,自立为辽东侯、平州牧。

若是按照正常的历史发展,公孙度之后又率兵东伐高句丽,西击乌桓,南取整个辽东半岛,甚至跨海拿下了青州东北部的东莱地区,鼎盛时期坐拥人口超过十万,甲兵十万,俨然成为了雄踞一方的霸主。

公孙度死后又传位其子公孙康,并斩杀了前来投奔的袁熙、袁尚兄弟,随后向曹操称降。但因为辽东远离中原,曹操自知无力彻底掌控,遂册封公孙康为襄平侯,辽东太守。

趁着曹操向中原发展之际,公孙康率部向东,一举攻陷高句丽国都,将朝鲜半岛北部地区纳入治下,并设置了乐浪、带方两个郡,使得公孙家的势力空前强盛。

直到其孙公孙渊在曹叡时期因为勾结吴国叛魏,遭到司马懿的讨伐,公孙渊兵败身亡,公孙家族才结束了对辽东地区长达四十年的统治。

但因为刘辩穿越所带来的蝴蝶效应,这一切都改变了,朝鲜半岛上出现了一个强悍的龙城国,在用兵有方的李世民与万人难敌的李元霸带领下,龙城国短短两年的时间席卷整个朝鲜半岛,建立了统一的大唐帝国。

之后李世民派遣李绩、李元霸北伐,一举攻克襄平,将盘踞在辽东多年的公孙家族屠杀殆尽,斩草除根。无缘无故的多了一个空前强大的对手,说起来公孙度也是够悲催的!

在公孙度的经营之下,襄平的人口发展到十万左右,已经成为了整个东北地区,甚至整个黄河以北屈指可数的大都市。

李绩接管襄平之后,任人唯贤,起用汉人邴原、凉茂治理地方,安抚百姓,使得襄平在战后迅速恢复了秩序,重新变成了一座政通人和的城市,因此李舜臣与唐国的大臣才选择迁都襄平,暂避汉军锋芒。

李绩下令大军在襄平城外驻扎,自己带着李嗣业、李通父子只带了十余骑进了城池,准备前往由公孙度的太守府改为临时皇宫的府邸去参拜皇后,与诸位同僚会晤。

迁都襄平后,长孙无垢任命李鸿章兼任辽东太守,治理地方,安抚民心,安置从王俭城跟随而来的难民。唐国现在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地步,李鸿章自然不敢轻视汉人,以免激起民愤。

上任后推出了许多汉唐平等的政策,鼓励汉唐通婚,严格约束唐人不得有高人一等的思想,在李鸿章的治理下,襄平城内的汉唐两个民族相处的倒还算融洽。

李绩下令十万大军在襄平城外驻扎,自己带着李嗣业、罗通父子只带了十余骑进了城池,准备前往由公孙度的太守府改为临时皇宫的府邸参拜长孙皇后,并与诸位同僚会晤。

襄平城内行人熙攘,小贩的叫卖声此起彼伏,好不热闹。

这座城池并没有因为成为大唐的国都出现任何不适,百姓们反而喜气洋洋。一下子增加了四五万人口,各个商铺以及小贩的生意比之从前好了许多,家家户户赚的盆满钵益,怎能不笑逐颜开?

一直随军打仗的罗通到底还只是个十二三岁的少年,见了大街上许多好吃好玩的东西就有点迈不开腿,嘴巴里不停地咽口水,遂向李绩与李嗣业拱手道:“都督、父亲,我肚子突然有点不适,先去找个地方出恭,回头就撵上你们。”

李绩点头道:“人有三急,贤侄速去速回,我今天准备向皇后与满朝文武举荐你,给你讨个大大的封赏,你可莫要迟到了。”

“小侄知道了!”

罗通兴奋地答应一声,拨转马头假装寻找茅厕,等到李绩与李嗣业走远,便翻身下马在街上买了几串糖葫芦,又买了几个襄平特产的大麻花,坐在屋檐底下大快朵颐起来。

“唉呀……这位小将军印堂发黑,元神涣散,恐怕近日将有厄运缠身,既然有缘,便让贫道替你算上一卦如何!”

就在罗通狼吞虎咽之际,突然从人群中跳出来一个年约三旬,目光清癯的中年道士,手里拿着一面幌子,抓住罗通的衣襟就喋喋不休起来。

罗通不由得勃然大怒,要不是看在对方是个出家人的份上,早就飞起一脚把他踹到九霄云外了,双眼一瞪破口大骂:“你谁啊?知道小爷是谁不,信不信我一个巴掌拍死你?有多远给我滚多远!竟然说小爷印堂发黑,元神涣散,不会说话滚回娘胎重新构造去!”

道士闻言不由得皱眉:“无量天尊,小将军怎能像个泼妇一样骂街?贫道乃是出家人,不与你一般见识,但我却知道你与汉军第一猛将李存孝结了梁子,他发誓要追杀你,怕是小将军将有大难临头。”

见道士转身欲走,罗通急忙起身一把抓住了他的衣襟:“且慢,你是如何知道我与李存孝结仇的?”

道士神秘兮兮的道:“贫道能掐会算,上下能推五百年。我不光知道小将军将有大难临头,还知道小将军的双臀上各有一个青色胎记。”

道士说自己与李存孝结了梁子罗通还不算吃惊,毕竟沙场上许多将士知道,也有可能是从李存孝嘴里说出去的。但这个道士竟然知道自己的左右臀部各有一个胎记,这就有点匪夷所思了,毕竟那里是隐私部位,这天下也没几个人知道的。

“唉呀……道长还真有些本事?”罗通急忙把手里尚未吃完的糖葫芦与麻花统统扔掉,抱拳道,“敢问道长法号如何称呼?”

道长拱手道:“贫道道号大水!”

罗通对于这个道士叫什么完全不在乎,只想知道自己有什么灾难,拱手道:“大水道长,晚生这厢有礼了!你既然能够看出晚生印堂发黑,有厄运缠身,想来一定有破解之法?还望道长不吝赐教,晚生一定会让家父重重酬谢!”

大水道长欲擒故纵的道:“天机不可泄露啊,我看……”

罗通抓着道士的手臂猛地一用力,便把道士拽了个踉跄,瞪眼威胁道:“道长,我还要去打仗,没有太多时间啰嗦。你想要钱尽管吱声,倘若故弄玄虚,小爷可是个暴脾气!”

大水道长这才一脸为难的道:“此事说来话长,而且不可让第二个人知晓,若小将军想知道,可随我去驿馆走一趟。”

罗通自负武艺绝伦,自然不会把一个道士放在眼里,挥手道:“前面带路,休要耽误时间,省的惹恼了小爷!”

当下道士在前引路,罗通牵着马随后,穿街过巷,很快就来到了一家驿馆,一前一后进了房间。

刚一进门,道士便转身把房门给栓了,对着罗通纳头便拜:“少主,十年了,罗本总算见到你了!看到你生的如此少年英雄,本心中真是欣慰不已,想来老主公与罗成将军在九泉之下也足以瞑目了!”

罗通不由得一头雾水,一脸警惕的道:“牛鼻子,什么少主、老主公?给我起来说话,你要是敢跟我耍花招,别怪小爷拳脚无情!”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