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五百三十五 高手过招

一千五百三十五 高手过招


                一千五百三十五 高手过招

虞干年近五旬,出自会稽虞氏,是名闻江东的大商贾,旗下的产业包括贩铁、贩茶、贩马等行业,每年都赚的盆满钵益。

其子看到金陵的青楼勾栏日进斗金,有全国各地的商贾达人、纨绔公子慕名而来,在秦淮河畔醉生梦死,一掷千金,于是也斥巨资进入了风月行业。

只不过虞氏起步太晚,根本无力与其他闻名遐迩的对手竞争,虞干的两个儿子情急之下干起了逼良为娼,强掳民女的勾当。却被微服私访的太子刘齐听到了这件消息,于是雷厉风行的把虞干的两个儿子绳之以法,让公孙策用狗头铡铡死在菜市口,并将虞氏开设的万花楼没收充公。

虞干恨不得生啖刘齐的肉喝刘齐的血,但穷不与富斗,富不与官斗,更何况对手是大汉储君,就算虞干富可敌国也不过是以卵击石,只能打掉牙和血吞,默默咽下了杀子之恨。

至于武如意所说的“神偷”云云,全部都是忽悠冯蘅的谎言,目的在于让冯蘅把刘齐出征的消息透露给有杀子之恨的虞干,再让虞干向魏军通风报信,增大刘齐阵亡的可能。

如果虞干没有这么大的胆子,武如意也只能顺其自然。毕竟这件事风险太大,武如意是绝不敢亲自出手的。在武如意的骨子里,从来就不是一个孤注一掷的赌徒,而是先给自己留好退路。

冯蘅的两个心腹太监一番寻访,连夜找到了虞干的府邸,道明来意,奉上十两黄金作为定金,并约定若是能从太子府盗出书信,再另外赠送五十两黄金答谢。

虞干刚开始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听到一半便明白了个十之八九,心中暗自咒骂“莫非我儿在天有灵,让刘齐出城送死去了?”

虞干只有两个儿子,被刘齐铡了之后已经生无可恋,听了两个太监所言决定为子复仇,当即一口答应了下来,先接了定金把两个太监打发走了。然后就派了几个心腹仆人到大街上探听动静,果然见半夜里有一支禁军从东门出城而去。

现在的江东已经是太平盛世,百姓们路不拾遗,夜不闭户。更兼许多城外的纨绔子弟夜晚会进城寻花问柳,所以金陵的城门一直是彻夜打开,不过就是盘查的紧了一些。

虞干报仇心切,当即修书一封,把自己与刘齐的恩怨情仇大致叙述了一遍;后面又把宫里太监找自己盗书,刘齐中计出兵的消息详细写了一遍,希望魏军主将能够伏击刘齐成功,替自己的儿子报仇雪恨。

为了让魏军主将相信自己书信中所言,虞干又把太监送来乾阳宫里特制的黄金附上作为信物,以免魏军主将见疑。

做好一切之后,虞干从府上挑选了三个机灵的门客,命他们携带书信与黄金连夜出城,向东寻找魏军通风报信,并打算尽快变卖家产,携带着妻女逃亡冀州避难。

李元芳亲自带着锦衣卫在金陵四门游走,盘查可疑人员,一眼就发现了虞干的门客鬼鬼祟祟,眼神飘忽。当即喝令锦衣卫拿下拷问,轻而易举就把虞干的书信与黄金搜了出来。

李元芳下令把嫌疑人关进大牢,亲自拿着书信与黄金来见王猛:“启禀王相,果然不出你所料,大军前脚刚出城下官便从几个门客身上搜出了一封通敌叛国的书信。”

王猛看后面色如霜,沉声道:“虞干的书信中明确提到了冯淑仪要求其盗回被刘恪篡改的书信,这一点已经是铁证如山。但并没有证据证明冯蘅通敌叛国,所以必须把虞干下狱盘问。”

王猛相信只要抓住了冯蘅的把柄,就不怕冯蘅不把武如意咬出来,但当务之急是先灭了来犯的魏军,再刨根问底揪出元凶也不迟。

当即派遣李元芳率领锦衣卫前往虞家拿人,又派人去邀请刘伯温、狄仁杰、糜竺、鲁肃、张居正等五位顾命大臣连夜来自己府上议事。最后派人拿着自己的书信与调兵虎符前往钟山与栖霞山命道衍和尚、袁天罡、张三丰等人连夜集结僧兵、道兵,随时待命。

一万人的禁军连夜出城动静不小,刘伯温、张居正等人听到后便各自派遣仆人出门打探,惊闻太子与廖化率一万禁军连夜出城,行踪不明。

众人正各自狐疑,就接到了王猛的邀请,当即快马加鞭赶往王猛的丞相府一探究竟。

王猛将几位同僚一一迎接进府邸,在议事厅里围坐在一起把事情的来龙去脉,以及自己的一石二鸟之计说了一遍,只不过把怀疑武后的这一段憋在了肚子里。

毕竟武如意是当朝皇后,在没有确凿证据的情况怀疑他很可能被有心人利用,反而会置自己于不利的地步,以王猛的城府自然不会犯这样的错误。

王猛最后拱手道:“事急从权,为了让勾结魏军的内奸露出狐狸尾巴,所以猛在没有通知诸位的情况下与太子自作主张,还望诸位同僚莫怪!”

“王丞相在青州坐镇多年,面对着唐魏的夹攻把青州防御的固若金汤。论防御之道,我等自叹不如,何怪之有!”由刘伯温代表在座众人表达了观点,同时对于北海王刘恪的胆大妄为震惊不已。

王猛继续道:“兵贵神速,瞬息万变,太子与廖化已经离开京城两个多时辰了;猛打算稍后率领剩下的禁军与郡兵出城,与钟山上的僧兵、栖霞山上的道兵在黎明之前随后向东,与太子前后呼应,争取能够引诱乐义上钩,给他来个内外夹攻,一举歼灭。”

“既然如此,有劳王丞相了,京城里的一切事宜交给我等便是!”刘伯温再次代表众人表态。

众顾命大臣正商议之间李元芳匆匆来报,已经把虞干全家近百口缉拿归案,在严刑拷打之下对私通魏军之事供认不讳,又交代了受冯淑仪托付前往太子府盗书之事。

王猛当即命文吏把虞干的书信誊抄了一份,原件留下来当做证据,反正魏军主将也不认识虞干的字迹。又让李元芳从锦衣卫之中挑选几个能言善辩之人乔装打扮,携带着伪造的书信与黄金向东寻找魏军,引诱乐义上钩,争取给他来个内外夹攻,一举全歼。

李元芳拱手道:“千户戴宗能够日行千里,又奔波多年,颇有经验,此事有他出马最合适不过。”

戴宗接到命令之后立即带了两名锦衣卫乔装打扮,连夜出城向东诈敌而去。

“王猛这就带着剩下的禁军连夜出城,会合僧兵、道兵顺着长江向东,与太子率领的禁军保持足够的距离,见机行事。”

王猛拱手辞别众人,脱下朝服换了一身戎装,腰悬佩剑,带着一万禁军与八千郡兵自南门离开金陵。会合了姚广孝率领的一万七千僧兵,以及张三丰率领的五千道兵,趁着天色未亮,向东进军。而主动前来教导僧兵、道兵拳脚的黄飞鸿则一起随行。

天色黎明之时,金陵城又恢复了宁静,繁华依旧如往昔一般。

秦淮河畔依然桨声烛影,纸醉金迷;寻欢作乐的公子哥儿,倚门卖笑的风尘女子对于晚上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只求今朝有酒今朝醉。

戴宗带着两骑快马越过刘齐、廖化率领的禁军,沿着长江向东寻找,直到傍晚时分方才从惊慌失措的百姓嘴里得知毗邻境内出现了大批魏军,当即策马扬鞭直奔毗邻方向寻找魏军而去。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