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五百四十四 万里归乡路

一千五百四十四 万里归乡路


                一千五百四十四 万里归乡路

望着杨四郎远去的背影,项羽许久才转过身来。

字字铿锵的传下命令:“散布谣言,就说我与亚父双双死在叛乱之中,再放火烧一些民宅,造成百姓动荡,让将士们在城门四周埋伏,准备关门打狗。”

“诺!”

有武将答应一声,大步流星的传令而去。

寇准有些愕然:“项王也要用诈死之计诱骗铁木真?”

虽然心中万分悲怆,项羽还是忍不住哑然失笑,哪怕仅仅只是一抹,“不得不承认你们大汉皇帝的这一招真的很管用,听说他就是用诈死连续击败了蒙恬和刘裕。本王必须得学会取他人之长,补自己之短!”

寇准陪笑,拱手告辞:“大王果真有勇有谋,如此一番安排,铁木真想不中计也不行了。下官先行告辞,出门通知冉闵、高宠等诸位将军一声,让他们先埋伏起来。”

寇准前脚刚刚出城,郭侃与吕玲绮就垂头丧气的来见项羽,由郭侃禀报道:“启禀项王,吕智跑了,据守卫城门的士兵禀报,就在慕容恪作乱的时候她带着行囊与十余骑随从出了西门,奔西南方向而去。”

项羽气得发指眦裂,咬牙切齿的道:“这个蛇蝎妇人曾经跟随苏擒见过刘秀抑或是刘邦,十有八九是投奔罗马去了。”

“从大夏到罗马不说万里迢迢,少说也有六七千里路程,她一介弱质女流带着十几个家丁就敢去罗马?”虞姬紧紧握着项羽的手掌,努力安抚他愤怒的心情。

郭侃拱手禀报道:“当年有个名唤高思详的家伙跟随苏擒从洛阳来到大夏,此人枪法娴熟,不在我与季布、钟离昧之下。但在苏擒出城前往大夏之时罹患重病不能起床,便留在了木鹿城休养,后来便和吕智走到了一起,多半由他护卫左右,吕智才敢远走罗马。”

项羽怒不可遏的吩咐郭侃:“你火速带五百轻骑出城追赶,若是追不上吕智,我便与汉军一起挥师罗马,誓要手刃了这个毒妇,以祭亚父在天之灵!”

郭侃答应一声,挑选了五百骑兵自南门出城,策马扬鞭奔蓝马关方向追赶而去。

吕玲绮面如死灰,朝项羽抱拳作揖请罪:“项王,是我管教妹妹不严,亚父之死我也逃脱不了干系。请项王下令杀了我吧,也算给大夏的百姓一个交代。”

“你自由了,想去哪里就去那里吧!”项羽叹息一声,挥手示意吕玲绮离开,“你与吕智不同,你性格耿直,虽是女流之辈,但每次上战场都是以命相搏,这点我项羽还是能看得出来。我若是难为一个女流之辈,岂不让天下英雄耻笑!”

吕玲绮喟叹一声:“既然如此,玲绮多谢项王不杀之恩!”

话音落下,吕玲绮毅然转身,牵过自己的绝影战马,翻身跨上马鞍,双手抱着方天画戟告辞:“山高水长,就此别过,若此生有缘,希望他日能与项王伉俪在中原重逢。”

听了吕玲绮的话项羽不仅心驰神往,喃喃自语道:“你说的是汉国的中原么?我倒是很想去荆楚之地看看,那里是我魂强梦萦的故乡,是我们楚人的故土,可我还不曾踏上这块土地。”

望着吕玲绮孤身一人,匹马单戟,虞姬心中有些不忍。

又想到项羽无后,也不知道是自己不能生育,还是其他原因,有心让项羽纳了吕玲绮做妾,忍不住开口挽留道:“到处兵荒马乱,玲绮姑娘想去哪里?你在木鹿城待了多年,便留下来……与我一起陪伴项王吧?”

听了虞姬的话,项羽板起脸来轻叱道:“婉白你胡说什么,我项羽早就立下誓言,此生只爱你一个女人。若上天注定我们无后,那也是天意!”

吕玲绮闻言强作欢笑,挤出一抹倔强的笑容:“王妃放心吧,我也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弱质女流,寻常的男子三五十个近不得身。况且胯下有绝影宝马,手中有父亲的方天画戟,再远的路我也能回去。”

策马走了几步,扭头留下一抹如花的笑靥:“月是故乡圆,人是故乡亲。万里之外的母亲不知是否还健在人世?若她还活着,我便带她去九原故乡守着父亲的坟墓,了却余生。”

话音落下,吕玲绮叱喝战马,渐行渐远,逐渐消失在了乱糟糟的街巷。

在项羽的部署之下,城里的五万多大夏士兵分头躲藏了起来,全部披盔挂甲只等匈奴骑兵进城便与汉军里应外合,关门打狗。

为了迷惑铁木真,大夏将士按照项羽的吩咐点燃了近百座民宅,使得城中火光冲天,浓烟滚滚。并到处散布项羽及吕望辞世的消息,使得木鹿城中一片恸哭之声,愁云惨淡,天地同悲。

项羽挑选了三千精兵护卫王宫,保护虞姬及大夏国的文官。而自己则披盔挂甲,手提破城升龙戟,跨上踢云乌骓,只等匈奴骑兵入城之后便大开杀戒。

项羽在木鹿城中调兵遣将之时,寇准也出城把项羽准备归汉,以及慕容恪、石达开作乱,吕望被吕智毒杀,并在死前留下遗计让汉军配合项羽合围匈奴骑兵的事情说了一遍。

高宠、岳云等人闻言喜出望外:“哈哈……真是太好了,听说项羽有霸王之勇,武艺不在李元霸之下,我等还以为将有一场恶战呢,没想到现在竟然要齐心协力对付胡狗,真是太好了!”

冉闵击掌叫好,咬牙切齿的道:“真是天堂有路他不走,地狱无门自来投。我刚刚杀了慕容恪这个仇敌,铁木真就送上门来了,这次绝不会再让他活着离开,我一定要亲手剁下他的首级。”

岳云又道:“父帅还派了霍将军率轻骑走密道偷袭匈奴大本营,没想到铁木真竟然主动出来送死。这样霍将军应该压力大减了吧?”

寇准大笑:“哈哈……看来此乃天亡匈奴,一战可定。当渠手下不过七八万兵力,借给了铁木真五万,老巢之中仅剩三两万人,看来霍去疾有望重演冠军侯大破匈奴的一幕,自此之后天下再无匈奴!”

当下四员大将各自率领一万骑兵四散躲藏,准备等铁木真率领的匈奴骑兵进城之后便分头堵住四门,与大夏军里应外合,一举全歼这支来犯的胡寇,彻底消灭这支马背上的强盗民族!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