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五百一十四 范蠡献策

一千五百一十四 范蠡献策


                “臣还有一计,可为陛下暂解燃眉之急!”

就在曹操感到头痛欲裂,准备结束今天的朝议之时,范蠡再次站了出来躬身启奏。

苏公公看着手抚额头的曹操,一脸担忧的道:“看起来陛下的头痛又犯了,范大人还是改日再奏吧?”

曹操忍着疼痛怒视这个被自己视为心腹的大太监一眼:“嗯……朝堂上哪里轮到你说话?若不是念在你伺候朕尽心尽力的份上,此番定然问罪!”

吓得苏公公急忙跪倒在地:“奴婢岂敢干涉朝政,只是见陛下头痛欲裂,心中不忍,故此多嘴!”

曹操冷哼一声:“跪着吧,从现在跪到明日早朝,也好让宫中的所有太监长个教训,宦官后宫谁敢妄议朝政,定然严惩不贷!”

“奴婢遵旨。”苏公公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只能老老实实的跪在龙椅的一侧。

曹操手抚额头,忍着剧痛对范蠡道:“范卿有何妙计可解燃眉之急,速速道来!”

范蠡躬身道:“臣在徐州之时曾经派人深入云南查访,有所收获。”

“哦……云南?”曹操蹙眉沉吟,“派人去那么远的地方有什么用处?”

范蠡答道:“回陛下的话,云南多有土着,彪悍野蛮,反复无常,况且数目不菲。若是派人加以笼络,蛊惑其造反自立,定然会让刘辩分兵镇压,如此我大魏的压力自然会有所减轻!”

听了范蠡的话,曹操精神为之一振,拍掌叫好:“范卿说得好,朕怎么没想到这一点呢?你这个计划与围魏救赵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可行,可行啊!”

顿了一顿,抚须大笑道:“朕忽然就觉得头痛好转了许多,看来朕是被国事愁的,不知范卿派人去云南调查,有何收获?”

范蠡手捧笏板,肃声答道:“回陛下的话,臣在徐州之时派了十几个斥候前往云南调查,得知云南有一土着,名唤孟获,生得身高九尺,力大无穷。

其妻名唤祝融夫人,武艺超群,巾帼不让须眉,善使飞刀,杀人于无形之间。孟获又有兄弟二人,分别名唤孟节、孟优,也都是膂力过人的莽汉。

这孟获有族人十余万,从其中征得精壮万余人,对东汉的统治颇为不满,希望刘辩能册封他为云南王,割土自治。

但孟获的要求被滇州刺史蒋琬直接拒绝,根本传达不到刘辩或者金陵朝廷的手中,这让孟获非常不满,便暗中结交木鹿大王、金环三节、阿会喃、董茶那等云南土着,密谋造反。

陛下可派遣能言善辩之士携带珠宝黄金前往云南,秘密拜见孟获,许以高官厚禄,让他早日起兵反汉,吸引刘辩分兵镇压。如此,我大魏的压力至少有所缓解!”

听了范蠡的启奏,曹操再次击掌叫好:“范卿说得好,范卿做得好,未雨绸缪,提前派人前往云南刺探,这才是为君王分忧呢!怪不得奉孝辞世之前向朕竭力举荐你,他果然没有看错,朕真是倍感欣慰。”

“难得郭奉孝如此器重微臣,陛下又如此信任,范蠡岂敢不庶竭驽钝,肝脑涂地,以报陛下知遇之恩!”范蠡跪倒在地,稽首顿拜。

想起自己初见范蠡之时的轻视,曹操就惭愧的汗颜无地,叹息一声道:“唉……论识人之明,朕竟然不如奉孝,当初见卿之时竟不知你身怀大才,以至于明珠暗投,瓦釜雷鸣,还望范卿莫要介意。”

范蠡叩首道:“陛下说哪里话,微臣不过二十出头,陛下日理万机,自然不会把心思浪费在微臣身上。更何况微臣刚刚出仕便被陛下派往平原辅佐夏侯将军,已经是破格提拔,微臣岂敢贪心不足,得寸进尺?”

“难得爱卿这样想,快快平身!”

曹操召唤范蠡起身,目光扫向程昱和温恢:“程德谋你准备千两黄金,外加奇珍异宝,交给温恢,让他乔装成商人自雍凉向南过益州,悄悄进入云南拜见孟获,游说孟获早日起兵反汉。”

程昱跨前一步,启奏道:“回陛下的话,由于近三个月以来高饷征兵,导致开支剧增,国库已经有些紧张。从冀州到云南万里迢迢,要从东汉的疆域中穿梭数千里,只怕温恢携带大批黄金反而会暴露目标,引起汉军注意,使得计划泄露。

不如让工匠篆刻一块‘云南王’的大印,并亲自给孟获修书一封,向他许诺,若是能够拿下益州、雍州,打通连接并州的道路,便资助其黄金万两,粮食百万石,马匹、甲胄、兵器若干。

反正指望这些土着成事基本上痴人说梦,无非就是让他们把云南的水搅浑,吸引东汉分一支兵团前去镇压,靡费汉军粮草,减轻我军压力。空口承诺,既安全又实惠,效果远胜让温恢携带金银跋山涉水,请陛下三思!”

“程德谋所言极是,如此最好不过!”程昱话音刚落,范增、贾诩、范蠡等谋士,以及大部分武将都纷纷赞成。

曹操颔首道:“德谋说得极是,这件事便委托在你们二人身上,务必尽快说动孟获起兵反汉,拖住刘辩大军的步伐,为我军争取喘息之机!”

“臣等遵旨!”程昱与温恢一起躬身领命。

曹操目光缓缓扫向三张有些陌生的面孔,其中的魁梧汉子是前些日子由曹彰招募的杜,使一口铁嵴蛇矛,有万夫不当之勇。而另外两个年轻的脸庞则是夏侯渊的儿子夏侯霸与夏侯威。

“仲权、季权,待会儿散了朝,你们兄弟来一趟朕的书房,朕有事吩咐。”曹操霍然起身,叮嘱一声。

夏侯兄弟一起抱腕施礼:“小臣谨遵圣谕!”

“退朝!”

曹操当即宣布退朝,在几个小太监的陪同下离开了金銮殿,文武百官方才散去。只留下大太监苏公公一个人跪在大殿上受罚。

曹操回到书房,没等来夏侯兄弟,却是范蠡先来一步,在门外求见。

“哦……范蠡该说的话在朝堂上不是都说了么,这会儿跟到御书房见朕,难不成有什么秘策要对朕讲?”

曹操抚须沉吟,对前来禀报的太监吩咐一声:“唤范离进来见朕,看他有何话说?”(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