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五百零九 虎将冲阵

一千五百零九 虎将冲阵


                “杀啊,杀唐寇!”

漫山遍野的汉军铁骑在黄河南岸狼奔豕突,踩踏的大地轰鸣,好似山摇岳动。

获悉李世民战死的消息之后,李靖敏锐的意识到李绩将会迅速退到黄河以北,由进攻态势转换为防守态势,因此立即派出李存孝、关胜率领三万骑兵星夜追袭。

而李靖自己则带着鱼俱罗、罗艺、花木兰、秦良玉等人率十二万步兵紧随其后,只留下陈登率领五千人守城,同时派使者联络前来增援的马超、黄忠等人不必赶来临济,直管向北朝黄河岸边进军。

李存孝与关胜率领着三万铁骑一路疾驰,终于在千乘县境内的卧牛山附近咬住了唐军的尾巴,爆发出一阵响彻云霄的呐喊,向唐军发起了攻击。

“将士们,跟随着我的步伐,休要让李绩逃脱!”

李存孝催促胯下黄骠透骨龙,身披龙鳞火焰甲,左手毕燕挝,右手禹王槊,好似头狼一般引领着身后的千军万马。

不远处的关胜不肯落后,催促胯下大宛红鬃马,手提仿制的镔铁偃月刀策马当先,率领着身后的骑兵奋勇冲锋。

而李绩早有准备,留下王伯当与李光弼率领五万马步混合兵团断后,抵挡汉军骑兵的追袭,掩护主力大军向黄河以北撤退。

白马白袍的王伯当手挽强弓,率领着一万弓弩手摆成“月牙阵”,以前面的荆棘、鹿角作为掩体,静候汉军进入射程之内。

“全军放箭!”

当约莫还有一百五十丈的时候,王伯当一声叱喝,拉得弓弦如满月,奔着匹马当先的李存孝迎面就是一箭,“吃我一箭!”

随着王伯当一声令下,瞬间破空之声大作,密密麻麻的箭矢犹如骤雨一般从天而降,朝驰骋的汉军头顶倾洒了下来。

密集的箭雨之中尤以王伯当射出的弩箭最为强劲,奔着李存孝的面颊破空而来。

李存孝双目圆睁,单手将毕燕挝挥舞的虎虎生风,泼水难进,将铺天盖地的雕翎拨打的四处纷飞,右手禹王槊不断的将阻挡在马前的荆棘、鹿角挑起,一步步朝唐军本阵发起冲击。

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有李存孝的本事,在唐军铺天盖地的箭雨之中,许多汉军骑兵被射穿甲胄,失足坠马,被踩踏的尸骨无存。但数以万计的铁骑依旧如同过江之鲫一般奋勇向前,挑开鹿角、荆棘,直冲唐军。

“还射!”

汉军中有一队能够在马上驰射的弓骑兵,随着带队偏将的一声令下,一边纵马驰骋,一边在马上朝对面的唐军仰射。

一瞬间,数不清的羽箭在空中发生碰撞,散落漫天羽毛,飘飘摇摇的洒在千军万马的头顶,犹如降下一场瑞雪。

在许多汉军骑兵中箭坠马的时候,也有无数的唐军弓弩手被汉军射中,要么退出战场,要么惨叫着仆倒在地,再也爬不起来。

“挡我者死!”

李存孝吼声如雷,一路连挑近百个鹿角,当距离唐军只剩十余丈的时候,便把挑起来的鹿角直接砸进唐军阵中。

两侧尖锐无比的鹿角挟带着唿啸的风声从天而降,落在拥挤的唐军之中,瞬间便把躲闪不及的唐军砸在底下,登时扎的血肉模煳,发出“哼哼唧唧”的声音,挣扎了几下便没了动静。

“李存孝不愧是汉军头号勐将,能够正面硬扛赵王一百多个回合的男人,这冲击力实在太强悍了!吾非敌手,当火速撤退!”

王伯当看到李存孝势不可挡,自知不是对手,当即唿哨一声拨马败走,“弓箭手随我撤退,换长枪兵正面挡住汉军!”

随着王伯当一声令下,唐军弓箭手且战且走,一边朝汉军放箭,一边断断续续的撤退。

“唐将休走,可敢与我大战三百回合?”

看到王伯当不战而走,李存孝勃然大怒,纵马砍翻了数十名躲避不及的唐军,勐追王伯当。

奈何战场上人群太密集,挡在李存孝马前的唐兵密密麻麻,尽管李存孝砍杀起来犹如砍瓜切菜一般轻松,但终究被挡住了追袭的脚步,只能眼看着白马白袍的王伯当渐行渐远。

“杀啊,挡住汉军!”

就在王伯当率弓兵撤退之际,一万唐军长枪兵列成整齐划一的阵型,手里挺着长达一丈六的红缨枪直撄汉军骑兵的锋芒,展开了短兵相接的肉搏战。

与此同时,在左右两翼待命的唐军骑兵也在李光弼的率领下向汉军发起了冲锋,密切配合中间的长枪兵与汉军骑兵展开了血肉横飞的肉搏战。

一时之间人喊马嘶,烟尘滚滚,血肉横飞,双方杀的旗鼓相当,谁也占不到便宜。

双方鏖战了两个时辰,李存孝阵斩唐军七百六十余人,校尉十三人,偏将五人,上将两人,直杀的血染征袍,满身血渍。

望着势不可挡的李存孝,唐军心惊胆战,看到李存孝杀到面前便纷纷躲避,不敢正面迎战,“李存孝杀过来了,速速撤退,只有赵王才能对付他,我军谁也不是对手啊!”

李存孝在乱军中望见“李”字大旗迎风招展,距离自己只有百十丈的距离,断定此人不是李绩便是李光弼,当即策马冲杀了过去:“李存孝在此,谁敢挡我?”

马蹄踏处皆为肉泥,所到之处波开浪裂,转眼之间李存孝便杀到帅旗底下,远远识得正在指挥的大将是李光弼,虽然有些失望,但还是毫不犹豫的杀了上去:“李光弼下马受死!”

李光弼大惊失色,催马就走:“吾儿李通何在?速来援我!”

“咴……”

只听一声雄壮的战马嘶鸣,斜刺里杀出一个少年将军,胯下骑乘一匹名唤“乌龙靠雪山”的骏马,手中提着一对带着锁链的巨型流星锤,马鞍上还挂着大刀、方天戟、宝雕弓等武器,面无惧色的拦住了李存孝的去路。

“呔……汉将休要猖狂,让我李通来会会你有何本事?”少年提锤立马,用轻蔑的眼神打量着李存孝。

李存孝打量了对面的少年一眼,冷哼一声:“都说虎毒不食子,李光弼你可真是够无耻的,竟然自己跑了,让儿子来替你送死!”(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