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五百二十六 大义灭亲

一千五百二十六 大义灭亲


                为将者当未雨绸缪,提前觉察危险,趋吉避凶,方才佩得上三军主将之位。

就在接到李世民战死青州,陈子云全军覆没的消息之后,乐毅马上意识到汉军将会以最快的速度合围徐州,面对着汉军的层层包围,徐州的七万魏军很可能会步陈子云的后尘。

乐毅火速召集下邳城内仅存的武将举行军议,郭子仪、曹刿、达奚长儒、荆嗣、鲁智深等人纷纷以最快的速度赶到议事厅,大伙儿围拢在一起观看地图,寻找可以撤回冀州的路线。

但通过斥候搜集的情报来看,乐毅和手下的武将绝望了,明眼人都能够看的出来,所有的重镇要塞都已经被汉军掌控,被困在徐州的魏军要想从陆地返回冀州,除非插上翅膀。

从东到西,汉军以黄河为直线,几乎一字排开。

最东面的济南国一带有李靖率领的二十五万大军,正在磨刀霍霍,筹措船只,准备渡过黄河对北面的唐军穷追勐打。

从济南国向西移动一百五十里,魏延、龙且率领的六七万人马正驻扎在卢县、东阿一带待命,估计其目的就是为了切断徐州军北上的道路。

从东阿再向西便是屯兵白马,覆盖了整个东郡、陈留的诸葛亮兵团,正率领着薛仁贵、韩世忠等人在白马津厉兵秣马,准备渡河强攻黎阳,剑指邺城。

以诸葛亮、薛仁贵的军事才能,手里握着十五万左右的兵马,自然不会让徐州的魏军从自己眼皮子底下熘走。只要徐州军有个风吹草动,诸葛亮势必会做出应对措施,将徐州魏军一网打尽。

自东郡向西便到了虎牢关一带,且不说虎牢关天险牢不可破,就算敞开大门迎接徐州的魏军,但西面还有徐达、张须陀率领的十万人马屯驻在荥阳,与黄河北岸的曹仁遥相对峙。

就算从洛阳过了黄河,北面的轵县还驻扎着徐晃、陈平统率的十五万人马与徐达军团互为犄角,目前正控东望北,也不知道下一步是准备强攻曹仁还是北上攻打并州?

苦笑,已经被曹操委任为徐州军团主将的乐毅唯有苦笑:“呵呵……诸位同僚看看,自青州济南国起,到司州河内郡,不足千里的黄河沿岸,屯驻了七八十万汉军,我们就算插上翅膀只怕也飞不过黄河啊!”

更为致命的是近百万汉军不仅封锁了黄河南岸,而且关羽正率十万人马从青州快速向徐州南下,而孟珙、戚继光也从金陵集结了五万将士北上,准备南北夹攻,一举歼灭滞留在徐州的魏军。

听完乐毅的分析,满堂鸦雀无声。

不算不知道,一算吓一跳,再加上东征唐国的卫青军团,平定了倭国的公孙齐军团,光东方的汉军就超过了一百五十万。

此外,西征安息的吴起拥兵五十万左右,岳飞麾下三十万左右;若是再加上江东的禁军、御林军、僧兵、道兵,以及各州郡的郡兵,汉军的总兵力已经突破三百万。

以三百万大军泰山压顶,焉有不摧?看起来唐魏的灭亡只是迟早的事情,快的话也许支撑不到冬天,慢的话也就三年两栽的事情。

“既然无法突围,干脆杀向沛国、谯郡一带打游击算了,烧杀掳掠,把汉军的腹地搅他一个天翻地覆!”郭子仪手抚佩剑,一副同归于尽的架势。

乐毅摇头:“汉军不仅只有武将能够用兵,各州刺史也都通晓兵法。豫州刺史谢安派了一万郡兵堵在砀县,荆州刺史张派了八千郡兵守在寿春。郡兵的战斗力固然一般,但他们凭险死守,短时间内也无法打通道路,反而会很快被关羽、孟珙追上来包围在中央,遭遇灭顶之灾。”

“谁都能看得出来曹魏大势已去,兄长不如降了吧!”

就在众将议论纷纷之际,门外忽然响起了一个让所有人感到有些耳熟的声音。无数双眼睛朝门外扫去,这才发现来者原来是乐毅的堂弟乐扬。

听见乐羊的话,乐毅的脸色瞬间便黑了下来,犹如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天空,手抚佩剑嘶声问道:“昨夜你费尽了唇舌,我不是让你赶紧离开下邳么,为何还敢在众人面前大放厥词?”

乐羊抱拳道:“兄长息怒,小弟之所以冒天下之大不韪来见诸位同僚,也是为了你们好啊!”

“闭嘴,再敢动摇军心,别怪我剑下无情!”乐毅握紧了剑柄,声嘶力竭的警告道。

乐羊依旧不肯放弃,继续规劝道:“诸位同僚,明眼人都看的出来,大魏完了。百万汉军压境,迟则一年快则半年,曹魏必亡。大家再坚持下去还有什么意义,不如弃暗投明,放下武器投降大汉朝廷吧?”

乐羊毕竟是乐毅的堂弟,众人齐刷刷的把目光望向乐毅,看看这个三军主将如何抉择?是以死报国,还是顺应天命,投降汉朝?

见众人不说话,乐羊便继续规劝:“你们看韩擒虎过得多滋润,投降了大汉之后被任命为偏将军,目前正在徐达麾下效力。我和文谦兄长被捉之后,孔明、仁贵、世忠等将军轮流劝谏,晓之以情,动之以理,无奈之下乐某只能归顺朝……”

“无耻之徒,贪生之辈,还敢在这里侃侃而谈?”

乐毅怒喝一声,寒光一闪,将猝不及防的乐羊头颅斩了下来,鲜血瞬间从腔子里喷溅而出,溅了乐毅一身。

没想到乐毅众目睽睽之下手刃堂弟,众将俱都为之一震,心底百感交集,五味杂陈。

乐毅指着乐羊的尸体慷慨陈词:“乐扬贪生怕死,卖主求荣,死有余辜!他与文谦兄长被俘之后,兄长宁死不降,目前仍被关在大狱之中;而这个狗贼却贪生怕死,不仅投降了东汉,还为诸葛亮做说客,于昨夜潜入下邳游说我弃魏投汉。

我念在手足之情不忍杀他,责令其速速离去。没想到竟然冥顽不灵,前来议事厅大放厥词,动摇军心,似此等不忠不义之徒,乐义唯有亲手斩杀,以儆效尤!”(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