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五百五十七 叫板元霸

一千五百五十七 叫板元霸


                卫青已于半月之前联合郑成功渡过黄海,率领十余万将士踏上了高丽半岛的土地。

唐军兵力不足,李舜臣只能放弃空虚的南部地区,将岛上仅剩的七万兵马集中在王俭城内,与李元霸、黑蛮龙、苏全忠、苏帝辛等人扼守城池,凭险据守,等候李绩率领的主力唐军从冀州返回增援。

而白起率领的二十万兵团在彻底扫灭了倭国之后也从北九州渡过对马海峡,踏上了唐国南部的土地,并且与陆逊兵分两路,征讨各郡县的唐国势力,彻底肃清后方。

从天空俯瞰,整个朝鲜半岛已经被汉军拦腰斩断,卫青与郑成功率领十五万将士水陆并进,矛头直指唐国昔日的都城王俭。而半岛南部几乎与中央政权隔绝,各郡县各自为战,面对着白起、陆逊强大的攻势,无不望风归降。

卫青试探着强攻了几次王俭城,俱都遭到了李舜臣的顽强抵抗,在城下白白折损了数千兵马,只能鸣金收兵,另图他策。

王俭城作为唐国的国都,墙高城厚,城内又有七万左右的唐军防御,还有李舜臣这个帅才指挥,更有李元霸这个变/态级的猛将坐镇,想要攻下王俭城不说难如登天却也绝非易事。

卫青一时间没有太好的主意,只能一边等待李存孝这个虎将前来增援,一边等待公孙齐、陆逊两路大军平定了唐国南部之后会师王俭城下,合围城池。

数日之后,李存孝奉了李靖的命令前来增援,与卫青、宇文成都、刘无忌等人见面之后主动请缨:“请卫将军拨给我一支兵马到城下向李元霸搦战,李二傻子现在是唐国皇帝,只要将他阵斩,则唐国军心必乱,王俭城不攻而破。”

卫青颔首道:“李舜臣现在闭门不出,如果是大军兵临城下,李元霸断无出战的可能。本将拨给你三千精锐,命成都将军与庐江王随你出战,看看能否把李元霸引诱出来?我却亲自率大军做好出战准备,只要有机可趁我便亲自率大军攻城!”

李存孝接了命令,立即点起三千精兵,宇文成都与刘无忌也夹杂在队伍之中,径直来到王俭城下大声搦战:“李二傻子,听说你当上了唐国的皇帝,可敢出城与我一决胜负?”

李舜臣命黑蛮龙陪着李元霸吃酒,不把汉将点名挑战的事情告知,否则李元霸肯定按捺不住怒火出战。又命苏全忠兄弟全副披挂,乱箭射下,任凭汉军百般辱没就是不肯出城迎战。

王俭城能否守住,关系着唐国的生死存亡,李绩已经与李牧兵分两路,带领着李嗣业父子、冒顿、毛文龙等武将提兵十万星夜兼程返回唐国本土,增援王俭城。而李牧则率领王伯当、李光弼、斛律光、袁崇焕四将提兵十五万坐镇黄河北岸的平原郡,与曹魏密切配合,抵御汉军渡过黄河北上。

李舜臣知道汉军士气正旺,出城野战绝无胜算,只有等到李绩的大军返回增援,凭险据守,与汉军打消耗战,用时间拖垮汉军才有胜利的希望。

李存孝从清晨挑战到晌午无果,只能悻悻的引兵退走,向卫青复命,说唐军紧闭城门,任凭百般辱骂就是不肯出城应战。

就在这时,有飞鸽传书自金陵送到,说是何太后驾崩,天子下诏各军团停战一月,以示祭奠。

此刻正是酷暑时节,朝鲜半岛气候潮湿闷热,大清早起来光着膀子便汗流浃背。将士们披盔挂甲苦不堪言,多有中暑晕倒地者抢救不及,白白牺牲了性命。卫青看完圣旨后当即下令全军后退五十里,寻找一处水源便利,水草丰茂的地方暂时驻扎,待天气转凉之后再行用兵。

李存孝立功心切,向卫青进言道:“太后驾崩,固然让人心痛,可我军正是一鼓作气摧毁李唐之时,陛下下诏停战一个月是不是太久了?若是等到李绩前来救援,要破王俭城只怕更难!”

卫青抚须笑道:“呵呵……我军连年征战,将士们疲惫不堪,已有厌战之意。陛下降旨休战一个月,除了祭奠太后的在天之灵外,也是体恤将士,让大伙儿暂避酷暑。存孝兄弟尽管看好了,休息一个月之后将士们定然生龙活虎的重返战场。等李绩到来之时,公孙齐、陆伯言的大军也正好兵临城下,到那时便可与唐军一决死战,胜则可以直捣辽东,平定李唐。”

刘无忌得知祖母被兄长气死,哭着来见卫青,打算返回金陵奔丧:“二王兄自小便聪明胆大,没想到竟然做出这等事情来,真是让人始料不及。我大汉以孝治国,小王打算返回金陵奔丧,特来向将军告辞。”

卫青拿出书信交给刘无忌道:“陛下在书信中有交代,说是天气酷热,尸体不可久放,因此将于近日举行国葬。从唐国到金陵迢迢数千里路程,最快也要半月二十天才能抵达,所以陛下命庐江王就地穿孝服祭奠太后,不必返回京城。”、

既然父亲在书信中特意注明不让自己回国,刘无忌只好放弃了这个打算。自今日起便在军中为何太后遥设灵堂,披麻戴孝,为祖母守灵。而关银屏、姬嫦娥则以孙媳妇的身份穿上孝服,陪同夫君守灵。

次日清晨,便是太后的国葬之日,卫青、郑成功率领众将士尽着缟素,簇拥着庐江刘无忌以及王妃关银屏直抵海边,面朝金陵方向遥祭太后。祭奠完毕,下令全军休养生息,待天气转凉之后再与唐军决战。

比起躲在树荫里休息的汉军,李绩率领的十万唐军苦不堪言,冒着炎炎酷暑昼夜赶路,花了二十多天的时间终于抵达了襄平境内,而这里也是李唐新设的国都,在皇后长孙无垢的带领下,整个李唐朝廷都已经搬到了襄平坐镇指挥。

“全军在城外修整一日,待我入朝参拜了皇后与朝中大臣见过面之后再向南进军不迟!”

李绩下令全军在城外安营扎寨,自己带了李嗣业父子进了襄平城,直奔临时设置的“皇宫”参拜暂掌朝政的长孙皇后,并与几位内阁大臣会晤。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