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五百四十一 天地虽大,却无立锥之地!

一千五百四十一 天地虽大,却无立锥之地!


                大夏皇宫浓烟滚滚,杀声震天。

慕容恪本想趁着大夏军还没反应过来之际,率领石达开的旧部以及自己与耶律楚材策反的叛军围杀项羽,没想到答应了共同起事的“木易”非但不帮忙,反而率领大夏士兵来救援项羽,慕容恪不由得发指眦裂,五内如焚。

“木易,你这个忘恩负义之徒,身为大元的驸马,大汗的亲妹夫,竟然吃里扒外,背信弃义,你有何面目立于天地之间?”慕容恪策马提剑破口大骂,恨不得把出尔反尔的杨四郎生吞活剥。

四郎杨延辉策马提枪,从西面率领忠于项羽的大夏军与叛军展开了血肉横飞的肉搏战,一边挥枪厮杀一边答道:“慕容恪,正因为某不能忘恩负义,所以才不肯背叛项王!大汗把妹子许配给我,我杨延辉没齿难忘,在为大元效力的六七年间,我一直忠心耿耿,从无二心……”

杨延辉马蹄踏处,手起枪落,连挑数名叛卒,丝毫不影响与慕容恪的唇枪舌剑,“大汗对我的恩情,我杨延辉已经报答,自从某归顺项王之后便缘分已尽。项王待我等不薄,不忍背叛!”

“我呸……强词夺理!”

慕容恪一脸鄙夷,唾沫横飞,“你才跟了项羽不到两年的时间,他如何待你个不薄法?区区两年的时间,你难道便忘记了结发妻子,忘记了对你恩重如山的大汗?”

杨延辉长枪飞舞,正气凛然,朗声道:“大汗的恩情与夫人的情义我杨延辉没齿难忘,但我更不能忘了生身父母,更不能忘了自己的故国!”

慕容恪这才发现自己因为愤怒竟然没有注意到木易口口声声自称杨延辉,一边指挥身边的将士围攻,一边大声责骂:“姓木的,你莫非得了失心疯,为何自称杨阉龟?”

杨延辉用更加凌厉的枪法回答慕容恪的羞辱:“实不相瞒,木易乃是我虚构的名字,我真正的身份是大汉名将杨业之子,满门忠烈的杨家之后,排行第四,表字延辉。因当年边关战败成了匈奴的俘虏,后来被夫人看上,方才免于一死,因此便以‘木易’之名掩人耳目。”

听了杨四郎的自叙,慕容恪不由得目瞪口呆,心中懊恼不已。

早知如此自己就不该去约他造反起事,那样的话大夏士兵也不会来的这么快,说不定能趁着项羽不备将其围杀,而现在似乎大势已去!

“罢了,罢了,看来上天不助我鲜卑啊!”慕容恪见大势已去,只能仰天叹息,拨马直奔南门而去。

昨日傍晚慕容恪来找杨延辉,告诉他铁木真到了盘踞在黑海边上的南匈奴之后卧薪尝胆,历时两年赢得了南匈奴单于当渠的信任,借给他了五万骑兵前来大夏趁火打劫;准备趁着项羽内忧外患,焦头烂额之际杀进木鹿城劫掠物资,抢夺粮食甲胄,作为东山再起的资本。

杨延嗣这才知道慕容恪一直与铁木真有勾结,并且和联合了大元旧臣耶律楚材谋取便利,策反了不少对项羽心怀不满的大夏人,企图与铁木真里应外合一举攻占木鹿城。

慕容恪的计划让杨四郎大吃一惊,心中左右为难,举棋不定,只能暂时答应了慕容恪的邀请,回头再做打算。

慕容恪来见杨四郎的时候带了百余名精锐杀手,做好了如果被拒绝就杀人灭口的打算。而木易一口答应下来之后也打消了慕容恪的顾虑,毕竟是铁木真的亲妹夫,还能胳膊肘子向外拐不成?因此不复多疑,自以为增加了一名帮手。

慕容恪走后杨四郎犹豫不决,既不忍辜负铁木真的恩情,又不想出卖项羽。

若说这两年项羽对杨四郎有多么器重那是客套话,关键杨四郎看出了以吕望为首的文武已经有了归汉之意,若是自己帮着铁木真横插一杠子何异于与故国为敌?

若是传出去,岂不让满门忠烈的杨家蒙羞,自己有何颜面面对父母兄弟,有何面目面对杨家的列祖列宗?

一整夜杨四郎辗转难眠,举棋不定,今天起床后一直闭门不出。直到杀声大作方才如梦初醒,急忙去军营中召集了万余名大夏将士,杀奔大夏王宫来救项羽。

看到慕容恪拨马逃窜,杨四郎想起同僚一场,不忍追赶,装作视而不见放慕容恪奔南门而去,继续率部剿杀叛军,救援项羽。

正在家中一片迷茫的吕玲绮不知道该何去何从,自从昨夜妹妹吕智就来劝她一块离开木鹿城前往罗马投奔刘邦,说是项羽大势已去,再留下来已经没什么前程,更不用说替父报仇,出人头地了。

吕玲绮忽然觉得自己厌倦了漂泊,从大汉万里迢迢来到人生地不熟的大夏刚刚安定了下来竟然又要去万里之遥的罗马,这一刻吕玲绮忽然无比强烈的思念故乡,思念远在洛阳的母亲,甚至是那个有些憨厚的黑脸汉子。

因此任凭吕智磨破嘴皮子吕玲绮也没有答应跟着她去罗马,这让吕智懊恼不已,忿忿的跺脚回房睡觉去了。

今天一大早吕玲绮才发现吕智不见踪影,但见她的行囊都还在,猜测她应该不会就这样孤身一人前往万里之遥的罗马,或许是到街上散心或者打听动静去了吧,因此也未在意。

晌午时分,忽听得王宫方向人喊马嘶,吕玲绮还以为汉军杀进城来,想起项羽对自己姊妹的恩情,急忙手提方天画戟,翻身跨上绝影马,直奔大夏王宫。

抵达王宫之后吕玲绮才知道竟然是慕容恪、石达开造反作乱,不由得又惊又怒,急忙策马挥戟杀进人群之中,救援项羽。

吕玲绮虽是女流之辈,但仗着绝影战马神骏,手中方天画戟无坚不摧,在乱军中纵横驰骋,所向披靡,杀的叛军节节后退。

得了杨四郎与吕玲绮的支援,围攻大夏王宫的叛军乱作一团,被项羽冲破箭雨徒步冲杀了出来。吼声如雷,破城升龙戟如同龙腾虎跃,寒光闪出,无人能挡,每一戟劈出,都会砍杀数人。

无论是挥枪格挡,还是举刀招架,抑或是惊慌躲避,或者侧身躲闪,都逃不开升龙戟的万丈光芒。

一戟劈出,雷霆万钧,人头飞起,脑浆迸裂,血肉横飞,骨骼寸断。

项羽一路冲锋,从内宫门杀到正门口,总计五百一十八步,共计斩杀一千一百二十四人,每一步杀两人有余。

直杀的血染征袍,脸颊上、头发上、虬髯上全都是斑驳的血渍,整个人如同刚刚从血海中爬出来一般。

在项羽的血腥反击之下,叛军终于胆寒,纷纷丢盔弃甲,抱头鼠窜,做了鸟兽散。

石达开自知大势已去,纵然天大地大也无处可去,索性就地盘膝而坐,引颈待戮,任凭手下亲兵百般拉扯却也不肯逃命,直到项羽来到面前,依旧纹丝不动。

项羽大踏步来到石达开面前,手中破城升龙戟高高举起,厉声喝问:“石翼,我项羽自问待你不薄,你因何勾结慕容恪叛我?”

石达开盘膝而坐,双目紧闭,一脸视死如归:“我当初从巴蜀不远万里率部来投,就是希望借大王的力量战胜刘辩,刘备负了我,我却不能负刘备。后来听闻汉中王被刘辩毒杀,想起故主的恩情,我更是发誓要替他报仇雪恨……”

听了石达开的辩解,项羽愤怒的表情慢慢平静了下来,高高举起的升龙戟也缓缓放下:“如此看来,你也是个恩怨分明的忠义之辈,我项羽也没有亏待你吧,为何叛我?”

石达开面如死灰的道:“我从巴蜀奔波万里来大夏就是不愿意投靠刘辩朝廷,听闻大王有意下令举国降汉,这是石某不能接受的,因此只能作乱。若是侥幸杀了大王,便据城死守,顽抗到底,来个玉石俱焚……”

顿了一顿,缓缓睁开眼睛望着项羽,恳求道:“愿赌服输,既然败了,我石达开无话可说,要杀要剐,悉听尊便,我石达开绝无半句怨言!”

项羽喟叹一声“你也算是个铁骨铮铮的汉子,性格与我一样倔强。你不肯降汉与我的心理一样,本王……哦,我现在已经不是大夏国王了,我理解你的心情,你走吧!”

项羽收了长戟,转身就走,放石达开一条生路。

“哈哈……天大地大,哪里又有我石达开的立足之地?”

就在项羽走出数步之后石达开仰天大笑,声音凄烈,忽然横剑自刎。

锋利的剑刃瞬间便撕破了咽喉,殷红的鲜血喷涌而出,整个人颓然无力的向后倒去,双眼缓缓阖上,就此气绝身亡。

“倒是一条汉子!”项羽叹息一声,顾不得感慨,匆匆指挥将士救火去了。

慕容恪一路策马,率领了数十骑顺着街巷朝南门狂奔而去,及至城门口忽听得城外马蹄声大作,烟尘滚滚,一彪骑兵犹如潮水般汹涌而来,不由得又惊又喜,“唉呀……大汗竟然来的如此之快?实在太好了!”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