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三百五十三 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

一千三百五十三 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


                乾阳宫,淑仪宫邸。

冯蘅是刘辩最早的女人之一,论资历仅次于皇后唐婉,而且一口气给刘辩生了俩儿子,因此早期在后宫中地位很高。

不要说貂蝉、陈圆圆这些没有外戚撑腰的嫔妃不敢惹她,就连唐后与穆桂英、武如意两个妃子也要让她三分,因此造成了冯蘅飞扬跋扈的性格,一直在争取成为四妃之一,与武、穆二人并列。

谁知道卫梓夫后来居上,在生了河东王刘征之后被刘辩擢升为淑妃,这直接让冯蘅进入暴走状态,当着文武百官的面大骂刘辩“昏君”,最终换来了软禁冷宫一年的下场。

好在刘辩做不到冷血无情,在一年之后看在两个儿子的面上,念在当年的旧情份上,把冯蘅从冷宫里放了出来,赏赐了一个美人头衔。

经过这次教训之后,冯蘅的性格大为收敛,再也不敢有非分之想。在后来侍寝刘辩的时候使出浑身解数,放下身段用出各种姿势把刘辩哄得高兴了,又重新恢复了淑仪的身份。

但冯蘅也知道乾阳宫中佳丽云集,要模样的有模样,要头脑的有头脑,要武艺的有武艺,要才华的有才华,要后台的有后台;自己根本没有出人头地的机会,只要能够保住自己的淑仪之位,不愁吃喝,无忧无虑的终老,就算烧了八辈子高香。

掌灯时分,娘仨围在一起吃晚饭,刘恪草草扒拉了几口找了个理由出门去了,只剩下冯蘅与刘泽相对而坐。

看到这个不学无术的儿子一直在偷笑,冯蘅一脸纳闷,放下碗筷问道:“泽儿,你一晚上为何偷笑不止”

刘泽胸无点墨,当即把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最后道:“母嫔,等太子立了大功后定然会高看我一眼,到那时其他兄弟再也不敢小瞧我了”

知子莫若母,冯蘅顿时心头一紧:“你哥哥接到了情报,为何不亲自给刘天下送去,却要借你之手”

冯蘅知道这个草包儿子肚子里藏不住话,当即把他打了又派宫女把刘恪召到自己房间里问话。刘恪最初还百般抵赖,说书信不是自己给刘泽的,自己一无所知。

后来刘恪被问的紧了,又说是杨继周让自己转交给太子的,自己不愿意去看刘齐那张目中无人的脸庞,所以便打刘泽去给太子送信。

“你老实招来,事情一定不会这么简单”冯蘅一拍桌案,厉声呵斥,“赵毅送回来的是孟将军的书信,若不是你刻意讨要,他岂会委托他人转交你这般遮遮掩掩,定然有什么事瞒着母亲,若是出了漏子,我可保不住你。”

被母亲连逼问加恐吓,十三岁的刘恪只好从实招来,把自己擅改书信企图借刀杀人的事情从头至尾说了一遍。

冯蘅听完之后不由得目瞪口呆,半晌说不上话来。

“母嫔,你咋了”刘恪也有点害怕了。

冯蘅这才哭出声来,呜咽道:“你这个小祖宗啊,母嫔可是再也不想进冷宫了,你竟然给我捅了这么大的漏子。你擅改情报,怂恿太子出征,这可是谋害储君,贻误军情的大罪啊,若是露了馅怕是要被你父皇赐死啊”

刘恪忿忿不平的道:“我就是看不惯刘天下志得意满的样子,不就是因为他是唐后所生么如果他贪功冒进死在了魏军的箭下,谁又知道是我蛊惑他出征的”

冯蘅此刻已经方寸大乱,犹如热锅上的蚂蚁搬团团乱转,最后决定去向武如意求救:“不行,我得去找武后讨个法子,看看能不能保住你这条小命”

冯蘅立刻命宫女掌起灯笼,大步流星的直奔武如意的景宁宫求援。见面之后甚至顾不上施礼,屏退左右便跪倒在地:“姐姐,妹妹在宫中只有你一个值得信任的人,你可得帮我救救恪儿。”

刚刚吃过晚饭,准备参经颂佛的武如意一脸诧异:“妹妹这是怎么了,起来说话”

听完冯蘅所说,武如意心头大震,震惊之余还有些惊喜,对刘恪这个少年也是刮目相看。虽然他的计划还非常稚嫩,而且漏洞百出,但以十三岁的年龄就这般歹毒阴险,若长大之后怕是将会一个极为危险的人物。

“我本以为治儿没有机会登上太子之位了,没想到刘恪这小兔崽子胆大包天,竟然来了这么一出。若是刘天下一死,治儿有很大的机会成为储君啊”

一念及此,武如意的一颗心狂跳不已,没想到自己距离更进一步竟然如此之近。

但武如意却也知道如果刘齐战死沙场,刘恪母子估计也完了,毕竟纸包不住火。就算刘齐死了,不是还有杨继周与赵文卓在么,几个大臣把事情一梳理,就能讨论出眉目,这种小把戏也就骗骗还未弱冠的刘天下。如果自己掺和进去,固然刘齐、刘恪完了,只怕自己也会引火烧身,所以必须设法置身事外。

“妹妹啊,这件事我帮不上你,或许太子压根不会出兵吧”武如意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笑道,“呵呵,或许都是小孩之间开玩笑吧,也可能是恪儿编出来故意骗你的。”

冯蘅摇头道:“恪儿已经交代了,此事千真万确,劳烦姐姐帮忙想个办法。”

武如意皱眉道:“如果是真,我也帮不了你。你去城东百花巷拜访一个叫虞干的商贾吧,他的府上有几个神偷闻名京城,你让他派人去太子府把书信偷回来,就没有了证据。万一太子有个三长两短,也不会有人知道是恪儿修改了书信,咬死刘齐擅自出兵就是,恪儿最多犯了越俎代庖之罪。”

冯蘅大喜过望,对武如意连声拜谢,立刻返回自己的宫邸,找了两个机灵的太监携带了厚礼,让他们连夜去一趟百花巷拜访这个姓虞的商贾,让他派人去太子府把书信偷回来,事成之后必有重谢。

望着冯蘅的背影,武如意嘴角露出一抹微笑,喃喃自语道:“去年初春,太子微服私访,查到虞干的儿子开设的青楼之中逼良为娼,一口气把虞干的儿子铡了两个,没收了虞家一半财产,只怕虞干对刘天下恨之入骨吧”

如果刘齐不出兵则罢,只要刘齐出兵,虞干十有八九会派人向魏军报信,定然会增大刘齐阵亡的可能。而且冯蘅说得这番话没有第三个人在场,只要自己咬定一无所知,便可以置身事外,简直是完美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