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五百四十六 东山再起

一千五百四十六 东山再起


                一千五百四十六 东山再起

作为一个纵横天下的枭雄,作为天生热爱劫掠的游牧民族首领,铁木真对于一奶同胞的妹妹并没有多少感情,至少不像他现在表现出来的这么深。

铁木真之所以不询问战况,而是先和杨四郎聊起了家常,只是在试探他的心理,看看这个汉人对自己还有没有感情。如果他还挚爱着家眷,想来应该不会坑自己。

看了杨四郎的表现,铁木真心中仅存的怀疑烟消云散,手抚胡须问道:“慕容恪武艺不及你,为何他不留你在木鹿城坐镇反而让你来报信?”

“回大汗的话,慕容恪被大夏军的流矢射伤,行动不便,所以特派微臣来迎接大汗入城。”杨四郎拱手回答,毫无破绽。

檀道济向前迈了一步,询问当归等几个斥候:“你们可曾去木鹿城附近刺探?”

当归急忙答道:“回檀将军的话,小人等一直逼近了木鹿城两三里刺探军情,只见城里火光冲天,浓烟滚滚,恸哭声震彻云霄,百姓们都喊着项王、亚父嚎啕大哭。”

铁木真耸然动容,双眉一挑道:“好啊,看来此乃天助我大元,只要能从木鹿城中劫掠到大夏的物资,便能招兵买马,东山再起。”

旁边一个身高八尺五寸的彪形大汉是北匈奴单于当渠派来的统兵大将,名唤虚闾权,也是北匈奴的右贤王,听完铁木真和杨四郎的对话,便急不可耐的嚷嚷道:“既然项羽、吕望已死,咱们还等什么,还不趁着汉军未至火速入城劫掠?铁木真,咱们可是说好了,劫掠回来的物资一家一半。”

话音未落,虚闾权双腿在胯下战马上猛地一夹,手中马鞭一向东指:“将士们随我入城啊!”

铁木真在北匈奴待了两年多,虽然赢得了当渠的信任,但还是各怀鬼胎。当渠想要利用铁木真招揽旧部,扩充部族人数,增强实力。

而铁木真逃到黑海边上之后身边武将只剩檀道济,将士只剩下两千余人,后来又聚拢了三万多族人,但比起拥有五十万人口,骑兵七万的当渠来说远远无法抗衡,只能寄人篱下,仰人鼻息,以求东山再起。

当渠没什么本事,统治的北匈奴根本发展不起来,四大帝国一个也惹不起,只能躲在黑海附近的草原上放牧,劫掠一下弱小的部落土著。除了马匹不缺之外,其他的各种物资统统都缺。

铁木真到了北匈奴之后对当渠以兄长相称,率领北匈奴的骑兵攻打周围的小部落,短短几年打了十余仗,所向皆克,先后给北匈奴俘虏回来了近十万人口,威望渐增。

在这两年的时间里,又陆续有四五万匈奴、鲜卑、羌人等曾经的大元帝国的子民前往黑海投奔铁木真,使得铁木真手下又聚拢了近万心腹队伍。但靠着这微不足道的兵马想要东山再起何异于痴人说梦,因此铁木真知道自己还得借助当渠的力量。

而当渠对铁木真是又爱又怕,喜爱他的用兵之才,自从铁木真来到北匈奴两年后,给自己抢回的财富与人口超过了自己半生的收获。又害怕铁木真有朝一日鹊巢鸠占,取自己而代之,所以每次给铁木真兵马,都会搭配一名亲信随军。

北匈奴缺镔铁、缺弩箭、缺甲胄,而灭了小部落也没有多少收获,因此当渠及铁木真把目光投向了遭到大汉猛攻的大夏国。决定趁着项羽内忧外患之际策反慕容恪,在汉军抵达之前虎口夺食,冲进木鹿城劫掠一次。

虽然汉军汹涌而来,但铁木真与当渠也知道,如果没有汉军正面施压,仅凭匈奴人是无法攻破木鹿城的。除了项羽骁勇善战之外,大夏国尚有六七万军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就算风雨飘摇也不是北匈奴能够欺负的,只能在汉军即将入城之前的节骨眼上火中取栗。

以前的时候,当渠都是拨给铁木真两万左右的兵马,这次直接给了铁木真四万骑兵,超过了北匈奴一半的兵力,而且还有两万匹骏马,两千乘马车随行。所以当渠不敢大意,派出了在北匈奴地位仅次于自己的右贤王虚闾权随行,控制铁木真。

这虚闾权生的身高马大,是个有勇无谋,贪财好色之徒,此刻听闻项羽、吕望已死,当即引兵冲锋,卷起漫天沙尘,朝木鹿城冲锋而去。

铁木真唯恐被虚闾权赚了便宜,将财物据为己有就讨不出来了,只能翻身上马,吩咐忽必烈、檀道济、杨四郎道:“火速上马,率领将士们超过虚闾权,千万不要被他的亲兵占据了大夏王宫及府库、粮仓。他虽然说要平分物资,若是被他抢先一步,能够分给我们五分之一也不错了!”

“若虚闾权言而无信,我先砍下他的头颅来!”

忽必烈大急,翻身上马,挥舞弯刀当先冲锋:“将士们随我来,全力进城抢财宝、抢粮食、抢女人啊!”

一时间马蹄声大作,铁木真及他的部曲不甘示弱,在忽必烈的带领下很快就超过了虚闾权率领的北匈奴骑兵,卷起漫天尘土,铺天盖地一般杀奔木鹿城。

一个多时辰之后,夕阳渐斜,日近黄昏,而五万多匈奴骑兵也兵临木鹿城外。

“吁……”

铁木真勒缰带马,举目眺望,只见木鹿城中浓烟滚滚,恸哭声不绝于耳,城门大开,城墙上旌旗歪歪斜斜,没有一兵一卒防守,城里的百姓仓惶奔走,一派鸡飞狗跳的景象。

檀道济在铁木真身边勒马道:“大汗,虽然项羽、吕望已死,但为了避免汉军赶来将我军堵在城中,不如与虚闾权商量一番,留两万兵马扼守西门,其他人进城劫掠。大汗意下如何?”

虚闾权趁着铁木真减缓速度之际,再次率领北匈奴的骑兵超过了铁木真,并对铁木真的话嗤之以鼻:“让铁木真留在外面扼守吧,等我抢了物资出来分他一半!”

看到虚闾权率领着北匈奴的骑兵自木鹿城南门蜂拥而入,铁木真只能无奈下令全军进城,由忽必烈当先开路,留下檀道济押后,自西门潮水般涌进了木鹿城。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