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五百零四 绝地翻盘

一千五百零四 绝地翻盘


                有苏全忠兄弟跟在身边,长孙无垢便放心大胆的驱车直奔京城天牢。

这里是平日里关押重刑囚犯的地方,戒备森严,而刚刚被抓起来的李鸿章、丘神通、蔺相如三位顾名大臣则被关押在里面。

一行四人穿街走巷,刻意躲避着巡逻的队伍,花了半个时辰的功夫,终于来到了距离天牢不远的一条街道。

“停车!”长孙无垢在马车里撩起车帘,喊了一声。

车夫急忙吆喝一声,停下了马车,诚惶诚恐的问道:“王妃娘娘有何吩咐?”

长孙无垢毫不犹豫的朝苏全忠吩咐一声:“杀了他,免得走漏了风声!”

“我与你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你这女人竟然如此歹毒!”车夫一脸惶恐,撒腿就逃。

苏全忠一个箭步蹿上前去,不费吹灰之力抓住了车夫的脖颈。

勐地一用力,只听“咔嚓”一声竟然硬生生将车夫的脖子扭断,脑袋朝后反转过来,呻吟了几声便瘫软在地,再也不动一动。

长孙无垢吩咐苏全忠驾车,穿过这条长长的街巷,直奔戒备森严的天牢而去。

当马车走到街巷尽头之时,守卫天牢的禁军一窝蜂般围拢了上来,齐声喝问:“来的什么人?深更半夜竟敢靠近天牢重地,莫非活得不耐烦了!”

长孙无垢清了清嗓子,肃声道:“我等奉了全罗王的命令,提丘神通前往王府受审,令牌在此,请速速把人提出来交给我们带回王府。”

车帘一挑,长孙无垢伸头把从李隆基身上解下来的令牌递了出去。

为首的队率接过来检查了一番,虽然确认是李隆基的令牌无误,但也不敢自作主战,施礼道:“请夫人稍等,容我去向狱丞禀报一声!”

李隆基控制了京城之后,把李鸿章、蔺相如、丘神通等人全部关进了天牢,为防有失,任命自己的亲信李当为狱丞,率领了两千禁军日夜把守。

听了队率的禀报,李当接过令牌仔细检查一番,确认是李隆基的令牌无误,但不解李隆基为何会派一个女人深夜前来天牢提人?当即亲自前来询问。

“全罗王为何不派大将来提人,却派了一个女子前来?”李当抱腕施礼,一脸谨慎的问道。

长孙无垢早就想好了如何答对,隔着车帘训斥道:“你懂什么?你可知道有多少叛党潜伏在暗处伺机救人?派将士们来押解囚犯反而会节外生枝,让一个女人来押解则神不知鬼不觉,全罗王的谋略岂是你们这些宵小之辈能揣摩的?”

长孙无垢做了大半年的王妃,养尊处优惯了,话语中带着一股不容侵犯的威严,让李当听了不由得心生敬畏,不由自主的把头低了下去。

“可是夫人就带了两名随从,能够确保万无一失的把人带回王府么?”李当抱拳询问,依旧不太放心把人交出来。

长孙无垢冷哼一声:“他们两人可以抵的上你们两百个,全忠、帝辛,让他们看看手段!”

长孙无垢话音刚落,苏全忠出手如电,一把抓住了李当的衣襟,轻而易举的举过了头顶:“快点把人带出来,耽误了王爷的大事,你可担待不起!”

“把狱丞放下!”

众禁军吃了一惊,纷纷举起手里的长枪指向苏全忠,“就算你奉了王爷的命令来提人,也不能造肆啊!”

“把武器放下!”

苏帝辛怒吼一声,双手闪电般探出,一下子将四五把长枪揽在怀中,勐地用力一撅,登时将木制的枪柄全部这段,把禁军吓了一跳,俱都慌不迭的后退。

长孙无垢在马车里冷哼一声:“这两名随从身手如何?俱都可以以一敌百,目标又小,不会引起叛党的注意,神不知鬼不觉就带回了王府,还不速速把人从牢里提出来。”

李当吓得魂飞魄散,当即吩咐一声:“火速去把丘神通提出来交给这位夫人带去见王爷。”

狱卒得了命令,不消片刻功夫就把带着枷锁、脚镣的丘神通从天牢里提了出来交给了苏全忠。眼睁睁的看着一行三人押解着丘神通离开了天牢,消失在长长的街巷尽头。

等到远离了天牢,长孙无垢方才召唤一声:“舅父大人,外甥媳妇这厢有礼了!”

丘神通遭逢巨变,从内阁大臣变成阶下之囚,精神一直很恍惚。进了马车之后也没抬头看对面坐的何人,摆出了一副要杀要剐悉听尊便的姿态,听到长孙无垢的召唤方才抬头。

“唉呀……竟然是赵王妃,你为何在这里?”丘神通又惊又喜,惊得是把自己从天牢里救出来的人竟然是李元霸的媳妇,喜得是自己绝处逢生。

长孙无垢在马车里施礼道:“舅父大人,我以为李隆基是大唐栋梁,没想到他竟然狼子野心,趁着陛下驾崩之际造反作乱。我已经用毒药把李隆基鸠杀了,他的死讯叛党尚未知晓,我便偷了令牌把你从天牢里提了出来。李隆基虽死,叛贼党羽依旧强大,下一步如何力挽狂澜,就全靠舅父大人了!”

丘神通感慨不已:“唉……没想到我大唐危难之际竟然靠一个汉人女子来挽救,我等真是惭愧啊!”

“媳妇虽然是汉人,可我是元霸的妻子,早就把自己当成了唐人。现在不是见外的时候,请舅舅速速想办法翦灭李隆基的党羽,挽救大唐于危难之际。”为了取得丘神通的好感,长孙无垢说得正义凛然。

丘神通吩咐道:“先把我带到秦王府,建成府上的侍卫、家丁都是我的人,打开枷锁之后你把令牌给我,我诈开城门去外面调援兵回来勤王。”

长孙无垢当即按照丘神通的吩咐驱车直奔秦王府,在门前下了马车正要叫门,从石狮子后面闪出来一个黑影,施礼道:“王妃,小弟回来了!”

“来者何人?”苏全忠兄弟一左一右就要动手。

诸葛诞急忙摆手道:“不要冲动,不要冲动,都是自己人!”

长孙无垢定睛看去,方才发现是拐着嫦娥不知所踪的诸葛诞,登时气不打一处来:“好啊,穆宪你竟然还敢回来见我?”(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