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五百一十五 美人计

一千五百一十五 美人计


                一千五百一十五 美人计

御书房里青烟袅袅,正在燃烧的是由太医研制,专门用来缓解曹操头痛的特制香料。

得到准许的范蠡快步走进书房,躬身启奏:“启奏陛下,臣还有一计对付刘辩,只是朝堂上人多耳杂,不便多讲,故此只好等到退朝之后来拜见陛下。”

曹操端起面前的茶碗呷了一口,一脸欣慰的道:“爱卿为国操劳,殚精竭虑,当为大魏之楷模,朕甚感欣慰,有话直说无妨。”

范蠡缓缓站直了身子,嘴唇微微颤抖了几下方才开口,看起来这个决定让他很是左右为难:“臣有一未婚妻,姓施名伊,小名阿光,年方十七,生的沉鱼落雁,倾国倾城,臣打算把她献给刘辩……”

本来以为范离会有什么奇谋妙策,没想到却是向刘辩献女人,而且献的是他的妻子,曹操不由得一脸诧异,心道这还是朕第一次见人主动要求给自己戴绿帽,这范离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

再者说了,虽然现在汉军占据了压倒性的优势,但大魏也不到献美求和的地步;更何况刘辩已经命卫卿反攻一海之隔的唐国,又怎么会放过占据了冀并二州的魏国?如果献女人能够换来刘辩的怜悯宽容,别说你范离的妻子了,就算把朕的女人都送给刘辩也行啊!

一想到这里,曹操的喉头不由自主的抽搐了几下。

就在邺城被攻破的那个夜晚,刘辩和自己的妻子卞皇后在一个房间里独处了一个夜晚。这中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刘辩有没有染指自己的女人,曹操一直不知道答案,也不想知道答案!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还能发生什么事情?

卞皇后虽然比刘辩大了十几岁,但也不过才三十几岁,正是徐娘未老,风韵犹存的年龄,落在了刘辩的手中,刘辩又怎么会放过这个羞辱自己的机会?

“唉……没想到我曹孟德一生都是睡别人的老婆,到头来自己的头上也变成了绿色。”

所以曹操决口不问卞皇后刘辩对她做过什么,好几次卞皇后打算开口解释,都被曹操阻止。曹操不想听,就算听了也不会相信,与其那样还不如不闻不问,反正也改变不了现实。

但让曹操出乎预料的是,卞皇后几次解释无果,竟然寻了短见,三尺白绫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就此撒手人寰,香消玉殒。

抱着比自己年轻了十几岁的妻子,曹操欲哭无泪,忽然又强烈的想要知道刘辩对自己的女人做了什么?

究竟有没有霸王硬上弓,一夜折腾了几次,换了几种姿势,抑或是一直在和卞氏聊天,对这个大了十几岁的女人根本没有兴趣,只是纯粹让自己心里不舒服?

“唉……人呢,当拥有的时候不珍惜,失去的时候才追悔莫及!当可以知道答案的时候故意逃避,当秘密被带入地下的时候又想解开谜底!看来要想知道在那个夜晚发生了何事,只能亲口问问刘辩了。”

自此之后,这个问题时常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萦绕在曹操的耳畔,让他辗转难眠,寝食难安,可以说曹操的头痛加重与这个问题不无关系。

“刘辩这竖子手段高明啊!”曹操在无数个夜晚抚膺叹息,恨不能把卞皇后从棺材里拉出来问一声,刘辩那小贼到底有没有把你睡了?

“陛下?”看到曹操有些走神,范蠡诧异的呼唤一声。

曹操急忙收了心神,端起面前的茶杯呷了一口,掩饰自己的尴尬:“姑且不说范卿的妻子是不是倾城倾国,让朕不解的是范卿为何会动了把未婚妻献给刘辩的打算?”

范蠡叹息一声,娓娓道来:“不瞒陛下说,臣可没有范蠡那样伟大,为了国家牺牲自己的女人。只是因为阿光的堂兄跟随张角作乱,导致阿光的父母受到牵连被下进了大狱,因此让阿光对汉朝的官吏恨之入骨,尤其是皇帝,恨不能亲手杀之,为父母报仇。”

“哦……原来如此,也是个苦命人啊!”曹操放下手里的茶碗叹息一声,“自桓灵以来,朝政昏暗,宦官当道,民不聊生,不知有多少百姓家破人亡,黄巾之乱也是被逼无奈。”

范蠡继续道:“阿光说了,如果我不给她创造机会,她便自己去金陵,凭姿色接近刘辩,伺机刺杀,为父母报仇雪恨。”

曹操慨叹道:“倒是一个有血性的女子,只是刘辩阴险狡诈,处事小心,又骁勇过人,凭阿光一个弱女子又怎么伤害的了他?”

范蠡一脸自信的道:“非微臣夸口,整个黄河以北,论姿色能够胜过我家阿光的怕是没有。就算比起刘辩的嫔妃,也毫不逊色。刘辩得了此等美女,定然宠爱有加,我让阿光在饮食中下毒,不怕刘辩不死。”

“我冀州竟有如此奇女子?”曹操一脸惊诧,“既有沉鱼落雁之姿,又有闭月羞花之貌,为何不见名闻于世?”

范蠡拱手答道:“回陛下的话,小人深知在这乱世之中稍有姿色便会惹来杀身之祸,更何况倾国倾城之姿?加之微臣家中向来殷实,做些生意倒也不愁吃喝,因此未出仕之前一直把阿光养在家中,不让她抛头露面,因此世人皆不知其名。”

曹操的眸子里缓缓燃烧了起了熊熊的火焰,整个人开始亢奋起来。若范离的未婚妻当真能把刘辩毒杀,而刘辩的继承人尚且年幼,说不定会发生一番动荡,到那时就是魏国绝处逢生的机会!

曹操霍然起身,来到范离面前鞠躬作揖:“范卿夫妻为了大魏做出如此牺牲,请受朕一拜!若阿光姑娘真能得手,朕定然以县侯授予范卿,让你们子子孙孙,世代承袭!”

范离急忙跪地还礼:“微臣岂敢当陛下如此大礼,简直折煞微臣!为了国家,也为了阿光的父母,我范离怎么会计较一个女人的身体,就算我们夫妻粉身碎骨,也是在所不惜。请陛下稍等,待你天黑之后,臣会带阿光入宫面圣,陛下见了她的容貌就会知道朕所言非虚!”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