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五百五十二 英雄相惜

一千五百五十二 英雄相惜


                一千五百五十二 英雄相惜

面对项羽的指责,冉闵感到有些无辜,一边挥矛招架一边辩解:“项王休要误会,冉闵何曾轻视于你?就事论事而已!我当初与李元霸交手不过三个回合,手中长矛便被砸坏,若项王不信,将来有机会遇上李元霸亲自一试便知!”

见冉闵说得诚恳,并无诋毁轻视之意,项羽心中的怒火方才稍稍散去,暗自思忖道:“这冉闵的武艺不在阿喀琉斯之下,即便没有岳云与高宠助战,只怕我三五十回合也拿不下他。他竟然说三个回合便败在李元霸的手下,如果此事属实的话,这李元霸的实力也委实太可怕了!”

“叮咚……因为岳云退出战场,锤霸属性失效,项羽武力+5,当前武力回升至125!”

高宠退下之后两大悍将捉对厮杀,矛来戟往,恶战了二十个回合左右冉闵逐渐落在了下风,渐渐的只有招架之力再无还手之功。

“嘶……看来我有些低估项羽的实力了。”冉闵一边奋力招架,一边在心中暗自思忖。

本来以为岳云与高宠的帮助有限,没想到两人退下之后项羽的威力骤增,照这个势态发展下去,如果没有帮手,充其量自己也就是项羽三十合之敌。

高宠在旁边休息了一顿饭的功夫,舒展了一下酸痛的双臂,也让胯下战马休息片刻。

没想到不过二十回合左右冉闵便露出败相,急忙翻身上马,绰了长枪加入战团:“冉兄退下去稍作休整,且让我来扛项王片刻!”

话音未落,高宠已经策马杀到,寒光一闪,手中錾金虎头枪疾刺项羽面门,快似雷霆,胜过闪电,声势非凡。

“叮咚……高宠惊雷爆发,瞬间武力+9,盖世属性+5,又受霸王属性压制削减三分之一。因高宠退出战场所受叱咤影响失效,当前基础武力103,坐骑玉顶火龙驹+1,武器錾金虎头枪+1,当前一击飙升至114!”

见高宠的长枪又快又疾,项羽不敢大意,急忙挥舞长戟格挡。

只听“叮当”一声巨响,枪戟相交,碰撞的火星四溅,瞬间各自弹开。

虽然项羽力拔山兮气盖世,可高宠也是以力量著称的猛将,在硬碰硬的情况下并没有过于吃亏。

“高将军先顶着,等我喘口气再来替你!”

看到卷土重来的高宠精神抖擞,精疲力竭的冉闵当即抓住机会退出战团,翻身下马让坐骑稍作休整的同时自己也喝口水,舒展一下筋骨。反正项羽只说要以一敌五,又没说不许车轮战,为了完成大汉天子交代的使命,只能不择手段了。

“叮咚……高宠惊雷属性爆发,瞬间武力+9……”

“叮咚……高宠惊雷属性爆发,瞬间武力+8……”

卷土重来的高宠气势旺盛,回来之后就是一阵迅雷般的攻势,长枪如电,以快字制敌。正所谓天下武功唯快不破,一个人单抗了项羽十几个会合,竟然不落下风。

“好一个车轮战,倒是我项羽托大了,再吃我一戟!”项羽暴怒之下一声叱咤,手中破城升龙戟一个力劈华山,高高举起,狠狠劈下。

高宠吃了一惊,慌忙举枪招架。一个二郎担山,硬生生将项羽手中重达一百一十八斤的重戟挡开。

但如此一番硬碰硬,却是震的十指发麻,手腕生疼,不由自主的倒吸一口凉气:“这项羽真是英雄了得,先是以一敌四,此刻又力扛我与冉闵的车轮战,只怕李元霸在此也不是对手啊!”

“叮咚……项羽叱咤爆发,降低高宠两点武力,导致高宠当前武力下降至106!”

面对着项羽凶猛的攻势,高宠支撑了十一二个回合便露出败相,眼见左支右绌,漏洞百出。危急关头冉闵催马杀到,呐喊一声加入战团,再次以一敌二。

“高将军上啊,别光看热闹了!”年轻气盛的岳云对畏缩不前的高长恭有些不满,大声的催促高长恭上前助战。

高长恭琢磨着项羽鏖战了大半个夜晚,已经超过了三百多个回合,看上去人困马乏,倘若自己再畏首畏尾只怕会惹人耻笑,当即把心一横,催马向前:“项王自己说的要以一敌五,高肃前来助战!”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只看到高肃刺出一枪,项羽就断定他的武艺比起冉闵、高宠差了一大截,当即策马闪开冉闵和高宠的攻势,反手一戟向外格挡高肃刺来的长枪。

只听“铛”的一声巨响,高长恭还没反应过来手中长枪便弯曲变形,虎口瞬间迸裂,鲜血直流,再也拿捏不住长枪,直上云霄落进了人群之中,砸伤了几个无辜的大夏士兵。

“尔非一合之敌,速退!”项羽双眼一瞪,叱咤一声,犹如平地惊雷。

高宠又惊又惧,顾不得道谢急忙拨马败走,瞬间便惊出一身冷汗。

在旁边观战的时候知道项羽厉害,但却没想到竟然如此厉害。这就好比看高手下棋,知道对方厉害,但只有亲自对弈才能体会到对方的强大。

高长恭一招败走,冉闵与高宠决定再次采取车轮战的战术,由冉闵暂时顶着让高宠退下休息,片刻之后再让高宠来缠住项羽,再由冉闵下去喘口气。

两人采用车轮战的战术,竟然硬生生扛了项羽两百个回合,眼见东方欲晓,逐渐露出鱼肚白,这场恶战依旧不分胜负。

从昨日傍晚厮杀到清晨,整整六个时辰的时间,项羽不吃不喝,已经人困马乏,若再厮杀下去迟早要败在冉、高二人的车轮战之下。

迫不得已之下项羽决定铤而走险,冒险躲开冉闵刺来的长矛,奋力一戟荡开高宠的长枪,轻舒猿臂,一下抓住了高宠的腰带,暴喝一声:“给我下马!”

高宠吃了一惊,急忙在马上和项羽较力,双手弃了长枪一把抓住项羽的胳膊:“想让我下马怕是没这么容易!”

项羽力气虽大,但高宠同样膂力过人,一时间变成了僵持的局势。项羽虽然占据上风,但却也不能轻易把高宠拉下马来,导致身后暴露出了巨大的破绽。

若是沙场争锋,冉闵自然可以手起矛落在项羽身上刺一个窟窿,可这是比武较技,并非生死相搏。否则只怕杨四郎、岳云、高长恭都已经丧命在了项羽的戟下,又岂会给冉、高二人车轮战的机会?

因此冉闵也不好意思伤害项羽,当即扔掉手中武器,从背后一个饿虎扑食猛地抱住了项羽,大吼一声:“给我下马!”

三人同时用力,项羽向下扯高宠,高宠与冉闵同时向下拽项羽,只听“噗通”“噗通”连续三声闷响,三大悍将同时从马上跌了下来,各自丢了武器,变成了撕打的局面,竟然难分胜负。

“住手!”

就在这时,外围响起一声不怒自威的呵斥,只见人群分开,岳飞带着白发苍苍的杨业以及冯胜、董袭等人引领了数百骑兵赶到。

“冉将军、高将军住手,若非项王谦让,你们早就吃了大亏,不必再打下去了,你们认输吧!”岳飞翻身下马,手抚佩剑大声呵斥冉闵与高宠。

不等冉闵、高宠说话,项羽却是喟叹一声,主动松开抓着高宠战袍的右手:“算了吧,是我轻视你们汉将了。这场厮杀我也没占到便宜,我项羽言而有信,整个木鹿城中的匈奴人便交给你们处置了。”

岳飞亲自上前搀扶起项羽,拱手施礼道:“寇大人已经把项王的想法告知于我,飞对项王的仁义之举钦佩万分。我已经派副帅霍去疾带了两员虎将,率领三万骑兵自小道偷袭北匈奴大营,此番趁着匈奴人老巢空虚之际定然能把他们一网打尽,永绝后患。这些匈奴人杀之无益,不如留着他们为我所用,向西攻打罗马!”

岳飞话音刚落,在场的匈奴人纷纷跪地求饶:“我等愿为大汉效劳,唯岳元帅马首是瞻,但请饶命!”

就在这时,追赶吕雉与高思详的郭侃悻悻归来,无奈的禀报道:“回项王的话,吕雉带人向西投奔罗马去了,我等追赶不及,又恐遇上刘秀的伏兵,只好无功而返。”

项羽闻言攥的十指关节“格格”作响,恨恨的道:“既然吕智跑到罗马去了,我便与汉军联合剑指西方,誓取吕智首级,祭奠亚父的在天之灵!”

顿了一顿,对岳飞拱手道:“既然岳元帅信誓旦旦的说匈奴人灭亡已定,我便饶过这些匈奴人,把他们交给岳帅处置。命他们作为前驱,向西攻打罗马,讨灭刘邦!”

岳飞大喜过望,施礼拜谢:“多谢项王深明大义,寇大人已经对我说过,陛下有旨让项王割据一方,等我们联合灭了罗马,我自会禀明圣上,绝不为难项王。”

项羽淡淡一笑,扭头看向一直默默观战的虞姬,心平气和的道:“天下大势已定,我也不想再裂土一方。惟愿携手爱侣,游遍天下,回荆楚故土看看家乡的风土人情,祭拜列祖列宗。”

东方朝阳升起,霞光万丈,美不胜收,项羽的故乡荆楚就在那边。

这一刻,项羽忽然感到那片故土竟然是如此亲切,人虽然还在大夏,心却已经飘回魂牵梦萦的故乡!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