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三百五十二 一石二鸟

一千三百五十二 一石二鸟


                听自己的老丈人说要对付武皇后,刘齐的热血顿时沸腾起来。

什么叫自己人,什么叫力撑,这就是!

哪怕对手再强大,哪怕对手再盘根错节,也要一往无前为自己扫平道路,这就是自己人。若非自己是王勐的女婿,他又怎会如此不顾一切的帮自己?

在王勐来京之前,这对翁婿仅有一面之缘,刘齐对这个岳父还没有什么印象,也没什么感觉,反正就是自己其中一个姬妾的父亲而已。

但自从王勐入京接替荀担任丞相之后,刘齐才感到了岳父的力量,他可以在朝堂上替自己遮风挡雨,把所有不利于自己的流言蜚语以及阴谋诡计全部挡在身后,让自己高枕无忧的坐在太极殿上。

不知何故,每当提起武皇后,刘齐心中总是不由自主的产生畏惧之感。

这个女人气场太强大,就算面带微笑,但一言一行都会让人绷紧神经,小心翼翼的相处,唯恐一不小心就会被他抓住把柄,陷入不利的地步。

大汉以孝治国,刘齐每天早朝之后都必须去后宫走一趟给祖母何太后,以及两位母后请安。每次去见武皇后都会让刘齐如坐针毡,尽管武皇后其实并没说什么,但刘齐就是浑身不自在,每次踏进景宁殿都是硬着头皮。

刘齐有时候也会想,是不是武如意的皇后身份让自己不舒服?但仔细想想又不是,因为同为皇后的甄宓就没有让自己产生这种感觉,反而有种很亲切的感觉。

想来想去,刘齐明白了也许这就是人们所说的气场吧,没想到这次自己的老丈人竟然动了扳倒武如意的心思,怎能不让刘齐又惊又喜?

“扳倒武皇后怕是不容易吧?”刘齐小心翼翼的说道,声音压得很低,唯恐会被武皇后听到一般,“且不说她入宫多年,声誉有口皆碑,内有江东士族支持,外有陆伯言领兵唿应,就凭当年的救驾之功,只怕父皇也不忍处罚她吧?我看这件事还是算了吧!”

王勐手抚颌下三绺胡须,来回踱步,愤怒的道:“若非武后这般咄咄逼人,我自然不会与他起了冲突,最起码现在不会。但这次擅自篡改情报的的行为实在太恶劣了,往小了说是谋害储君,往大了说是通敌叛国。

若你起了好胜之心擅自出兵,损兵折将不说,很可能被乐义擒获或者战死沙场,导致金陵陷入不利境地。若金陵有失,则朝纲崩毁,社稷动荡,举国震惊,此举若是武后所为,只怕陛下也容不下她!”

刘齐额头见汗:“后果竟然如此严重啊,那么按照岳丈之见接下来该如何行事?”

王勐附在刘齐耳边低声道:“老臣马上派人召见廖化,命他点起一万兵马随你连夜出城向东寻觅魏军。等出了京城之后你便与廖化分道扬镳,找人乔扮成你,继续向东。”

“为何如此?”刘齐一脸不解。

王勐压低声音道:“若是武后、冯氏打算陷你于绝境,等你出城之后势必会派人通知魏军,让他们有备而来,以你这个太子为目标发起攻势,以求达到借刀杀人的目的。我却通知锦衣卫在城门附近严查出城人员,若有人露出蛛丝马迹也不必阻拦,悄悄尾随追踪,先搜出书信来个人赃并获,再派人送给乐义,引诱他进入圈套。”

刘齐一脸不解的问道:“若是书信被篡改了,敌军并非五千而是五万的话,廖化将军率一万人迎战,以寡敌众,岂不是会陷入全军覆没的险境?此举怕是不妥吧!”

王勐抚须微笑:“这点老臣自然知道,我这是一石二鸟之计,既可以抓住武后谋害储君,通敌叛国的证据;又可以引诱魏军去包围廖化,而老臣再集结僧兵、道兵尾随其后,给魏军来一个反包围,与廖化内外夹攻,必可大破魏军。”

刘齐听完王勐的计划顿时拜服在地:“岳丈足智多谋,见机行事,小婿受教了!”

王勐又道:“孟珙临行之时就不愿意携带杨继周、赵文卓两个少年随军,恨不得找个机会把二人撵回来,又岂会命二人送了书信便火速返回?此二人必然在家,贤婿可派人去杨、赵府上询问,携带他们一起出城,让这两个少年乔扮成你引诱魏军来攻,我却率部随后接应,争取内外夹攻,一举歼灭来犯之敌。”

刘齐拱手道:“岳丈大人,既然你已经算无遗策,小婿觉得不必和廖化将军分道扬镳,我陪着他一块向东寻找魏军便是。如此,既可以让武后更加相信小婿中了圈套,也更有把握引诱乐义上钩……而且,这样也会让小婿立下点功劳,在满朝文武面前扬眉吐气。”

王勐沉吟道:“贤婿乃是国之储君,万一有个三长两短,怕是会动摇军心,弄巧成拙啊?”

刘齐抱拳道:“岳丈请放心,小婿的武艺虽然不及无忌,但也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寻常的校尉现在要赢我也不容易。我把金台师傅带上保护左右,而岳丈带着僧兵、道兵随后唿应,绝不会有失!”

王勐知道金台拳脚了得,在不动兵器的情况下几乎可以打遍整个金陵城,有他护卫左右应该可以确保安全,当即颔首答应了下来:“好……贤婿勇气可嘉,老臣便相信你的能力,这次一定能够有所建树,在群臣面前扬眉吐气。”

王勐马上派人召廖化、金台、李元芳、展昭四人前来府上密商计划,只说有人修改书信诓骗太子,并通敌叛国,企图出卖金陵。却不说嫌疑人是武皇后,以免这四人打了退堂鼓。

听完刘齐和王勐所说,又看过被修改的书信,廖化等四人不由得义愤填膺,俱都破口大骂:“何人如此大胆,竟敢谋害储君,置国家安危于不顾?我等愿以王丞相马首是瞻,把这个躲在暗处的卖国贼揪出来,并引诱魏军上钩,内外夹攻,一举歼灭。”

王勐又对廖化、金台二人道:“我本想让太子出城之后便和大军分道扬镳,以免遇见魏军之后发生危险,可太子却坚持要随军一起出征,以壮军威。请两位在途中多多照顾太子,护卫他的周全。”

刘齐朝众人抱拳道:“父皇常说天子御敌于国门之外,如今魏军已经杀上门来,孤身为太子岂能躲在暗处畏缩不前?我虽然不能像无忌那样万军之中取上将首级如探囊取物,但随军压阵,擂鼓助威却是能做到的。这次无论如何孤都要亲自出阵,若战死沙场,亦无怨无悔!”

听了刘齐的话,众人不由得肃然起敬,齐刷刷的道:“太子请放心,我等愿护卫左右,不让殿下损伤半根毫发!”

金台更是拍着胸膛道:“太子有此等勇气,乃是大汉之福,我这个做师傅的也是倍感欣慰。若魏军想要伤害你一根毫发,也必须从我的尸体上踏过!”

商议一番之后,王勐决定让廖化、金台、展昭三人率领一万禁军,并掺杂三百锦衣卫大张旗鼓的出城。又命李元芳在四门增派锦衣卫盯紧所有的出城人员,核查身份,稍有可疑便派人悄悄追踪,争取来个人赃并获,再依计行事。

一行人正要出门,得到召唤的杨继周、赵文卓如约而至,告诉王勐书信交给了刘恪,让王勐更加确信自己的判断,此事十有**是武后背后指示,能否扳倒她就在此一举了。

廖化点起一万禁军,簇拥着太子刘齐,带着展昭、金台以及赵文卓、杨继周两个少年,连夜从东门离开了金陵城,火把齐明,浩浩荡荡的向东而去。(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