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五百一十二 把李存孝斩了

一千五百一十二 把李存孝斩了


                “拆掉浮桥,阻止汉军过河追袭!”

当黄河南岸还剩下一万多唐军在浴血奋战的时候,李绩果断的下令拆掉浮桥,丢车保帅,免得被汉军掩杀过来。

“尔等已经被李绩放弃,还要负隅顽抗么?”

李存孝、关胜、鱼俱罗等人来回驰骋,逐渐对被舍弃了的唐军形成包围之势,一边奋勇厮杀一边用话语攻心。

“我等愿降,但求不杀!”

没想到自己浴血厮杀却换来被无情抛弃的结果,被困在黄河南岸的唐军瞬间军心崩溃,纷纷缴械投降。

当日薄西山之际,这场战役逐渐落下帷幕,李绩以牺牲三万人的代价甩开了李靖的追袭。因为没有战船过河,李靖只能暂时鸣金收兵,等他日筹备完毕之后再渡过黄河攻掠冀州。

汉军后退十里,在黄河南岸的旷野上扎下营寨,与对面的唐军隔河相望。

“李存孝,你可知罪?”

帅帐之中灯火辉煌,面色如霜的李靖居中端坐,用冰冷的目光注视着这位堂弟。

李存孝面无表情的站了出来,单膝跪倒在地:“末将自以为是,私放李通,才导致罗艺将军死在他的锤下。是我间接害死了罗艺将军,末将愿受责罚!“

李靖愤怒的拍案叱责:“李存孝啊李存孝,你让本帅如何说你?你也不是初出茅庐的毛头小子了,而是征战沙场多年的大将,为何还在沙场上对一个身怀绝技的敌将留情?”

“末将见他小小年纪便武艺了得,膂力过人,故此起了爱才之心,便劝他和父亲李嗣业投降。这小贼一口答应了下来,谁知他竟然是虚与委蛇,出尔反尔杀害了罗艺将军,实在是末将识人不明!”李存孝跪倒在地,痛心疾首的为自己的行为作出解释。

“唉……真是煳涂啊!”

李靖扼腕叹息,“你已经征战沙场十年了,竟然被一个少年戏弄于鼓掌之中,难道你不知道兵不厌诈这句话么?如果沙场上的约定有用,还打什么仗!你倒是对这少年留情了,他阵斩罗艺的时候是如何歹毒?”

“末将识人不明,间接害死了罗艺将军,愿受军法处置!”李存孝稽首顿拜,主动请罪。

李靖怒冲冲的挥手道:“自作聪明,阵前私放敌将,导致同僚阵亡,留你何用?左右,给我推出去斩了!”

李存孝俯首在地,引颈待戮:“末将自作自受,甘受军法处置!”

站在左右的关胜、鱼俱罗、秦良玉、田豫、罗贯中等人俱都吃了一惊,急忙纷纷站出来替李存孝求情:“存孝将军乃是大汉肱骨,为朝廷立下汗马功劳,此举万万使不得!请元帅暂息雷霆之怒,宽恕了存孝将军这一回。”

李靖冷哼一声:“对敌人的怜悯就是对自己的残忍,如果人人都像他这样自以为是,这仗还怎么打?此风决不可涨,必须杀鸡儆猴,推出去斩了!”

坐在帅案旁边的花木兰赶紧劝谏:“元帅息怒,存孝爱才也不是出于私心,而是想为大汉招募一员勐将,说服李嗣业父子弃暗投明,谁能料到这李通小小年纪便狡诈歹毒?再者说了,存孝为大汉立下了汗马功劳,岂能因为这次无心之过便处以极刑?便是陛下在此,也绝不会应允!”

众将纷纷跪倒在地替李存孝求情:“请元帅暂息雷霆之怒,从轻发落!”

就在这时,马超率领枪骑兵归来,听完事情的来龙去脉,也一起为李存孝求情:“存孝将军爱才也是人之常情,只是谁能料到这李通小小年纪便如此狡诈歹毒?请元帅宽恕存孝将军无心之过,准许他戴罪立功,将李通小贼斩于马下!”

李靖本来也没有真想把李存孝斩了,只是为了给罗艺的亡魂以及三军将士一个交代,这才故作姿态。

既然众将一起求情,便顺水推舟的道:“看在众位将军的份上,再加上你为大汉立下了汗马功劳,本将暂且饶过你这一次。死罪虽免,活罪难饶,本帅自会上书将你官降一级,并扣罚俸禄一年。另外杖责八十军棍,只因我军正是用人之时,姑且寄下,待战事平息之时定打不赦!”

“多谢元帅从轻发落!”李存孝面无表情的叩首谢恩。

花木兰急忙上前把李存孝搀扶了起来:“叔叔快快请起,望你心里莫要记恨你兄长。”

李存孝黯然道:“嫂嫂说得哪里话,是小弟自以为是害死了罗艺将军,兄长不把我从重处罚,小弟已经感激不尽,安敢再心怀怨恨。”

顿了一顿,李存孝向李靖拱手请缨:“元帅,我不杀罗艺将军,罗艺将军却因我而死。请元帅允许我暂离军营,乔装打扮,渡过黄河,伺机斩李通小贼首级回来,以祭奠罗艺将军的在天之灵!”

“煳涂!”李靖叱责一声,“你要记住,你是武将,不是好勇斗狠,睚眦必报的游侠儿,岂能像个莽夫一样独自行动?况且你生的这般雄伟,便是乔装打扮,又岂能瞒过唐军?”

李存孝紧握双拳,双眼喷射着怒火:“被这言而无信的小贼戏耍了,愚弟实在心有不甘!”

李靖叹息一声:“迟早有机会的,但不是现在。清晨之时,我收到了陛下的书信,说卫卿已经率十万人马从胶东渡海反攻李唐本土,陛下担心庐江王与文成都不是李元霸的对手,因此命你前往唐国助战,与庐江王、文成都联袂共御李元霸!”

“愚弟走了,兄长这里怎么办?”李存孝一脸不舍,“莫非兄长因为小弟的这次过错,要撵我离开大营么?”

李靖安抚道:“自然不是,李元霸的神威你也知道,庐江王尚且年幼,文成都怕是独木难支,军中还真无人是李元霸的对手。放眼整个大汉,也就只有你能正面抗衡李元霸,我这里有孟起压阵,再加上黄忠、尉迟恭即将抵达,完全不憷对面的唐将!”

“既然如此,小弟便告辞了,此去唐国,誓斩李元霸,洗刷今日的屈辱!”

李存孝抱拳辞别李靖与花木兰这对兄嫂,以及马超、秦良玉、关胜等人,提了禹王槊与毕燕挝,翻身跨上黄骠透骨龙,连夜离开大营奔胶东寻找卫青大军而去。(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