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五百四十二 天王战魂

一千五百四十二 天王战魂


                一千五百四十二 天王战魂

当慕容恪穿过城门来到吊桥上的时候才看清来的这支兵马,脸上的笑容瞬间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面如土色。

“呵呵……真是冤家路窄啊!”慕容恪倒吸一口冷气,催马便往斜刺里狂奔。

来的这支骑兵正是奉了岳飞之命前来给项羽施加压力的汉军先锋,为首大将胯下飒露紫,左手弯月钩,右手龙虎黄金矛,正是慕容恪的仇敌冉闵。

“好啊,慕容狗贼我遍寻你不到,原来跑到西域来了,哪里走?人头留下!”

就在慕容恪认出冉闵之际,冉闵也认出了慕容恪。正是这个狗贼率领鲜卑连环马打的自己连吃败仗,在他手下三番五次吃了大亏,最后险些在他手上丧命。

自己跛的左足就是拜慕容恪所赐,此刻狭路相逢,岂能放他离开?冉闵当即舍了身后的将士,不顾一切的催马追赶。

天地之间,这对前世今生的宿敌一个疯狂逃命,一个奋力追赶。在茫茫旷野中你追我逐,卷起一溜烟尘。

慕容恪胯下的战马虽是大宛良马,但比起冉闵的飒露紫却是不可同日而语,一盏茶的功夫之后就被冉闵迫近到只剩三四十丈的距离。

“莫非我慕容恪注定要亡命于此?”

慕容恪一脸不甘心,放缓马速,反手摘了铁胎强弓,拉得弓弦如满月,转身就是一箭。

就在慕容恪开弓放箭之际,冉闵大喝一声将手里的长矛当做标枪投掷了出去,反正自己手里还有弯月钩,就算刺不中慕容恪也不打紧。

金飒飒的长矛裹挟着呼啸的风声破空飞出,雷霆万钧,犹如苍鹰搏兔。

慕容恪躲闪不及,被一枪刺穿后背透胸而过,余势未衰,竟然连带着将慕容恪胯下大宛马的颈部也刺穿,瞬间连人带马仆倒在地。

冉闵在奋力掷矛的同时,左手弯月钩一个横扫千军,准确无误的将慕容恪的冷箭击落,毫发无损。

慕容恪连人带马仆倒在地,跌了满嘴尘土,鲜血顺着嘴角汩汩溢出,整个人再也不能动弹。

风沙漫卷而来,吹得这位草原上的名将睁不开眼睛,尽管他想再看这锦绣山河最后一眼,却连眼皮再也无力睁开,喘着粗气呢喃道:“呵呵……我……今日……要死了么?看……来……伟大的……鲜卑……注定……无法崛起了!”

“吁……”

一声雄壮的勒马声在慕容恪耳畔响起,冉闵眨眼间已经策马赶到。

翻身下马,弯月钩一闪,便把慕容恪的头颅摘了下来,转身悬挂在马前,“狗贼,总算落到我的手中了,回头拿你的首级遥祭在幽州追随我战死的将士们!”

“叮咚……冉闵手刃前世今生的仇人慕容恪,达成不死不休任务,全属性+1。当前四维变化如下:冉闵——统率95,武力106,智力69,政治51.”

“叮咚……由于冉闵达成不死不休任务,特殊属性由英魂强化为‘战魂’,斗将厮杀时战意每增加一格,则武力+3,最高可增加12点。”

就在冉闵砍下慕容恪首级之时,远在万里之遥,正在剧县运筹帷幄的刘辩脑海中同时响起了系统的提示音,不由得喜出望外:“好啊,真是不容易,冉天王终于报了前世今生的大仇,手刃了慕容恪这个狗贼。除了英魂强化为战魂之外,没想到还有四维全体+1的额外奖励!”

“大战项羽在即,强化后的冉天王配上杀胡属性,在对阵项羽、阿喀琉斯的时候火力全开,能够上升到125的武力,对于岳飞军团来说实在太重要了。要围杀项羽、阿喀琉斯这样的非人类,必须有个冉天王这样的扛鼎猛将正面站出来迎战,其他人在侧翼助战,方有胜算!”

刘辩心潮澎湃,站在剧县的城楼上极目远眺,山河锦绣,乾坤大好,似乎距离汉家一统天下之日已经为时不远。

远方日薄西山,让刘辩想起了虞姬,心底喃喃自语道:“既然冉闵手刃慕容恪成功,看来岳飞的三十万大军已经兵临大夏城下。也不知道虞姬能否说服高傲的项羽归汉,我敬你是条汉子,若你愿意化干戈为玉帛,朕必不食言!”

按照帝王无情的心理,刘辩是绝对不应该留下项羽的。但内心深处的那个灵魂又对项羽有着难言的敬意,所以刘辩愿意赌一把,留项羽活在这个世上。

天下纷争,遍地狼烟之时,项羽尚且不能与自己抗衡。刘辩相信当尘埃落定,大汉一统寰宇之际,项羽应该更没必要再挑起事端。若项羽真如此做了,正好给雨后春笋一般的将二代一个磨炼的机会。

就在冉闵追逐慕容恪之际,高宠催促胯下玉顶火龙驹,手中虎头錾金枪一招,喝令大军停止前进的脚步:“大军暂停!”

岳云与高长恭一起催马赶了上来,岳云一脸不解的问:“我看木鹿城中火光冲天,杀声大作,显然是大夏人起了内讧,我等何不趁机杀进城去,一举灭了大夏?”

高宠立马横枪,冷静的道:“岳帅决定先礼后兵,攻心为上,攻城为下。岳帅只说对项羽施加压力,并没有让我等攻城。或许寇准已经说服了项羽归顺,我等若是贸然攻城,说不定会弄巧成拙,还是等寇准出来之后再做决定吧!”

“兄长所言极是!”

高长恭对高宠的话表示赞成,虽然不是自家兄弟,但彼此都姓高,五百年前是一家,所以高长恭尊高宠为兄长,举目眺望道:“再说了,都说大夏国相吕望足智多谋,万一这是项羽的诱敌之计,我等贸然入城反而会中了埋伏。还是派人把情况禀报岳帅,等见了寇准之后再做决定不迟!”

岳云颔首道:“两位高将军说得有理,那就暂时在城下驻兵,派人禀报父帅!”

四万汉军铁骑在木鹿城南列开阵势,兵雄马壮,旌旗招展,刀枪蔽日,令城内的大夏士兵不寒而栗,未战先怯。

这时候木鹿城里的大夏士兵几乎全部出动了,叛卒死的死逃的逃,混乱之中有人被汉军气势所慑,趁乱出城逃走。更多的将士则前往大夏王宫帮助救火,另外一部分则登上城墙准备防守。

守卫城门的大夏武将催马前来禀报项羽:“启禀大王,城外来了四五万汉军骑兵,正在南门外列阵,意图不明。不知我军该如何应对,是闭门死守还是……”

项羽叹息一声,挥手道:“不必了,我已经决定让相父率领你们归顺大汉。我军元气已丧,面对着近百万汉军,根本无力抗衡,还是接受现实,尽量减少伤亡吧!”

在数万大夏士兵的齐心协力下,大夏王宫的熊熊大火终于被扑灭。

郭侃、吕望、虞姬、寇准等人俱都被大火炙烤的焦头烂额,口干舌燥,急忙带着百余名宫女、宦官前来御膳房一带寻水解渴。项羽也带着杨四郎、吕玲绮等人穿过满目疮痍的宫殿匆匆赶来探望众人。

由于大火熊熊,灰烬飞扬,王宫里的几口井全都遭到了污染,水面飘荡着大量的干柴灰烬,能喝的水只剩下御膳房里一口大缸里的清水。

有宫女用木瓢舀了端给虞姬和吕望:“请王妃与国相用水解渴!”

回头看看身后百余名饥渴的眼神,一个个蓬头垢面,满脸灰尘,嘴唇几乎干裂了,眼巴巴的望着宫女手里的木瓢,虞姬就知道大伙儿都干渴到了极限。

“呵呵……我与大王说话的时候刚喝过茶,一点也不渴,还是你们先喝吧!”虞姬笑容可掬的把木瓢推回去,让宫女先喝。

“谢谢王妃!”

宫女眼眶湿润了,千恩万谢,接过木瓢仰起脖颈大口大口的灌进腔子里。

“真是不知好歹,不知道先让国相与诸位大人饮用么?”有太监头目上前训斥,夺过木瓢递给吕望与郭侃、寇准。

郭侃与寇准见虞姬都不喝,若是与宫女、太监抢水喝未免有失风度,俱都婉言谢绝,却一起规劝吕望:“你老人家年事已高,经不起折腾,喝口清水滋润下喉咙吧?”

众宫女、太监也一起劝谏:“国相已经鬓发苍白,却依旧为国操劳,若你不喝我等又岂敢造肆?”

吕望已经七旬有余,耐不住众人的劝谏,便笑吟吟的接过木瓢喝了几口,滋润下几乎冒烟的嗓子:“呵呵……既然诸位抬爱,老朽只好先饮为敬!”

看到吕望喝过清水,其他焦头烂额,嘴干唇裂的太监宫女这才排着队依次饮水解渴,在酣畅淋漓的同时纷纷咒骂慕容恪、石达开忘恩负义。

就在一缸清水被喝了一半之时,第一个饮水的宫女忽然抱着腹部蹲在地上呻/吟了起来,痛苦之情溢于言表,脸颊几乎扭曲变形,片刻之后便脸色变青,四肢痉挛,浑身抽搐,旋即气绝身亡。

就在第一个宫女咽气的时候,其他十几个先喝了清水的太监与宫女也纷纷痛苦的跪倒在地,或蜷缩挣扎,或奔走惨叫,一个个痛苦莫名。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