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五百五十六 金蝉脱壳

一千五百五十六 金蝉脱壳


                一千五百五十六 金蝉脱壳

听了刘恪的辩解,刘辩冷哼一声,拍案叱喝:“我大汉以孝治国,先德后才。 若是德行欠缺,纵然你聪睿机敏,长大之后必然也是奸诈阴险之徒。你逼死母亲,气死祖母,天理不容,朕决定削去你的王位,赐你三尺白绫,到九泉之下去给你母亲、祖母赔罪去吧!”

在返回金陵之前刘辩已经在心中做好了打算,决定将刘恪削去王爵,贬为庶民逐出京城,让他自生自灭。

无论如何,毕竟都是刘辩自己的亲生骨肉,而且今年不过才十三岁,按照穿越之前的《未成年保护法》还不到负刑事责任的时候,就因为篡改书信之事结束了他的性命未免过于残忍。

但势态的发展却大大出乎刘辩的预料,先是冯蘅因为惧怕再次被打入冷宫,竟然服毒自尽;刘恪又大闹太极殿,生生气死了便宜母亲何太后。

现在又咬住武如意是幕后主谋,刘辩倘若再从轻发落未免说不过去,只能把心一横将刘恪赐死,在给满朝文武及天子子民一个交代的同时也给所有的子女一个警示,如果谁敢骨肉相残,刘恪就是他们的下场!

“不必那么浪费,留着白绫给父皇做军费好了,一把匕首就可以解决,擦干了血渍还能再用!”

刘恪的凶残与嚣张有些出乎刘辩的预料,只见他突然从靴子里拔出匕首,毫不留情的刺进了自己的胸膛,犹如刺进敌人的身体一般冷酷无情,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鲜血从刘恪的胸膛汩汩流出,旋即把胸前染得一片殷红,刘恪面对着刘辩露出一抹叵测的诡笑,缓缓倒在地上,嘴里喃喃自语道:“父皇……你选了刘齐做皇帝,迟早有一天……会后悔!”

望着再也不动一动的刘恪,刘辩既郁闷又心痛,吩咐一声:“三保,找人把这个逆子抬到钟山上埋了。”

郑和手捧拂尘,小心翼翼的道:“是以王侯之礼下葬,还是以寻常百姓的身份下葬?”

刘辩烦躁的挥挥手:“朕方才说的话你难道没听见么?削去刘恪的王爵,我们刘家没有这样的不肖子孙。随便找个地方把他埋了就行,连墓碑都不必竖!”

“奴婢遵旨!”郑和答应一声,就要上前亲自把刘恪的尸体抬下太极殿。

旁边的黄门令陈钧急忙抢先一步:“不劳郑公公动手,此事交给小的就行。”

在陈钧的指挥下,三个小太监一起上前,七手八脚的将满身血渍,一动不动的刘恪抬出了太极殿,找了一副草席匆匆包裹了,扔在马车上出了乾阳宫前往钟山埋葬。

事情发生的太突然,先是冯淑仪服毒自尽,接着是太后当朝气死,再之后就是北海王挥刀自尽,满朝文武都被这节奏弄得有些发懵,各自站在原地不敢乱动也不敢擅自发言,以免惹火烧身。

短时间内连续死了姬妾、母亲、儿子,任谁都会压抑郁闷,万一这时候触了天子的逆鳞怕是吃不了也兜不了,所以还是老老实实的装愣卖傻才是上策。

太极殿的气氛有些压抑,所有人屏住了呼吸,大殿里寂静的甚至能够听花开的声音。

刘辩一直盯着刘恪自杀后留下的那滩血渍,不言不语,目光不停的变幻,若有所思。

良久之后,刘辩方才把目光从那滩血渍上挪到了武如意的脸上,一字一顿的问道:“武氏,刘恪死前咬定此事乃是你幕后指使,你有什么要辩解的么?”

武如意急忙跪倒在地,痛心疾首的道:“陛下,臣妾跟了你十几年,不说同生共死,却也曾经替陛下挡刀。知道陛下的江山来之不易,作为母亲,我自然想让治儿做上太子之位。可作为陛下的妻子,臣妾又岂敢胡作非为,算计太子?若是如此,我怎么能对得住陛下的厚爱,对得住唐后的在天之灵?”

刘辩手抚胡须,不置可否,用深不可测的眼神向武如意施加压力。

武如意继续道:“当然,我比较宠爱刘恪这个孩子,时常让治儿约他到景宁宫来谈心。作为皇后,我也算治儿的半个母亲,虽然篡改书信之事与臣妾无关,但臣妾却难逃管教不严之罪……”

武如意说着话缓缓从头上摘下皇后冠,高高捧过头顶:“因此臣妾不配母仪天下,不配做天下的表率,在此恳请陛下褫夺臣妾的西宫皇后之位,贬为美人甚至是逐出乾阳宫,废黜为庶人!”

虽然说这席话的时候武如意心如刀绞,自己费劲九牛二虎之力得来的皇后之位就这样被刘恪这个乳臭未干的小子给搅黄了。但在跳进黄河洗不清的情况之下,也只有以退为进才能保住自己的地位,留住东山再起的机会。

见武如意恰到好处的揣摩到了自己的圣意,刘辩方才微微颔首,肃声道:“你跟了朕十余年,除了当年的救驾挡刀之功外,在后宫也是兢兢业业,亲善亲为,赢得举国褒扬。朕也相信你不会做出此等通敌叛国之事,但你说自己管教无方却也难辞其咎,朕决定免去你的西宫皇后之位,改授……德妃!”

听了刘辩的话,武如意悬着的一颗心方才落地,急忙叩首谢恩:“臣妾多谢陛下从轻发落,日后定当以此为戒,好生管教儿女。”

刘辩这才怅然起身,对坐在旁边的东宫皇后甄宓,以及站在銮台下面所有的嫔妃沉声道:“你们既然都嫁入了皇室,便是一家人,朕希望你们日后姊妹和睦,兄弟齐心,让大汉国泰民安,海晏河清。诸子当以刘恪今日所行之事为诫,互相扶持,兄弟齐心,其利断金。切莫争权夺利,相互算计,否则朕绝不宽赦!”

在东宫皇后甄宓以及太子刘齐的带领之下,所有的嫔妃、王子、宫女一起施礼领诺:“臣妾(孩儿)等一定谨记陛下(父皇)今日之教诲,不敢有违!”

刘辩这才颓然无力的挥手吩咐一声:“罢朝,礼部马上去筹备,三日之后为太后举行国葬。传檄各地武将,除了远在安息的吴起、岳飞军团之外,其他各军团罢兵一月,祭奠太后!”

“臣等遵旨!”

众文武百官一起长揖到地,恭送皇帝与皇后及各位嫔妃、王子陆续离开了太极殿,这才小心翼翼的退出了乾阳宫。

一驾马车,一苇草席,这就是北海王刘恪的最终归宿。

马车出了乾阳宫,离开金陵城,一直到了钟山脚下,寻找了一块无人之处,三个小太监便扛着锄镐上了山坡挖坑,准备埋葬草席里面的北海王。而作为黄门令的陈钧则在树荫底下乘凉休息,顺便看着刘恪的尸体。

忽然间草席不停地动弹了起来,在太极殿上挥刀自杀的刘恪竟然钻了出来,向陈钧抱腕施礼道:“陈公公,我真没看错你啊,多谢救命之恩。若小王将来有东山再起之日,一定会报答你的大恩大德!”

陈钧笑道:“小王爷这两年没少照顾咱家,这次又给了大笔钱财。而且小人会看相,发现小王爷将来贵不可言,所以才冒险搭救王爷,还望你日后好自为之!”

刘恪从怀里掏出提前准备好的一个血包,啐了一口吐沫:“幸亏小王足智多谋,想到了这么一个金蝉脱壳的机会。我今天的演技不错吧,应该骗过父皇了吧?我这几天把母嫔积攒的金银珠宝全都转移出了金陵城,足够我下辈子吃喝的了,若是天命在我,将来定有东山再起之日,就此别过!”

刘恪说着话把染血的长袍脱掉,丢给陈钧,自己大踏步的扬长而去,消失在树林阴翳之间。

陈钧从路边抱起一块长条形状的大石头,用染血的长袍包裹了重新塞进苇席之中。等到三个小太监挖完坑的时候,天色已近黄昏,到处影影绰绰,让人忍不住有些毛骨悚然。

“来,连席加人一块抬上去掩埋了!”陈钧弯腰抱住“刘恪的尸体”,招呼三个小太监过来帮忙。

四个人抬着“尸体”深一脚浅一脚的上了山坡,有个小太监不解的问道:“为何北海王的尸体比抬出太极殿的时候沉了许多呢?”

陈钧冷哼一声,叱喝道:“少说废话,小心祸从口出!难道你没听说过有句话叫做死沉死沉的么?人死之后四肢僵硬,自然远超活着的时候。闭上嘴巴没人拿你当哑巴,把人埋了赶紧回京,要不然留你今晚在这里守坟!”

当下四人一起动手,在黄昏中把刘恪的尸体扔进坑里,用黄土掩埋成一个土丘,这才慌慌张张的下了山,乘坐马车返回京城向大太监郑和复命而去。

御书房里的灯光不停的跳跃,郑和得到消息后来禀报刘辩:“启奏陛下,陈钧适才来报,已经把北海王掩埋在钟山之上了!”

“埋了么?”刘辩莫名其妙的问了一句,然后挥手示意郑和退下,“你下去休息吧,朕在这里独处一会!”

窗外明月皎皎,御书房周围鸟语花香,但刘辩的内心却很难平静,人类终究是贪婪的,争权夺利总是人的天性,待自己百年之后这个由自己一手缔造的超级帝国将会驶向后方?

不知道,也没有人会给刘辩答案!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