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五百四十七 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一千五百四十七 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一千五百四十七 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项羽已经派人通知了西城门附近的居民搬迁到城东暂避战火,匈奴骑兵自西方而来,只有可能从西门或者南门及北门进城,断无绕到东门的道理。

五万匈奴铁骑入城,声势浩大,百姓们若不及时躲避,少不得遭殃,只有躲到东面才是最安全的选择。

所以项羽派人及时通知了居住在城西的居民,让他们携带贵重物资撵着牲畜躲到城东,并放火焚烧了部分腾空的房子,以引诱匈奴人入城。至于被焚烧的房屋,则由官府在战后给予补偿。

“杀啊,抢粮食,抢财物,抢女人,统统都抢,男人杀掉,女人抢走!”忽必烈几乎与虚闾权同时入城,高举着弯刀带头冲锋,发出歇斯底的嚎叫。

千军万马犹如潮水般涌进木鹿城,接着像分叉的河流一般流进大街小巷,寻找着他们梦寐以求的物资和女人。

只是到处火光熊熊,浓烟滚滚,除了偶尔有流浪狗和野猫乱窜之外,不要说没有女人,甚至就连男人、老人、孩子都没有,只有零星的大夏士卒手持弓弩且射且退,争取引诱匈奴人深入城池。

“不要管百姓,先去大夏王宫!”

虚闾权手提弯刀,大呼小叫,策马当先率领着匈奴骑兵浩浩荡荡的杀奔大夏王宫。

“将士们,加快脚步,绝不能让虚闾权提前霸占了王宫,否则他们吃肉吾等只怕连汤也喝不上!”忽必烈大急,催促身后的将士加快前进的速度。

铁木真催马扬鞭从后面追了上来,大声提醒忽必烈道:“大夏王宫已经被慕容恪占领,虚闾权去了也是白跑一趟。我军火速控制大夏库府与粮仓,尽量不要让贵重物资落进虚闾权手中。”

忽必烈闻言如梦初醒,急忙拨转马头杀奔另一条街巷:“将士们随我来,先控制库府与粮仓,最后再劫掠百姓!”

忽必烈跃马挥刀,遮挡着大夏军零星的羽箭,率领匈奴骑兵势不可挡的朝大夏库府、粮仓方向冲锋。密集的马蹄声如同惊涛骇浪,踩踏的大地轰鸣,房屋震颤,整个城池到处鸡飞狗跳。

随着匈奴骑兵深入木鹿城中央,在街巷上抵抗的大夏军愈来愈多,数不清的弓弩兵犹如鬼魅一般从房顶、墙上冒了出来,手持弓弩,居高临下朝马上的匈奴人爆射。

一时间弩箭纷飞,犹如雨点般密集,冲锋在前面的匈奴兵躲避不及,纷纷落马,旋即被后面刹不住脚步的同伴践踏在马蹄之下,发出撕心裂肺的嚎叫,旋即被踏为齑粉。

匈奴人一边还射一边向前冲锋,又向前推进了两三里路程,忽然发现前面的街巷遍布荆棘、鹿角,将道路完全阻塞。街巷两旁冒出数不清的大夏士兵弩箭纷飞,滚石如雨,瞬间射的匈奴骑兵人仰马翻,损失惨重。

“杀啊,活捉铁木真,全歼匈奴狗!”

周围杀声大作,四下里涌出数不清的大夏士兵,挥舞着专门克制骑兵的长枪,呐喊着嘹亮的口号,从四面八方围杀了上来。

铁木真大惊失色,急忙拨马退走:“形势不妙,看起来大夏人早有准备,哪里像是群龙无首的样子啊?”

忽必烈策马追了上来,恼怒的咆哮道:“木易不是说项羽、吕望俱都殒命,大夏军群龙无首,木鹿城被他们控制了么?为何大夏人的箭雨如此凶猛?木易呢,出来给我个解释?”

众人回头寻找,木易早就不知所踪,也没注意何时从身边悄悄溜走了。

铁木真大惊失色,马鞭狠狠抽在坐骑臀部,声嘶力竭的下令:“木易是大夏人的奸细,我军中计了。前军变后军,后军变前军,火速撤退!”

事发突然,匈奴人登时乱作一团,后面的纷纷拨转马头准备向城外逃命,跟在后面的拼命向前冲,希望能够在这场劫掠中分一杯羹。一时间前拥后挤,自相践踏,人仰马翻,死者无数。

断后的檀道济虽然不知道前方发生了何事,但听到厮杀声越来越激烈,到处都是人喊马嘶,以及匈奴人的惨叫声,情知不妙。

这和木易所说的项羽、吕望已死,大夏军群龙无首,溃不成军,被他和慕容恪控制了城池的描述不符,心中猜测十有八九中计了,急忙勒令后军停止前进。

“轰隆隆……”

就在这时,城外响起震耳欲聋的马蹄声,飞扬的尘土直冲云霄,借着城里冲天的火光能够看得清清楚楚。

四万汉军骑兵分作四路,每支一万人,由冉闵堵南门、高宠堵西门、岳云围北门、高长恭围西门,几乎同时杀到,一个个斗志昂扬,势如猛虎下山。

“不好,中了大夏人的埋伏,木易已经归顺项羽做了内奸!”檀道济大惊失色,还以为围堵城门的是大夏军,急忙率领匈奴兵全力突围,“将士们拼命冲出城去啊,要不然咱们可要全军覆没了!”

火光之中,高宠催促胯下玉顶火龙驹,手提虎头錾金枪杀到,马蹄踏处一枪一个,凡是迎面相遇的匈奴人尽皆刺于马下,好似虎入羊群一般势不可挡,“大汉破虏将军高宠在此,胡狗速速下马受死!”

檀道济与高宠狭路相逢,前有堵截后有追兵,无处可退,只能咬紧牙关,硬着头皮举刀迎了上去:“你们这些汉人真是欺人太甚,灭了我们大元还不算完,把我们从水草丰茂的草原撵到这鸟不拉屎的西域,竟然又跑到西域来赶尽杀绝,可知狗急跳墙的道理?”

“哼……你们这些胡狗自打高祖时期便时常入寇我大汉,骚扰边疆,劫掠百姓,如今有机会将你们斩草除根,岂能放虎归山?速速下马受死,还可留你一个全尸!”

高宠冷哼一声,催马挺枪迎了上去,虎躯一震,虎头錾金枪裹挟着呼啸的风声犹如闪电般刺向檀道济的咽喉。

“叮咚……高宠惊雷属性发动,瞬间增加8点武力,基础武力103,武器虎头錾金枪+1,坐骑玉顶火龙驹+1,当前武力飙升至113!”

见高宠长枪如电,电光火石般刺向眼前,檀道济来不及多想急忙挥刀格挡。

只听“叮当”一声金铁交鸣之声,火星四溅,檀道济手中的大刀瞬间便被震开,虎口迸裂,鲜血直流。

而高宠的长枪余势未衰,一枪正中檀道济的咽喉,登时搠了一个鸡蛋般大小的窟窿,一枪挑落马下,喝令亲兵割了首级。

就在各路汉军从四门合围匈奴人的时候,项羽也催马提戟向匈奴人发起了反攻,马蹄踏处,所向披靡。

破城升龙戟高高举起,狠狠劈下,光芒万丈,每一次挥出都是血肉横飞,人马俱碎,直杀的人头滚滚,血流满街。

人高马大的虚闾权躲闪不及,被项羽从后面追上,一声怒喝犹如平地惊雷,将虚闾权吓得心惊胆战。一不留神从马上失足跌落在地,被项羽毫不犹豫的纵马践踏而过,登时脑浆迸裂,尸横当场。

外有汉军从背后猛攻,内有项羽率领六万左右的大夏军向外冲杀,匈奴人上天无路入地无门,走投无路之下自相践踏,死者不计其数。许多匈奴人纷纷下马哀告请降,项羽不许,下令尽皆屠杀,誓要把匈奴人斩草除根。

项羽一路冲锋,至少手刃了近千匈奴骑兵,在乱军之中恰好与铁木真、忽必烈父子狭路相逢,手中破城升龙戟迎面一指,叱喝一声:“胡狗,你是打算自己下马受缚,还是让我看下你的头颅?”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