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五百二十 明年今天就是你的祭日

一千五百二十 明年今天就是你的祭日


                一千五百二十 明年今天就是你的祭日

来到这个世界已经十余年,刘辩早已经没了处子情节,对于曹操、范蠡送来的大礼,安心享受。

无论如何,都是四大美人之一,主动送上门来的,还想挑肥拣瘦?还想要完璧之身,难不成天下的男人都是柳下惠,把漂亮的女人都给自己留着?难道自己还想上天,和太阳肩并肩?

回头想想,历史上的四大美人哪个不是红颜命薄,西施出使吴国的时候早就和范蠡育有一子,在一起生活了三四年,吴王夫差得到的不过是一个少妇。

而貂蝉是王允府上的歌伎,且不说有没有被老家伙染指过,之后又被送给了大胖子董卓,玩弄了大半年才落到吕布手中,也没见吕布嫌弃过。

至于养在深闺人未识的杨玉环,更是先嫁做寿王李瑁为妃,之后又被李隆基横刀夺爱,扒了自己儿子的灰,将杨玉环据为己有。

命运最悲惨的就是为汉朝出使西域的王昭君,先不说被许配给匈奴呼韩邪单于之前是否是处子之身,化外蛮夷可能也不计较这个,只要脸蛋漂亮就行。

王昭君嫁给匈奴单于呼韩邪之后育有一子,本来过着相夫教子的生活,小日子还算美满。谁料天有不测风云,三年之后呼韩邪病死在床榻上,撒手人寰,撇下了王昭君这个刚刚二十岁出头的美艳遗孀。

呼韩邪死后,他的儿子雕陶莫皋要遵循胡制接收父亲的一切,包括除生母之外的女人。而对于与自己年龄相当,花容月貌的王昭君,雕陶莫皋早就垂涎三尺,父亲一死就提出了迎娶王昭君的请求。

得知消息后,王昭君这个泪痕未干的小寡妇顿时懵了,满腔悲愤无处诉说,唯一能做的就是上书汉成帝要求归国。换回的却是无情的拒绝,成帝王敕令其“从胡俗”,不得归国。

满腔悲愤的王昭君叫天不应叫地不灵,只能走进了更名为复株累单于布置的洞房,成为了这个曾经喊自己母亲的男人的玩物。

但让王昭君做梦也没想到的是自己的献身并没换来复株累单于的怜悯,而是毫不留情的杀掉了她和呼韩邪单于生下的儿子,并从此霸占了王昭君十一年之久。

复株累单于死时王昭君已经三十二岁,但依然光彩照人,倾城倾国,这让新任单于也是呼韩邪的孙子又盯上了这个曾经做过祖母又做过母亲的女人,要求遵循“胡俗”接收父亲的一切。

满腔悲愤的王昭君彻底崩溃了,巨大的屈辱让她决定服毒自尽,就此埋骨在黄河边上的茫茫草原,陪伴的唯有凉风冷月,野花衰草。

有句话叫做知足常乐,所以刘辩现在很知足,不仅白捡了一个四大美人之一,而且马上就有大笔复活点入账,这段时间积攒的复活碎片很快就可以派上用场了。

红烛帷幔,美人如玉。

衣衫凌乱,芙蓉帐暖,携手共赴巫山。

妙女娇柔,那堪征伐,免不得气喘吁吁,拼力承欢,只为讨君王龙颜大悦。

云雨过后,刘辩揽着怀里香汗淋漓的娇躯,决定试探一番:“阿光,折腾了这许久,朕忽觉饥肠辘辘。而现在夜色已深,也不便再去喊下人忙碌,不知你可否懂得厨艺?”

西施不由得喜出望外,顾不得四肢酸软,急忙一骨碌爬起来就要穿衣:“都是妾身不好,害得陛下龙体饥饿。我出身寒门,自幼便下厨做饭,虽然比不得宫中的御厨,做出来却也是色香味俱全。”

“如此便麻烦爱姬了!”刘辩笑吟吟的向西施竖起大拇指,夸赞一声,“仔细想想,朕的嫔妃一个个都养尊处优,朕还真是很少吃到自己女人做的饭菜。”

西施心中暗自欢喜,麻利的穿戴整齐,笑靥如花的问清了厨房的位置,盈盈一礼道:“陛下请稍等,臣妾去去就来,不敢说做的玉盘珍馐,却必然是色香俱佳。”

刘辩露出一个叵测的笑容:“那朕就静候佳音。”

西施按捺着心头的喜悦,一路兜兜转转,问了几个巡夜的侍卫,方才找到了厨房所在。

西施来到厨房门前驻足,向守卫在门前的侍卫盈盈一礼:“陛下龙体饥困,特命我来做些夜宵充饥。”

侍卫急忙还礼:“贵人请自便。”

西施微微颔首,云淡风轻的推开门进了厨房,反手掩了。

只见厨房里灯火明亮,各种食材一应俱全,想到刘辩中毒横死的一幕,西施的一颗心就狂跳不已:“好啊,真是苍天有眼,这昏君被我的美色迷了心窍,竟然毫无警觉。也合该他丧命于此时,明年的今天便是他的祭日!”

西施努力克制着亢奋的情绪,择洗了一些莲子、银耳、红枣等食材,花了小半个时辰熬了一碗莲子八宝羹。看看四下里无人,便将缝在袖子里的药包拿了出来,手忙脚乱的倒进了碗里。

确认这碗羹无色无味之后,西施悬着的一颗心方才落地。又烙了几块甜饼用来分散刘辩的注意力,这才用托盘端了转身走出厨房,施施然直奔刘辩的卧房而去。

听到西施的脚步声,刘辩躺在床上假寐,鼾声大作。

西施推门进来之后放下托盘,转身小心翼翼的掩了房门,这才轻声呼唤:“陛下,陛下?你睡着了么?是臣妾无能,姗姗来迟,竟然害得陛下睡着了!”

刘辩这才睡眼惺忪的睁开眼睛:“哦……阿光回来了?朕人困马乏,不经意间竟然睡着了。”

西施莞尔一下,朝桌子上的莲子羹与甜饼一指:“臣妾第一次为陛下效劳,心中忐忑不安,因此耽误了时间。不过好歹不负圣望,做出来的食物还算值得品尝,容臣妾伺候陛下享用。”

“嗯……若是待会儿翻了脸,日后她定然不会再如此殷切,不如再杀她个回马枪!”

一念及此,刘辩伸手揽住了西施的纤腰,一把摁倒在软塌之上:“看到美人儿,朕的饥饿就减轻了许多,还是先让朕再享用你一次再吃夜宵不迟!”

“陛下,待会儿羹怕是要凉了……”

西施无可奈何,只能“嘤咛”一声倒在刘辩的怀抱之中,任凭征伐。表面上虽然强颜欢笑,娇喘吁吁,心中却在默念,“这一定是最后一次,最后一次!”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