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五百三十九 死为鬼雄

一千五百三十九 死为鬼雄


                大夏王宫,霸王殿。

“你不是跟随苏擒去罗马了么,为何突然归来”

时隔半年与虞姬再次相见,项羽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自从这个最爱的女人从身边离开之后彻夜难眠,魂牵梦萦;还以为此生再也不能相见,没想到虞姬就这样悄无声息的重返了木鹿城。

虞姬很平静,嘴角挂着一抹淡淡的微笑:“我回来了,是汉将吴启派人把我送回来的。”

听了虞姬的话,项羽忽然一阵心痛,咬牙切齿的道:“好啊,你果然与汉军有勾结,既然如此,又何必归来去大汉找你的王妃妹妹,凭你的姿色或许能够得到刘辩的青睐,姐妹二人共侍一夫,岂不是逍遥快活”

经历了半年的风波,虞姬已经看淡了世事,对于项羽的错怪并没有急于解释,心平气和的道:“臣妾之心唯系大王一人,若大王不信,婉白也不想多费唇舌。我与苏秦前往罗马途中,在蓝马关附近遭遇汉军伏击,我与苏擒被擒,余众尽皆逃散”

“我还以为你跟着苏擒到了罗马,原来你被汉军捉了。若是护送你的侍卫被擒也就罢了,逃散了竟然不回来报我”听了虞姬所言,项羽震惊不已,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

虞姬的这番话言者无心,却对项羽的信心造成了巨大的打击,半晌才回过神来,突然才感到自己的威信已经荡然无存,树倒猢狲散,想来就是这个样子了

“呵呵看来大夏要亡了,这些人已经不把我这个国王放在眼里了,这么大的事情居然没人来向我禀报,我这国王已经是名不副实了”项羽嘴里呢喃着,突然无力的瘫坐在虎皮帅椅上。

虞姬淡然道:“大王啊,若是你心中有臣妾,便听我一句劝。人力终究有限,不可与天命抗衡,大汉帝国百万雄师滚滚而来,纵然大王身负移山填海之力,却也不能争锋。不如顺天应命,率大夏子民归汉,避免生灵涂炭。”

项羽背靠着虎皮座椅,静静的听着虞姬的规劝。

若是半年之前有人敢对项羽说这番话,项羽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斩下他的脑袋,但在数次大败之后项羽心中的锐气已丧,纵然傲骨还在,却也知道凭手中的六七万人马根本无力抗衡近百万汉军。

自己可以蔑视死亡,但却没有资格轻视汉军,再说些狂妄自大的话无疑非常幼稚可笑;更是自欺欺人,看清现实,接受现实也是一种勇气

看到项羽出奇的平静,虞姬欣慰不已,眼角不知不觉间已经湿润:“若大王愿意做官,臣妾一定会托芷若向汉天子求情,让你坐镇一方。若大王不愿意做官,臣妾愿陪你归隐山林,遨游四方”

听完虞姬的话,项羽嘴角微翘,傲然道:“罢了,罢了,我也知道大势所趋,凭大夏的国力已经无法抗衡百万汉军,但我项羽又岂是屈膝求饶之辈我会下令打开城门,让大夏的军队和百姓归顺汉军。”

虞姬先是喜出望外,接着又一脸疑惑的道:“大王这意思到底是归顺汉军还是不归顺,请恕臣妾愚昧。”

项羽还未搭话,忽然守卫城门的校尉匆匆前来禀报:“启奏大王,有个自称寇准的大汉使者此刻正在城门外求见。”

项羽坦然坐在虎皮座椅上,平静的道:“让相父出城迎接汉使吧,大势已去,我项羽是时候为大夏的百姓与将士们谋一条出路了,我不能拖着百万子民为我陪葬。”

大夏国相吕望满面愁容的出门迎接寇准,百万汉军压境,大势已去,已非人力所能回天,纵然吕望足智多谋却也束手无策。有心劝项羽归降,保全性命和大夏国,却也知道项羽性格倔强,只怕宁死也不会投降,只好闭门不出,随波逐流。

吕望与寇准在木鹿城东门相见,寒暄施礼完毕后策马在前面引路,带着寇准一行直奔大夏王宫,直奔霸王殿拜谒大夏国王项羽。

“在下大汉兵部郎中、参军寇准拜见大夏项王”寇准来到霸王殿之后鞠躬施礼,态度谦恭。

项羽背靠着虎皮座椅,连正眼都没有看寇准,肃声道:“你且站到一旁,听我与虞妃及相父把话说完。”

吕望脸色凝重的向前一步,拱手道:“请大王直管吩咐,若老臣力所能及,万死不辞”

项羽面无表情的微微颔首:“相父一定能够做到,木鹿城中的兵马只剩下六七万,而东有岳飞三十万雄师大兵压境,南有吴启五十万重兵虎视眈眈,大夏已经无力抗衡。再抵抗下去也是徒增伤亡,所以孤决定让你开门投降,保全大夏将士以及百姓的性命”

寇准闻言喜不自禁,没想到自己还未开口项羽竟然主动投降,真是白捡了一桩大功,急忙上前一步道:“大王尽管放心,寇准临行之前岳帅早有吩咐,若项王愿意化干戈为玉帛,绝不伤害大夏一兵一卒,绝不动百姓的一针一线。”

虽然吕望知道大夏已经别无选择,可是当这话从目空一切的项王嘴里说出来的时候还是一阵耳晕目眩,登时热泪盈眶,哽咽道:“大王的心思老臣理解,老臣一定不负大王所托,竭力保全大夏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

虞姬也是悲喜交集,涕泪横流:“大王,你终于看开了”

“哈哈”项羽忽然放声大笑,声震大堂,直震的在座众人耳膜嗡嗡作响。

就在众人不解之时,项羽忽然拍案而起:“孤只是说让相父带着大夏的将士开门投降,保全大夏的子民,但并没有说孤要投降。”

寇准一脸不解之色,拱手问道:“大王此话何意大夏的将士们归顺大汉,岂不就代表大汉归顺”

项羽双眼圆睁,目光炯炯,声音犹如雷霆,叱喝道:“汉使你听好了,孤只是说让相父率军民投降,但孤却宁死不降。待岳飞大军兵临城下之时,孤会单戟匹马杀出去拼个玉石俱焚,杀到只剩下最后一滴血时便作罢大夏国王可以降汉,但我项羽却宁死不能降”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