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五百 鹿死谁手

一千五百 鹿死谁手


                天将拂晓之际,政变结束。.: 。

包括李世民的皇后高氏在内,另有嫔妃七人,三子十一‘女’全部遇难,纷纷倒在了殷红的血泊之中。曾经高高在上的皇室帝胄,在这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变成了待宰的羔羊,砧板上的鱼‘肉’。

一场血战下来,守卫皇宫的御林军死亡殆尽,禁军也战死了两千余人,整个唐宫之中到处尸横遍野,血流成河,就连空气中都漂浮着血腥的味道。

“把死者全部堆积起来,就说是被我们剿灭的叛军,把孙尚武的尸体也拉过来!”李隆基跨马提剑,亲自上阵指挥。

很快,武卫将军孙尚武的尸体被从孙府拉到了唐宫‘门’外,与战死的尸体摆放到一块,成了李隆基用来欺世盗名的道具,“迅速召集京城内的文武前来皇宫朝议,就说叛贼孙尚武已经伏诛,丘神通已经被擒!”

同时李隆基又命金垒对丘神通、蔺相如、李鸿章等三人严讯‘逼’供,‘逼’迫他们承认与孙尚武合谋造反,血洗皇宫之事。

迫于李隆基的强大势力,暂时没有受到牵连的文武纷纷硬着头皮前来皇宫参加朝议。只见曾经金碧辉煌,雕梁画栋的皇宫到处血渍斑斑,密密麻麻的尸体堆积如山,不由得俱都心惊胆战,涕泪横流。

李隆基下令把高皇后以及太子李泰、韩王李祐、燕王李贞的尸体抬到大殿之上,又把孙尚武的尸体抬来,当着满堂文武的面涕泪横流:“诸位卿家,没想到我大唐竟然遭到如此浩劫,陛下战死青州,尸骨未寒,李、丘、蔺、孙四人便合谋造反,通敌叛国,率部攻入皇宫,杀害了高皇后以及三位王子,企图举国降汉……”

满堂文武无不哽咽,纷纷嚎啕大哭:“陛下啊,你的在天之灵睁开眼睛看看,看看我们大唐现在‘乱’成什么样子了!”

李隆基也跟着泣不成声:“幸亏本王与申图、金垒临危不惧,率部反攻,经过浴血奋战,总算斩杀了四千多叛军,让卖国贼孙尚武伏诛,并将丘神通、李鸿章、蔺相如以及部分党羽全部缉拿归案,下在了大狱之中!”

“李隆基,你这个狼子野心的‘奸’佞小人杀害国母,戕害储君,竟然想瞒天过海,欺骗世人?”官拜正二品的廷尉崔泽站出来破口大骂。

议郎黄益也站出来跟着破口大骂:“李隆基,你这个恶毒小人,自己趁陛下驾崩之际封锁消息,企图篡国夺位,竟然还指鹿为马,血口喷人?你以为天下人都是瞎子,都是聋子么?”

李隆基勃然大怒,拔剑在手,当堂就把崔泽的头颅斩了下来,提在手中道:“此贼也是叛党党羽,差点被他成了漏网之鱼,既然自己跳了出来,格杀勿论!”

黄益面无惧‘色’,冲上去就要和李隆基拼命,同时声嘶力竭的鼓动其他文武:“诸位同僚,大家跟这狗贼拼了啊,岂能屈服在他的‘淫’威之下,被他谋朝篡位?”

面对着高皇后以及三位王子的尸体,面对着李隆基手中血淋淋的人头,满堂文武再也没人敢跳出来反对,大厦将倾,已经非人力所能回天。

再者说了,崔泽与黄益的话也是一面之词,以讹传讹,万一李隆基说得是真呢?

所以这个时候必须做缩头乌龟,先保住‘性’命才是明智之举,历史由胜利者书写,若干年之后真真假假,斧声烛影谁又说得清楚?

李隆基朝周围林立的心腹叱喝一声:“来人,把叛贼黄益拿下,‘乱’棍打死!”

几个如狼似虎的禁军一拥而上,将破口大骂的黄益按倒在地,先割掉了舌头,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杖毙于金銮殿之上,以起到杀‘鸡’儆猴的作用。

在李隆基的‘淫’威之下,满堂文武尽皆屈服,由秦桧站出来提议道:“这四贼通敌卖国,以下犯上,真是死有余辜啊!国不能一日无君,太子、韩王、燕王尽皆遇难,而全罗王殿下率部力挽狂澜,铲除‘奸’贼,理应顺应天意,继承大统,登基称帝,以安民心。”

李隆基闻言心情大好,惺惺作态道:“哎……秦大人这是说的哪里话,铲除叛党,我李隆基责无旁贷。况且我与陛下只是堂兄弟,虽然太子与几位王子尽皆遇难,不是还有赵王殿下以及秦王殿下还有齐王殿下么,我等从中择其一,拥立为大唐天子,通知各路将帅,安定军心,重振朝纲!”

李隆基这番话深得满朝文武拥戴,齐声赞成道:“全罗王如此高风亮节,臣等钦佩不已,那么我等便讨论一个人选,拥立他继承大唐皇帝之位。”

李隆基高声道:“孤提议由赵王元霸继承大统,登基称帝。虽然王兄心智不全,但武力天下无双,被将士们视为战神,由他做皇帝定然能鼓舞三军士气,迅速稳定军心。”

满堂文武一阵讨论之后,纷纷附和:“我等愿意遵照全罗王的意思,拥立赵王登基称帝,继承大统。”

李隆基颔首道:“王兄他虽然心眼不太好使,但有孤与诸位同僚辅佐,定然能够带领大唐的军民走出泥潭,摆脱困境。况且赵王妃已经身怀六甲,若是将来生了男孩便立为太子,待下去二十年‘成’人之后再接替王兄的帝位便是。”

在李隆基的掌控之下,满朝文武一致决定拥立李元霸为帝,立长孙无垢为皇后,追谥李世民为文武大圣大广孝皇帝,庙号为太宗。等李元霸回来极为之后便全城缟素,举行国葬之礼。

“可赵王现在何在?”‘乱’糟糟的人群之中,有人问了这么一句。

李隆基也被难住了,李元霸去哪里了,自己也不知道啊!

“据斥候禀报说,王兄从战场上突围遁走,估计三五日便可以返回我们大唐。他心智不全,如果没人引路,怕是回来的不会那么快,我等便耐心等待就是。”

解决了李元霸在哪里的问题,李隆基又现场任命了几个重要职位,提拔自己的心腹将领接替孙尚武、丘神通、李鸿章、蔺相如等人的职位,彻底掌握了唐国的军政大权。并下令择日将关押在天牢之中的丘、李、蔺三人开刀问斩,等李元霸登基之后便把消息通知给李绩、李牧、李舜臣等各路兵团。

就在京城中人喊马嘶之际,长孙无垢正一个人在房间里来回踱步。

李隆基虽然表面上长孙无垢一拍即合,但实际上各怀心思,李隆基决定谋反之后更是命令心腹把长孙无垢监视了起来,不再让她随意走动,就连全罗王府大‘门’也不能出去。

“这是在江东的时候,一位道长‘交’给我的,看来现在可以派上用场了!”长孙无垢手里握着一个红‘色’的陶瓷‘药’品,嘴里呢喃自语。

两年之前,长孙无垢前往金陵城外的一座道观去上香,遇见了一个仙风道骨的道士,告诉她将来会红颜薄命,遭到男人羞辱,并送给她一瓶‘药’水防身。

说是把这‘药’水浸泡在水里洗澡,可以无毒无味,只要不用嘴巴接触,便可以安然无恙。若是有男人‘欲’行不轨,只需要‘诱’‘惑’他用唾液接触浸泡过‘药’水的皮肤,便可以在短时间内毒发身亡。

长孙无垢虽然不信这道士所言,但却觉得刘辩一直在觊觎自己的美‘色’,便抱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态度接过了道士的馈赠,一直保留至今,只可惜没有机会使用。这次遇上李隆基这个心黑手辣又好‘色’的家伙,正好可以试试这毒‘药’是否如道士所说的那样神奇?

已经快到晌午时分,京城的‘骚’‘乱’逐渐安静了下来。

长孙无垢遭到软禁无法出‘门’,不知道现在发生的情况,不由得心急如焚,嘴里呢喃道:“我和妲己她们兄妹约定,如果我连续两天不去看他们,他们便来全罗王府找我。我已经连续两天没有踏出王府一步了,也不知道妲己会不会带着苏全忠与苏帝辛来王府找我?凭他们兄弟俩的武艺与力量,只怕李隆基王府的‘侍’卫还真拦不住!”

就在长孙无垢如坐针毡之际,‘门’外响起了一阵嘈杂之声,听着好像是帝辛的怒吼。

“我们是赵王妃的朋友,你们凭什么拦着不让进‘门’?”

年方十五的帝辛一声怒吼,伸出双手一把抓住挡在面前的两杆长枪,不费吹灰之力便折为两断,吓得王府‘侍’卫纷纷后退。

苏全忠也赤手空拳连夺数把刀剑,怒冲冲的道:“我们是赵王妃的朋友,她在你们全罗王府做客,又不是犯人,凭什么不让我们见人?”

乔装打扮的妲己也跟着附和:“外面兵荒马‘乱’的,我们非常担忧王妃的安全,请让我们进去见她一面,也好让悬着的心落地。”

长孙无垢大步流星的来到‘门’口,朝闻讯赶来的王府总管李殊道:“李总管,王叔为了我的安全不让我出‘门’,没说过不让朋友来看我吧?”

李殊陪笑点头:“王妃说的是,老奴这就让他们把人放进来!”

李殊站直了腰,朝‘门’外的‘侍’卫吩咐一声:“来的既然是王妃的朋友,尔等不得无礼,把人全部放进来!”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