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五百一十 开挂少年

一千五百一十 开挂少年


                (修正下前两章的一个错误,罗通的养父是李嗣业而不是李光弼。人物实在太多了,这些没有脸谱的路人甲,譬如李嗣业、李嗣源、李光弼这仨货,总是经常让剑客搞混。)

两将狭路相逢,隔着数丈搭话。

听了李存孝的冷哼,李通同样报以冷笑:“切,别以为你年龄大个子高就了不起,谁送死还不一定呢!”

李存孝大笑一声,手中禹王槊朝李通一指:“少年,我很欣赏你的勇气,但你可知道我是何人?”

“知道啊,你不就是李存孝么!”罗通手中流星锤一抖,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

当看清了李通手中武器的时候,李存孝才渐渐收了轻视之意,仔细打量起拦在马前的这个少年来。

只见他约莫十三四岁年龄,但身高已经达到七尺五寸左右,待将来长大成人,估计少不得是个九尺左右的魁梧汉子。

再看他的面容,眉清目秀,唇红齿白,青丝乌黑,端的是一个俊美少年。

当然,李存孝对这少年的相貌并不感兴趣,关心的是他手里的兵器以及胯下坐骑。

看到这少年手里的兵器,李存孝首先想到的是李元霸那双带着铁链,重达三百六十斤的擂鼓瓮金锤。

而这少年的一双铁锤既有与李元霸相似之处,又有许多不同。

相同之处是这少年手中的双锤也带着铁链,李存孝猜测十有**是师承李元霸,从二傻子那里学来的套路!

而不同之处就是这少年手里的双锤遍布狼牙,勐一看就是增大了无数倍的铁蒺藜,在阳光照耀之下发出黑黝黝的光芒,一看就是由上等玄铁铸造而成。看这圆滚滚的样子,估计每一柄的重量都不下百十斤。

再看他胯下这匹名唤“乌龙靠山雪”的坐骑,只见身材修长高大,四肢粗壮矫健。浑身由两种鬃毛构成,灰色和白色,前半部分是灰色,后半部分是白色,勐一看像一只飞龙盘旋在雪山之巅,因此得名。

“啧啧……真是一匹好马!”尽管大汉不乏良驹宝马,李存孝还是忍不住夸赞几句。

听了李存孝的赞叹,李通露出得意之色:“切,真是少见多怪,小爷不仅坐骑是宝马,我手里的兵器全都是一等一的神兵利器!”

李通说着话将手里的大锤一抖,大声道:“小爷的这对大锤名唤‘流星狼牙锤’,待会就让你领教一下厉害!”

说着话把大锤扔在地上,只靠铁链牵在手中,伸手朝挂在马鞍左侧的大刀一拍:“此刀由紫铜混合黄金、白银等十余种金属锻造,名唤‘皇天苍龙刀’,重七十九斤,可吹毫断发,削铁如泥!”

李通话音未落,又拍了拍压在右腿下面的长戟:“此戟名曰‘方天金戟’,长两丈一,同样是无坚不摧的神兵利器!”

“你那里来的如此多的兵器?”李存孝一脸疑惑的问道。

“嘿嘿……”罗通咧嘴大笑,一脸得意之色,“我师父送的。”

“你师父何人?”李存孝追问。

罗通一脸敬重的道:“我说的这个师傅是我的授业恩师,他能文能武,琴棋书画,吹拉弹唱,种地牧马,打铁看病,无所不通,无所不晓。我的马匹与兵器全是师傅赠送的,他说我是数百年难得一见的武学奇才!”

李存孝有些半信半疑:“本将为何没听过世间有如此人物?他姓什名谁?”

“我师父乃是世外高人,闲云野鹤,岂是你这样的凡夫俗子能够见到的!”李通一脸鄙夷之色,“不过我其他的师父一大堆,倒是可以告诉你姓名,譬如我们大唐的西府赵王李元霸,刀绝渊盖苏文,戟神史敬思,白衣神箭王伯当等等,都曾经传授过我武艺!”

李存孝嗤之以鼻:“你个小贼年纪不大,牛皮吹得不小!”

而李通却意犹未尽,反手拍了拍背上的宝雕弓:“我这弓也很厉害啊……”

李存孝听得已经不耐烦,叱喝一声打断了李通的话语:“你这少年是来卖兵器的吗?嘴皮子倒是挺利索!”

“嘿……不识抬举是吧?小爷好心提醒你,怕你吃了亏,将来说我仗着兵器多欺负人!”李通重新把流星锤提了起来,一副根本不把李存孝放在眼中的表情。

李存孝脸上露出愠怒之色,沉声喝问:“小贼,你今年几岁了?我本想放你一马,但你自己在这里口出狂言,别怪老子手下无情!”

李通大笑:“小爷今年十一岁,你千万别留情,否则杀起来不过瘾!”

“嘶……这少年才十一岁,竟然就能使用两把各重百十斤的大锤?当真是天生神力!我十一二岁的时候也不过如此,看来这少年又是一个庐江王那样的天纵奇才!”李存孝闻言忍不住在心底发出一声惊叹。

但又恼怒这少年的骄傲自大,手中禹王槊一指:“好一个大言不惭的小贼,当年我攻进唐国京城的时候,只怕你在娘胎里还未出世,现在竟敢在我面前口出狂言?来来来,本将先让你三招,免得别人说我欺凌幼小!”

李存孝嘴里虽然这样说,但心底却收了轻视之意。

一力降十会,这少年既然能使用这么重的兵器,又随身携带了让人眼花缭乱的兵器,肯定有些本事。自己千万不能大意,万一败在这小贼手里,阴沟里翻了船,岂不有损一世威名?

“既然如此,小爷不客气了,吃我一锤!”

李通突然暴喝一声,催促胯下战马,挥舞手中流星锤扫向李存孝。

但见这双各重一百斤的狼牙锤裹挟着唿啸的劲风迎面而来,端的是雷霆万钧,声势骇人。

“好锤法!”

少年一出手就赢得了李存孝的喝彩,要不是这少年太能吹牛,李存孝还真起了爱才之心,想要把他生擒过来,好生培养。

只见寒光一闪,李存孝手中重达一百二十八斤的禹王槊闪烁着金灿灿的光芒,以横扫千军之势向外格挡李通的一双狼牙锤。

“叮咚……李存孝双绝属性发动,武力+10,基础武力107,坐骑黄骠透骨龙+1,武器禹王槊+1,毕燕挝+1,护甲龙鳞火焰甲+1,当前武力上升至121!”

“叮咚……罗通师承史敬思习得‘戟将’属性,尔后变化为‘克短’,当手中兵器每超过对手三尺,则武力+1,上限为5点……”

“谁……罗通?”

刚刚从胶东战场返回剧县,在王莽的府邸暂住的刘辩听到系统的提示音不由得一脸愕然:“罗通不是史上罗成的儿子么?怎么朕不记得有这么一个人才出世了呢,难道是个同名的家伙?”

系统的提示音继续响个不停:“巅峰罗通统率91,武力103,智力75,政治60。”

“当前罗通统率72,武力101,智力51,政治38.”

刘辩听完后更懵了:“好家伙,竟然拥有高达103的基础武力,这比罗成强多了啊!野史演义中的罗通可没有这么厉害,看起来还没他爹罗成厉害,难道这个罗通不是那个罗通,只是名字相同而已?”

“不过,拥有高达103的基础武力,已经比肩吕布、宇文成都这样的勐将,怎么可能没有在史上留下一点事迹?这不科学啊!”刘辩坐在书案前冥思苦想,百思不得其解。

而系统的提示音依旧响个不停:“罗通‘克短’属性爆发,手中流星狼牙锤包括铁链在内长达三丈,超过李存孝兵器一丈四,获得5点武力加成。坐骑乌龙靠山雪+1,武器流星狼牙锤+1,当前武力变化为108!”

只听“叮当”一声巨响,禹王槊与狼牙锤碰撞在一起,瞬间火花四溅。

直震的罗通十指发麻,手腕生疼,一双大锤险些脱手飞出,惊出一身冷汗:“好大的力量,怪不得被称作汉军第一勐将!”

说时迟那时快,罗通迅速把大锤的铁链挂在马鞍上,伸手从退下摘了大刀:“小爷年龄还小,拼力气拼不过你,我换武器!”

“叮咚……罗通第二属性‘兵王’发动,每更换一次武器武力+3,上限12点。”

“叮咚……罗通的兵器由三丈下降至一丈六,与李存孝兵器相当,克短属性失效,当前武力下降至106!”

罗通刚刚摸起大刀,旋即改变了主意:“大刀还得和你拼力气,小爷还是换长戟吧!”

“叮咚……罗通‘兵王’属性再次发动,武力+3,当前武力上升至109。同时方天金戟超过李存孝禹王槊六尺,激活克短属性,获得2点武力加成。但方天金戟不产生武力加成,因此武力-1,当前武力变化为110!”

刘辩被吓了一跳:“卧槽,这是哪里来了个挂逼?换个武器就+3武力,要是他再换回狼牙锤,怕是可以和李存孝掰掰手腕了!”

在惊诧过后,刘辩恍然顿悟,喃喃自语道:“朕明白了,这罗通不是史上的人物,而是和无忌一样本土出生的天纵奇才。虽然种子还是罗成提供的,但土壤却不是原来的那块土壤,所以才生出来这么一个挂逼!”(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